红豆小说网

第41章 让它来找我

十二句2018-12-28 00:42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李栀兰脸上带着仇恨地看着邓鱼荣和王媒婆,她认定邓鱼荣是她的杀夫仇人,但苦无证据,奈何不得他。

    她甚至觉得事情是因自己而起,若非担心婆婆一个人在这世上无人照顾,活不下去,她都想跟着丈夫一起走了。

    如今丈夫头七未过,这人就带着媒婆上门提亲,完全是在羞辱她。

    “滚,滚出去,再不滚我报官了。”

    李栀兰咬牙切齿,恨不能生食仇人的血肉,但无奈她一个弱女子,根本奈何不了对方。

    邓鱼荣对李栀兰的怒火视而不见,反而嬉皮笑脸道:“李栀兰,我是真心上门提亲的,你何苦如此绝情?”

    当日见色起意,看李栀兰一个人在院子里洗衣服,邓鱼荣就上去言语调戏,占些口头便宜。

    李栀兰不假辞色,但害怕屋子里的瞎眼婆婆担心,没有大声喊叫,只是严词警告。

    哪想邓鱼荣这种泼皮无赖,给点颜色就敢开染坊,见李栀兰没有大声声张喊人,反而愈加过分,甚至还想上前动手动脚。

    李栀兰虽然温婉,但渔家女出身,不是什么养在深闺的xiao jie,没那么好惹,抄起捣衣棒,对着上前的邓鱼荣就是一顿胖揍,打得邓鱼荣抱头鼠窜。

    逃到院门口时,刚好碰到李栀兰的丈夫方百宽从外面回来。李栀兰一说,方百宽顿时大怒,他是个渔民中的好汉,身强力壮。

    当即拦下邓鱼荣,赤手空拳,将这个调戏他娘子的无赖打了个半死。

    邓鱼荣现在脸上还是青一块紫一块,走路也是一瘸一拐的。

    所以他对方百宽恨极,如今方百宽死了,如果能霸占他这个千娇百媚的娘子,这才能真正算大仇得报。

    此时李栀兰家已经来了好几个同村过来看热闹的村民。

    有人看不惯邓鱼荣的行为,开口道:“邓鱼荣,这是我们方桥村,不是你们泊头村。方百宽刚过世,你就跑上门提亲,这算个什么事?”

    邓鱼荣把他那双绿豆眼一瞪,手指着那个说话的人,几乎要将手指戳到那人脸上,态度嚣张道:

    “老子想什么时候提亲,就什么时候提亲,关你他娘的屁事。”

    那说话的方桥村村民脸色涨得通红,却一直说不出反驳的话来。

    邓鱼荣敢这么嚣张,除了那传言的“山神转世”身份,还在于他这次来提亲,除了他自己和王媒婆,还有两个抬着聘礼过来的钱家护院。

    这钱家自然是镇上首富钱大老爷家,两个护院人高马大,很有威慑力。

    钱大老爷是鱼贩出身,一路摸打滚跑到如今身家地位。

    鱼贩市场鱼龙混杂,钱大老爷能够垄断鱼头镇的鱼产市场,可不是靠什么“以德服人”,而是底下的手段。

    他借给邓鱼荣抬聘礼的这两个护院,当然也不是单纯的护院,而是混黑出身,对付普通的村民,轻而易举。

    方桥村围观的村民,就算想出头为李栀兰说话,也得顾着邓鱼荣那传言的身份,怕得罪邓鱼荣被山里的野兽咬死。

    同时也忌惮镇上钱大老爷的势力,他让两个护院来帮邓鱼荣,就是给邓鱼荣站台。

    邓鱼荣见围观的几个方桥村村民都不敢说话了,心中更是得意,神态上就更嚣张了。

    他本是泊头村的一个无赖,到处偷鸡摸狗,所以被人看不起,被附近村民厌恶,活得像条癞皮狗。

    如今不同了,终于扬眉吐气,一张老脸上,满是得意。

    看着李栀兰那张羞愤欲绝的俏脸,邓鱼荣心头痒痒的,若非屋里头还有好几个人,他都忍不住想动手动脚了。

    “这可比镇上那些暗娼好看多了,娶了她,每天有人服侍快活,以后不用再去找那些臭biǎo zǐ了。”

