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35章 血酒

十二句2018-12-28 00:42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田阳子道:“老道这手术法,可还入得诸位的眼?”

    “神乎其技!神乎其技!”有人连连惊叹。

    胡知县气恼地看了一眼抢自己台词的那位,却原来是钱教谕。

    “道长真是活神仙呐。”赵县尉也开口赞叹。

    一时之间,后衙之中,阿谀奉承之语不绝于耳。

    田阳子很满意,他喜欢被人吹捧的感觉。

    胡知县趁着他兴致颇高,恭维道:“道长如此道行,想来我们平安县的那些妖魔鬼怪是手到擒来了。”

    田阳子傲然道:“不过一些孤魂野鬼、山精野怪罢了,在常人看来自然厉害无比,不可战胜。但在我们修道之士来看,不外如是。”

    胡知县喜道:“有道长这句话,本官就放心了。这里,可得先替满城百姓谢过道长了。”

    田阳子道:“好说,好说。”

    方跃在一旁微微皱眉,他是亲身经历王家后院和极乐客栈两处诡异的人,总觉得这两处的妖鬼并不是田阳子想得那么简单。

    但田阳子毕竟是专业人士,刚才那一手也是神奇无比,确有本事的。

    也许正如他所说的那样,是因为凡人的“弱”,才衬托出妖魔鬼怪的“强”。

    方跃心中也是期望田阳子能解决平安县作乱的妖魔鬼怪,毕竟谁也不想生活在一个朝不保夕的环境之中。

    宴席中众人听田阳子这般说,无不欢喜,这几日可叫那些妖鬼吓得寝食难安。

    酒过三巡,胡知县终于想起方跃这么个人,“方秀才,那日王家后院,你在场,后来同福客栈中,你也是住客。可以说这两场闹鬼闹妖的事件,你都亲身经历。

    如今田道长在场,你速向他说明当时你在场时的所见所闻,不得有任何隐瞒,以免蒙蔽道长的判断。”

    “是。”

    方跃应了一声,站起身来,朝田阳子拱手一礼,道:“学生方跃,见过道长,当时的情况是……”

    方跃的口才颇佳,讲述的时候声情并茂,王家后院中,活人突然变作淹死水中尸首的恐怖,同福客栈中魔使降临死尸复活的诡异,无不讲得活灵活现。

    听得在场没有经历过的众人面色发白,两股战战。

    而经历过的,胡知县想起当时王家后院的凶险情景,面上犹带几丝惊惧。

    张县丞则想起那日推开同福客栈二楼一间房间时,见到一地的碎肉,顿时又犯恶心,满桌珍馐佳肴都食之无味。

    田阳子抚掌道:“同福客栈中,大概是一个外魔降临,不过连火焰都能烧掉客栈,那外魔想来不足为虑,大约只有一点蛊惑人心的本事。

    但那王家后院的女鬼,能致如此多的人死亡,当是厉鬼无疑。老道会亲自出手前往降服。”

    那些困扰整个安泰县,让所有人惶恐不安的妖魔鬼怪,在田阳子口中,似乎不过随时可除。

    方跃便又说起自己被红衣女鬼种下印记的事,当然他不会说是自己运用“照见”神通窥视红衣女鬼才惹上麻烦。

    神通的事,是他最大的秘密,绝不可对人言。

    所以方跃换了说辞,就说自己是待在王家后院时,无意被红衣女鬼纠缠上了,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田阳子仔细打量方跃一番,道:“你还真是福大命大,一个普通人竟能从厉鬼手上逃脱。不过你脸上被厉鬼留下的印记,随时有被厉鬼索命的可能。”

    方跃恭敬道:“还请道长救我。”

    田阳子道:“好说,我本就要去除那红衣厉鬼,倒也不惧得罪它,今日便先为你抹去它在你身上留下的痕迹。”

    “师父,让我来试试。”一旁的王芝芝开口说话,脸上带着跃跃欲试的神情。

    田阳子看了王芝芝一眼,目露宠溺之色,“行,那就让你来。”

    王芝芝在桌上放了一个酒杯,倒进半杯酒,而后拿出一把小刀,直接在自己手腕上一划,白皙的手腕上涌出鲜红的血来。

    王芝芝将受伤的手腕置于酒杯之上,让涌出的鲜血滴落到酒杯中。

    这般方式,令旁观的众人感觉新奇,胡知县忍不住问道:“道长,这是何意?为何令徒要用自己的鲜血?”

    田阳子得意道:“老道这徒弟,身具灵血,乃是世家遗落凡间的偏远血脉。虽然血脉很稀薄,但灵血毕竟是灵血,祛除鬼物留下的痕迹自然轻而易举。”

    众人纷纷惊叹,表示这好神奇,虽然他们自己也没明白具体哪里神奇了。

    座上唯有胡知县,听到“灵血”一词,若有所思。

    到他这一县长官级别,多少能接触到一些东西,当时听来以为只是虚妄之言,如今来看,竟是真实无虚。

    王芝芝划破手腕,滴了几滴鲜血在酒杯中后,一幕真正让众人感到神奇的事件发生了。

    她那手臂上小刀划破的伤口,前一刻还在流血,下一刻,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慢慢愈合。

    “这,这……”胡知县惊骇地说不出话来,同桌其他人也皆是如此。

    哪怕是方跃,也感惊奇无比。

    这还是经过田阳子画中人的表演,大家对神异之事已有心理准备。

    “这是灵血拥有者正常的体质,我徒儿血脉还是稀薄了一些,伤口愈合速度并不快。

    若是真正的世家子弟,他们哪怕是断指断臂,也能在顷刻间重新生长出来。”

    田阳子一脸感慨和羡慕道。

    胡知县等rén dà感惊奇,追问世家和灵血之事,田阳子却是闭口,不肯再多言。

    方跃脑海中将“世家”和“灵血”这两个词语记下。

    看来隐藏在整个大启皇朝背后的人类超凡力量,应该就是田阳子口中的世家了。

    王芝芝这边,放完血,又取出一张符纸来。

    她口中不知念着什么,符纸蓦地自燃起来,不一会儿就整张化成灰烬,掉落到酒杯中。

    王芝芝双手捧着酒杯,笑语盈盈地走到方跃面前,道:“公子可饮下这杯血酒。”

    方跃忙站起身来,双手接过酒杯,道:“多谢姑娘。”

    他对这杯怪异的血酒,心头有些疑惑,不过这是他在请求对方帮助,解除脸上红衣女鬼留下的印记。

    正如请医生看病,哪怕心头疑惑,还有什么选择?

    想着,一仰头,将一杯血酒,连同里面的符纸灰烬,全部饮尽。

    酒下腹,喉咙胃中,一股灼烧的感觉升起。

    “公子感觉如何?”王芝芝开口问道,笑容有些诡异。

    “肚中感觉火烧一般。”方跃微微皱眉,他感觉有些难受。

    “没事,过一会就好。”王芝芝柔声道。

    方跃不知怎么,感觉王芝芝说话的声音很好听,整个人也更让人觉得亲切。

    “她这是在帮我,我对她产生一点感激之情,觉得亲切,倒也正常。”

    方跃心里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