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27章 袭杀

十二句2018-12-28 00:41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方跃最终选择偷袭徐香主,因为他感觉这个人的威胁比较大。

    借着黑暗的掩护,方跃从柜台后面猛扑出来,一拳贯向徐香主脑袋的太阳穴。

    这一拳若是击实,对方不死也要重伤。

    在这生死一刻,徐香主大吼一声,肌肉膨胀,毫不犹豫地将手中的小姑娘举了起来,当成盾牌。

    然而方跃偷袭的时机选的相当好,出手又极为迅速隐蔽,徐香主反应过来为时已晚,方跃右手拳头在徐香主将小姑娘举起来之前,已经击在他的下颚。

    一声响亮的骨裂声,徐香主半边脸被打歪,发出惊天动地的惨嚎声。

    方跃更是得势不饶人,身子一矮,又是一拳朝着徐香主腹部猛击。

    徐香主举着小姑娘,这下不但没能成为盾牌,反而被遮挡视线,又拖累了移动速度,被方跃一拳再次击中腹部,惨嚎声戛然而止,俯身倒下。

    方跃左手接过小姑娘,右手一探,将徐香主腰间挂着的长刀拔出,对着趴伏在地上的徐香主背心刺下。

    鲜血汹涌,徐香主闷哼一声,终于再无动静,只剩微微抽搐。

    “什么人?”

    “徐香主!”

    跟在徐香主身后的几个魔教徒,这个时候才纷纷反应过来,对方跃拔刀相向。

    不过他们不但没有马上向方跃围攻,反而不停往后退。

    对方不过两拳之间,就将炼出内气的徐香主打得生死不知,而后一刀了账,虽说是占了一点偷袭的成分,但实力绝对是实打实的。

    即使是亡命之徒,遇见难以抵御的强手,亦不免要心生怯意。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那个满脸胡渣的大汉和方跃有一面之缘,认出方跃正是住在他们隔壁的秀才。

    方跃没有说话,一手持刀,一手抱着小姑娘,眼睛注视着眼前四个大汉。

    这四个大汉,正好就是装成行脚商的四个人,也是客栈凶案的凶手。

    方跃将小姑娘放下,轻声道:“躲到后面去。”

    这小姑娘面上虽然有些惊恐,但很听话地往方跃身后跑去,远离战圈。

    感觉体内汹涌的气血平稳下来,方跃再次看向面前四个大汉,目光渐冷。

    之前为了袭杀徐香主,他全力爆发,导致体内气血有些不稳,这也是他在杀死徐香主后,停了下来,没有第一时间击杀剩下几人的原因。

    在这个拥有鬼怪的世界,徐香主身为一名魔教“香主”,是否拥有什么神秘诡异手段,是方跃所忌惮的。

    所以方跃不惜全力爆发,导致体内气血不稳,也要保证第一时间击杀徐香主。

    “我们是极乐圣教的人,阁下真要与我们为敌?”满脸胡渣的大汉色厉内荏道。

    方跃面上神色不动,他已杀了徐香主,什么极乐圣教,该得罪也得罪了,还差这剩下的几条杂鱼不成?

    眼前几个魔教徒,在他眼里不过是宝贵的,还未收割的功德点。

    “兄弟们,完不成任务,回去教中也是死路一条,大家并肩子跟他拼了。”

    这边方跃还没动手,几个魔教徒已经经受不住压力,反而抢先动手了。

    持着刀剑朝着方跃围攻了过来。

    方跃怡然不惧,身子蓦地动了。

    ……

    红灯笼掉落在地上,笼纸燃烧起来。

    火光中,望着客栈大堂地上多了的几具尸首,方跃微微皱眉,初次杀人,还是略有几分不适。

    不过,这四个魔教徒整整给方跃带来了122点功德点,再加上杀死徐香主获得的86点功德点,所以现在——

    方跃——

    功德:255点

    神通:推演、照见

    武技:悟道拳{一重}

    方跃对这次收获还是很满意,他提着滴血的长刀,走到徐香主尸身前,仔细摸索一番,从尸身上得到了几两碎银子,几张银票,一块腰牌,还有两本册子。

    这两本册子令方跃心神一震,拿到火光前一照。

    一本上面写着《极乐宝鉴》四个大字,方跃翻开一看,书页上是各种绘图,皆是男女之事,栩栩如生。

    方跃随意翻看一会,就失去兴趣,对于前世阅尽各种影像的他来说,这些不过是小儿科。

    他又拿起另一本书册,这本书册封面上写着《青玉功》。

    “似乎是门内功心法!”

    方跃大喜,这正是他目前急缺的,连忙翻看起来。

    上面记载的果然是一门内功,方跃翻看了几眼,便将它收了起来。

    他想了想,将几张银票和几两碎银子,以及这本《青玉功》收在怀中,那块腰牌和那本《极乐宝鉴》,又给塞回徐香主的尸身身上。

    之后又搜了四个魔教徒的尸身,除了些银子和银票,没有其他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了。

    银两和银票也是方跃目前紧缺的,所以他毫不客气地全部收下了。

    “阿贵,可以出来了,没事了。”

    方跃朝店小二的房间喊了一句,又转头去找那个小姑娘。

    “奇怪,刚才还在这。”

    方跃在客栈大堂中找了一圈,发现刚才救下的那个小姑娘不见了,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糟了,后面还有一个魔教徒。”

    就在这时,掉在地上的那盏红灯笼,笼纸烧尽,终于熄灭下来,客栈大堂中一下子陷入黑暗。

    方跃站在原地,静听四周动静。

    大门处,夜风不停灌进来,呼呼作响。

    旁边不远处,店小二的房间中一阵响动,店小二阿贵拿着一盏煤油灯从房间中出来。

    他看见客栈中一地的尸首,骇了一跳,战战兢兢道:“方秀才,这,这些人都是被你……”

    方跃没有答话,而是道:“阿贵,把油灯给我,我去后面找个人。”

    那个小姑娘很可能在方跃和几个魔教徒厮杀时,太过害怕,跑到客栈后面去了,若是碰到那个去后面上厕所的魔教徒,那就麻烦了。

    店小二忙把手中的煤油灯交给方跃,有些六神无主道:“方秀才,那我现在……”

    “你现在……”方跃刚想说点什么,脸上神色蓦然一变,嘴边的话也夏然而止。

    他抬起头往二楼看去,从这个方向,刚好可以看见辰字房,那里,紧闭的房门中,竟然有光亮透出。

    那是凶案发生的房间,夜里根本没有住人,里面怎么可能有光亮?

    方跃心中一凛,而后更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一阵如泣似诉,如悲似喜,时而低若笙管,时而高若鼓瑟,充满极乐欢愉的女子shēn yín声从透出光亮的房间里传来。

    紧闭的房门之上,有女子妖娆的**倒映其上,上下起伏。

    这一切,一如昨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