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33章 老道

十二句2018-12-28 00:42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雨后清晨。

    空气清新,枝叶凝露。

    阳光从东面而来,普照大地。

    方跃正在院子里,打着一套拳法。

    俗语有云:拳不离手,曲不离口。

    虽有功德系统,可以推演gōng fǎ,但方跃并不放松每日的锻炼。

    打完一趟拳法,方跃收手立在庭院中。

    “第二重悟道拳的推演,到现在才完成一小半,看来要到明日才能推演完毕。”

    方跃查看了一下功德系统,推演这么一小半,已经消耗了一百多点功德点,待完整推演完毕,大约要消耗接近300点,甚至超过300点也不稀奇。

    剩下的功德点,只怕是不够gōng fǎ传承、改造肉身的消耗。

    原本以为差不多500点的功德点,用来推演和传承第二重悟道拳,应该是充裕的。

    没想到第二重悟道拳比第一重消耗的功德点,多了整整一倍有余。

    “第二重悟道拳,融入《青玉功》上的内功武学原理,一旦推演成功,传承之后,我体内便可内气自生,踏入超凡脱俗的门槛,实力与现在比不可同日而语。所以消耗的功德点多点,倒也正常。”

    方跃对第二重悟道拳很期待。

    第一重悟道拳使他身体素质达到了人体的顶峰,无论是力量、反应和速度等等方面,都趋向完美。

    然而再完美,也不过是凡人**上的完美。

    再强壮的猪羊,还是猪羊,只能任凭屠夫宰割。

    在这个妖魔鬼怪横行的世界,再厉害的凡人,在它们超凡的力量下,与猪羊又有什么不同。

    唯有拥有内气,才能摆脱凡人肉身极限的束缚,踏入超凡脱俗的门槛,拥有一点点对抗妖魔鬼怪的本钱。

    “今天就不去武馆了,去街上看看有没有获得功德点的机会。”

    方跃心中规划着行程,回到屋里取了些银两揣在兜里。

    想做好事,获取功德点,武力和财力都不能缺。

    方跃从几个魔教徒身上搜刮到的银两财务,又是养身体的食物药材消耗,又是为了获取功德点做好事,还有为了尽快从武馆馆主那里获得内功方面的指导大把撒银子,短短几日,竟是花费了大半。

    不过方跃也不心疼,如今的形势,一切以提升实力为主,保命要紧,钱财都是身外之物。

    当然,虽然大手笔花钱,但钱也都要花在刀刃上,花在合适的地方,而不是铺张浪费随便乱花,方跃并不是一个重享受的人。

    刚走到院门口,方跃看向一个衙役匆匆朝这边走来。

    “方秀才,县尊大人有请。”

    方跃有些惊讶,胡知县躲在县衙后院养病,好几日没露面了,竟然突然遣衙役上门邀请他,“不知县尊为何邀请我?”

    衙役道:“大人说上面要来人,晚上要安排接风宴接待,请方秀才你过去作陪。”

    “什么?上面来人了?”方跃面上大喜,他一直待在县城里,可不就等着朝廷派来平息妖魔鬼怪之乱的人。

    既是为了接触见识这个世界人类掌握的超凡力量,也是为了让人帮忙祛除身上鬼物留下的印记,避免被鬼物纠缠。

    “你可知上面来的是什么人?有多少人?”方跃追问道。

    衙役挠头道:“这个我就不知道了,上面的人还没到,只是先用信鸽发来了消息,说今天会到。”

    方跃顿时知道衙役了解的应该也不多,没有再问,拱手道:“还请回禀县尊,我会准时赶去赴宴。”

    ……

    傍晚,日刚西坠。

    方跃换了身青色的衣袍,准备出门赴宴。

    他知道胡知县邀请他过去作陪的原因,作为王家后院和同福客栈,两处诡异事件的见证人,需要他来向上面来人说明一些情况。

    出门走了大约两盏茶的工夫,方跃到达县衙,却发现一群人都站在衙门口,朝着街面张望,翘首以待。

    这群人中,以身穿青色七品官袍,头戴玄色官帽的胡知县为首。

    张县丞,赵县尉,曾典吏等等安泰县官员也全都在场,皆是身穿官袍头戴官帽,显得很隆重。

    方跃自然知道这群人如此大的架势,肯定不是为了等他一个方秀才。

    他们等的是上面派下来的人,也就是说上面的人到现在还没到。

    方跃走了过去,衙门口的人都伸长了脖子往街头上望,没什么人去注意他这么一个小小的秀才。

    方跃也没太在意,他也站到人群中等待。

    就在这时,远远传来一阵马蹄声。

    “来了。”

    有rén dà声喊道。

    不一会儿,街头处出现两匹马,正朝这边奔来。

    其中一匹马上没人,另一匹马上却是坐着两个人。

    方跃眼力很好,老远就能看见,马上的两个人,坐在前方的是一个妙龄女子,而后方搂着妙龄女子的是一个鹤发童颜的老道。

    这是什么组合?

    方跃正感诧异,旁边有人惊慌地叫了起来:“快停下,马要撞过来了。”

    原来两匹马出现在街面上后,竟毫不减速,径直朝着衙门口奔来。

    而衙门口此时可是站着一堆人,马上的人是何等丧心病狂。

    衙门口的人群顿时乱了起来,众人纷纷退避,挤成一团。

    “吁~”

    在奔跑的骏马即将撞上人群时,妙龄女子一手拉住缰绳,奔跑如飞的骏马硬生生地在衙门口台阶下停了下来,将衙门口等待的人全都吓出一头冷汗。

    看马前众人惊慌失措的模样,那妙龄女子竟咯咯笑了出来。

    妙龄女子的容貌很甜美,很吸引目光,但行为很过分,也很拉仇恨,众人皆目视她。

    但方跃注意力却被她身后那搂着她的老道吸引。

    刚才奔跑过来的是两匹马,电光火石之间,方跃清楚地看见,两匹马身子交错时,这老道伸手拍了一把另一匹马的马身,而后那匹无人骑乘的骏马,竟也在高速奔跑中,硬生生刹住马蹄。

    在高速奔跑中,骏马很难凭自身的力量,如此巧而又巧地在即将撞上众人时,硬生生在阶前刹住马蹄。

    除了方跃,衙门口的众人中,也有人精想到这一点,往妙龄女子身后的老道望去。

    只见这老道一头白发,应是年纪一把,但脸上肌肤红润,光滑细嫩如同幼儿,没有一丝皱纹,甚至比身前的妙龄女子皮肤还好。

    这般奇异的外貌,分明就是高人,有那不忿妙龄女子纵马奔驰的人,此刻也不敢出言责难,将不满埋在心底。

    “可是田阳子道长法架?”胡知县满面春风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