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39章 村塾

十二句2018-12-28 00:42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安,安而后能虑,……”

    一间乡村破庙改造的低矮学堂中,十几个年龄大小不一的垂髫童子,正在摇头晃脑地背诵着古文。

    方跃穿着一件长袍,坐在桌案前,目光在小小的学堂中巡视,看有谁敢偷懒的。

    从县城回来两天了,村里的学堂重新开课。

    作为村里唯一的秀才,他还是村学堂的塾师。

    原本他当村里塾师,是家贫,混口饭吃。

    如今倒不用靠塾师的微薄收入过活,但村里暂时没找到新的塾师,方跃就决定再教一段时间,不耽误孩子们的学业。

    反正一个村塾就十来个童子入学,教学任务并不重。

    “把我昨日布置抄写的字帖,拿出来放在桌面上,我一个个检查。”

    方跃拿着戒尺,一桌桌巡视过去。

    遇见字写得满意的,点头微笑,以资鼓励。有错误的,当场指出,纠正错误。

    至于没完成课业的,手中拿的戒尺也不是摆设。

    “现在你们自行温书,我出去一趟。方宝辰,你来帮我看着,若有不自觉的,等我回来告诉我。”

    “是,先生。”

    被方跃委托“重任”的方宝辰,是个十岁左右的半大小子,在一众童子中,显得比较沉稳。

    方跃走出学堂,旁边是一座供奉神灵的新村庙。

    不过所谓的新村庙,也是相对于被改造成村塾的破庙而言,其实建立时间也有十几年了,是在方跃很小的时候。

    在梦里,他在这个村子里生活了二十来年,如今真身到了这个世界。

    总有一种淡淡的隔离感。

    走到村庙前,里面空无一人,在非节日和特殊日子,这里本来就不热闹。

    方跃没有走进去,泥塑木雕的神像没什么好看的。

    若真有神,县城中就有不该妖鬼肆虐,这世上就不该奸恶横行。

    而若说有神,神对此无能为力,或视而不见。

    那么拜神又有何用?又何必拜神。

    求神,莫若求己。

    方跃回头看向村塾,他在想着要不要在这个世界传播科学知识。

    或者准确地讲,科学知识对这个妖鬼横行的世道,有否有帮助?

    “多一条路,多一份希望。”

    方跃心中下了决心,传播知识,教化众生,也是有大功德的。

    他这两日按部就班当塾师,教十来个童子古文,每日都能收获2点功德点。

    虽不算多,但源源不断,细水长流。

    而若传播这个世上还没有的知识,当有更多的功德点。

    不过这个要与具体的实践结合,方跃想在村子中搞一些小工坊出来,生产一些这个世上还没有出现的小物品。

    他这两天也具体考察了一番村子的地理位置。

    方桥村靠海,三面环山,一面临海。

    方桥村所在的鱼头镇,整个镇子就是个鱼头状的半岛,是平安县陆地延伸进海洋的突出一小部分。

    方桥村位于鱼头镇这个半岛的前端部分,从陆路上看,离县城有近一天的路程,属于很偏僻的小渔村。

    县衙里的人若不是收税,根本没人愿意跑这么远路到这里来。

    所以整个方桥村,包括整个鱼头镇,高度宗族自治。

    甚至一些案子,只要不是人命关天的大案,基本也在宗族内部解决。

    而若从海路上看,方桥村就没那么偏僻了。

    方跃问过村里的老渔民,从村头的海边乘渔船出发,大约一个白天不到的时间,能到达对岸鸥汀县。

    若再走一个黑夜,既一个白天一个黑夜,完整一天,就能到达白泉港。

    白泉港是隶属白泉府的一个港口,也是整个云州有数的大港口。

    可以说,通过白泉港,能快捷将货物运到云州的各个府县,甚至全国其它二十六个州。

    所以方桥村是个很合适方跃发展小工坊的地方。

    位置偏僻,能隔绝一大部分人窥探的目光,一些秘密和技术没那么容易外泄。

    又有便捷成本低廉的海运,可以方便地运出货物,输入原料。

    还有重要的一点是,方桥村的村民以方姓为主,都是沾亲带故的,以宗族的形式生存。

    方跃拥有秀才的身份,在方氏宗族内部,拥有很大的话语权,更不用说如今还有自身武力做保障。

    通过以方桥村的方氏宗族为根基,再以方氏宗族跟附近几个村的姻亲关系,聚拢其他村子的人,进而将整个鱼头镇纳入掌控。

    可以说,在这里搞小工坊,方跃既有地利,亦有人和。

    然而还缺天时。

    整个大环境有点不对劲,县城里还在被妖鬼盘踞,不知将来会如何。

    朝廷派来的田阳子老道,他身边的女徒弟,众目睽睽的情况下,就敢在酒中下咒,妄图将方跃变成她的傀儡。

    田阳子明显知道自己徒弟的所作所为,但是纵容了她。

    这般行为,根本就是两个妖道。

    方跃对他们失去信心,连带对朝廷也有些失望,供奉这种随意残害他人的妖道,朝廷并无他想象般的公正严明。

    而对田阳子是否会去对付县城中盘踞的妖鬼,或者说能否对付得了,方跃也有几分怀疑。

    田阳子称县城中的那些妖鬼,不过是“山精野怪”罢了,仿佛他出手,就能手到擒来。

    但方跃觉得他有吹牛的成分,宴席上短短的接触,方跃能看得出这位田阳子老道是位好虚荣、喜欢他人吹捧的道人。

    虽然他的本事是有,但方跃亲身经历的两场怪事,红衣女鬼和极乐魔使亦是诡异莫名。

    除了这些,还有更近在咫尺的威胁,那就是噩梦中出现过的东海海寇。

    妖鬼目前来看没有到处跑动,大规模害人,但海寇若入城,不但县城,他们这些周边的村镇,也可能被祸害到。

    方跃之前在县城时,已经把东海海寇可能攻城的消息上报给胡知县了。

    但胡知县有没有听进去,听进去了重视到什么程度,又能做出多少安排防备,方跃没法预料。

    县城的事,方跃掺和不进去,有田阳子师徒两个妖道在,他暂时也不敢去掺和。

    目前还是顾好方桥村这一片的事,虽然觉得方桥村的村民生活穷苦,家中没有多少余财,海寇不至于特地跑这么远来这偏僻的角落劫掠。

    但是,还是不能不防。

    方跃觉得光靠自己一个人不够,需得动员整个村的青壮年才行。

    只是要让村民们从繁忙的生计中,硬挤出时间参与集训,这不现实,凭方跃目前在村里的威望,也根本做不到。

    方跃现在只能先告知村民,他从县里听得消息,有海寇可能侵犯周边村镇,让大伙做好准备。

    “从噩梦中的内容看,东海海寇的入侵,当就在近期了。这个时候召集村民训练,短时间也来不及,需要另想法子。”

    方跃想到的是黑huǒ yào,官府里有huǒ yào的存在,据说是道人炼丹时无意发明出来的,但威力不大,目前只是用来制做一些烟花爆竹用。

    方跃想将黑huǒ yào鼓搞出来,这东西属于改良后的huǒ yào pèi fāng,威力大了不只一个层次。

    用黑huǒ yào,出其不备,也能将海寇炸个晕头转向,再配合人手,只要跑来鱼头镇这边的海寇不多,管教他们有来无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