    邓鱼荣心里头美滋滋地想着,他的前一个妻子,被他nuè dài跳海自尽后,他在镇上给人当帮闲,得点钱就往暗娼那里跑。

    然而姐儿也爱俏,邓鱼荣长得又老又丑,形象猥琐,关键还没什么钱,那方面也不行,没少受到镇上这些做半掩门生意窑姐的奚落和白眼。

    王媒婆看着现场僵住,“苦口婆心”地劝说起李栀兰来,“我说李娘子,这女人能有多少青春年华。不趁着现在给自己重新找个好归宿,等过几年年老色衰了,想再找也找不到好的了。

    邓鱼荣现在上门提亲,是急了点,但这不正说明了人家在乎你吗。

    你要改嫁过去,他不得把你捧在手心中,往后啊,有的是好日子过。”

    李栀兰一口细牙都要咬碎,她看了一眼围观的村民,虽也义愤填膺的,但除了刚才说话的一位,现在没什么人敢出声了。

    李栀兰斩钉截铁道:“我不会再改嫁,就算改嫁也不会嫁给邓鱼荣这种烂人,你们若是再不滚,别怪我不客气了。”

    邓鱼荣不满道:“李娘子,你这话可就不好听了,我怎么就成烂人了?以前我没钱没势,被别人看不起,但现在我可不一样了。”

    边说着,眼睛不住往李栀兰胸前臀部瞄,带着兴奋淫邪的光芒,威胁道:“而且不是我说,你是我邓鱼荣看上的女人,除了改嫁给我,其他人谁敢跟你勾搭,那就是跟我过不去,小心被上天惩罚,哪天睡梦里没准就被山里跑出来的野兽叼去了。”

    “谁在外面说话,吵得老婆子睡不着觉。”

    里屋传来一个老妇人的声音,正是李栀兰那个瞎眼婆婆。

    她不但眼瞎,神智上也有一些糊涂了,经常忘东忘西。若非儿子媳妇孝顺,她这样一个瞎眼又老糊涂的老婆子,在古代这种恶劣的生存条件下,根本活不了几天。

    儿子被山里野兽咬死了后,她受了惊吓,更是老糊涂了,甚至已经不记得儿子死了。

    “哟,你儿子都死了,你个老虔婆竟然还没死。”邓鱼荣幸灾乐祸道。

    一个瞎眼的老妇人拄着拐杖从里屋出来,脸带愤怒道:“是谁在胡说八道,等我儿子百宽回来,不会饶了你。”

    瞎眼老妇人虽然眼瞎且糊涂,但耳朵特别好,从里屋就听出了邓鱼荣说话的方位,出来拄着拐杖就直走到邓鱼荣面前。

    邓鱼荣那是什么人,十足的泼皮无赖,见瞎眼老妇人站到自己跟前,伸手就用力去推老妇人,若非李栀兰眼明手快扶住她婆婆,当时就要摔出个好歹。

    李栀兰怒道:“你干什么?”

    邓鱼荣无所谓道:“是这个瞎眼的老虔婆自个儿不长眼站到我面前的,她儿子得罪了我,难道还要我跟她客气。”

    围观的村民怒了,终于又有人说话,“邓鱼荣,不要太过分,人家一个瞎眼的老婆婆,若被你这么一推,摔出好歹怎么办?”

    邓鱼荣嘿嘿冷笑:“儿子都死了,这瞎眼的老虔婆不跟着一起去,留在这世上拖累人吗?若是一跤能给她跌死,那不正好一了百了,省得影响我和李娘子的亲事。”

    “太过分了。”

    “积点口德吧。”

    “欺负人孤儿寡母了。”

    眼见群情激奋,邓鱼荣也有点心慌,若被村民围殴,不小心打死了那也是一个法不责众。

    不过看了看两旁两位人高马大,膀大腰圆的钱家护院,邓鱼荣的胆气又壮了起来。

    今时不同往日,他邓鱼荣可不是一个让人憎鬼厌的无赖混混了,而是一个令人畏惧的“山神”。

    邓鱼荣挺起瘦弱的胸膛,像只愤怒的狒狒,嚣张道:“瞎咧咧什么呢,都给我闭嘴。怎么,还想打老子不成,那来呀。

    那个谁,你不是喊得最大声吗,来呀,有本事站出来打我啊。

    是不是想学那死鬼方百宽了?告诉你们,老子现在有山神罩着,得罪了老子,你们不怕落得跟方百宽一个下场?”

    “哪来的野山神?让它来找我。”

    一双有力的手掌后面从伸出,揪住邓鱼荣的后衣领,将他如同拎小鸡一般拎了起来。

    正是从家中赶来的方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