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17章 井底沉尸

十二句2018-12-28 00:41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古井上的画面不过短短一瞬,很快,铜镜中的画面开始移到了古井之中。

    潮湿的井壁,静寂的井水,大石堵住井口,月光照射不进来,这些本该是陷入一团幽暗中的,但在铜镜中却能清晰呈现出来。

    消耗功德运使的神通,显出它莫大的威能。

    “之前听人议论,王员外勾结海寇,联系到他们全家的恐怖死状,还以为那红衣女鬼是海寇的受害者,溺死海中,怨气沸腾,化作厉鬼回来寻仇。”

    “但现在看来,情况并非如大家所想那样,而是另有隐情。不过红衣女鬼沉尸这水井中,是无疑了。”

    马上要见到真正的鬼物,方跃心中也有一些紧张,不知是否错觉,感觉四周有寒意萦绕。

    古井之中,井水之上的画面也是短短一瞬,画面一晃,已经到了井水之中。

    幽深清澈的井水,哪怕隔着镜子,只是一副画面,也让方跃感觉到一股幽寒之意。

    一团黑色和一大团红色出现在井水中,漂浮在靠近井底的位置。

    方跃眼睛分辨出来,那一团黑色的是女子的长发,一大团红色的则是红衣,以及包裹在红衣内的尸身。

    那尸身垂着脑袋,勃颈上系着一条粗绳,粗绳的另一头绑着一块大石头,沉在井底。正是绑着的这块大石头,令红衣女子的尸身沉在井底,无法浮出井面。

    看到这一幕,方跃不知道该是什么心情。

    这红衣女子,不知道是生前还是死后,被绑着石头沉入井中。

    若是生前被活生生沉井,脖子上还被绑上大石头,生怕她不死,沉下后,还要在井口压上巨石,害她之人该是何等狠辣心肠。

    若是死后被沉尸,又是绑石头,又是巨石堵井口,显然也不是正常死亡。

    方跃虽然感叹,但没有追查真相,为这红衣女子报仇雪恨的想法,害她之人明显是王员外或王员外的家人,而王家如今已经被灭门,全家惨死。

    虽然不知道是不是这红衣女子化作的鬼物动的手,但结果一样,什么仇怨,随着人死灯灭,烟消云散。

    “只希望这红衣女子报完冤仇,就此轮回而去,莫要流连人间,牵连其他无辜之人。”

    说到轮回,方跃不禁联想到前世传说中的阴曹地府,也不知道这方世界存不在阴间。

    “这世倒也有幽冥的传说,但我在噩梦中所见画面,并无它们的身影。”

    方跃有心运使“照见”神通,窥探一番幽冥,他记得这门神通可观天地人间幽冥,不知道这是形容这门神通无所不能照见,还是真有幽冥存在。

    然而,方一动念,铜镜中一直垂着脑袋的红衣女尸,蓦然抬起头来。

    那是怎样的一张脸?

    浮肿、苍白、腐烂!

    臃肿不堪的面目,皮肉已经浸泡得绽开,狰狞可怖,凸出的眼珠,布满红色血丝,腐烂破败,几乎要掉出眼眶。

    也许这红衣女子生前也有花容月貌,但现在,却只是一具浸泡得腐烂破败的死尸。

    不,不只是死尸。

    因为方跃看到它在笑,咧开腐烂得歪了的嘴巴在笑。

    它那突出的布满红色血丝的眼球,正死死盯着方跃,仿佛它能看见铜镜这一头的方跃。

    方跃感到身上一寒,如入冰窟,情不自禁地打了一个寒颤。

    望着女尸恐怖的面容,方跃忍不住想后退,却突然发现自己无法动弹了。

    只不停地往下沉。

    往下沉。

    似乎有什么在底下死命拖着自己,这种感觉仿佛——

    是了,是沉井!

    方跃立马意识到了不对劲,拼命挣扎起来,却怎么也挣不脱,依然往下沉着。

    冰凉的井水往口鼻中灌入,无法呼吸,窒息感袭来,脑袋一黑……

    ……

    “砰。”

    方跃膝盖撞到了木桌的桌腿上,疼得他直咧嘴。

    木桌上的烛台被撞得一歪,上面点燃的蜡烛就要倒下,方跃眼明手快,伸手扶住蜡烛,重新摆好。

    做完这些,方跃跌坐在桌前的木椅上,额上满是冷汗。

    烛火燃烧,发出“毕波”声。

    四周很安静,如果忽略那隔着一个房间传来,隐隐约约,若有若无的欢愉声响。

    方跃扫了一眼房间,昏黄烛光下,一桌一椅一床,简单明了。

    之前种种,仿若幻觉。

    “活着,真好。”

    方跃心中蓦然生出这样的念头,刚才那一幕令他心有余悸,嗅到死亡的味道。

    虽然他知道自己不可能死,在意识到危险,他便立刻收了“照见”神通,没有铜镜的媒介,那红衣女鬼施展在他身上的诡异情状,便也慢慢断开了。

    只是单纯看到它的影像,竟然就能被它影响,这个世界鬼物的恐怖和诡异出乎方跃的意料之外。

    “糟糕,不会因此被它记挂上吧?”

    方跃想到了一些事情,传闻中某些鬼物,常会因为一点微不足道的因果,就纠缠上生人,不死不休。

    这红衣女鬼很可能就是这类鬼物,那天王家大院中,趁机跑到后宅顺手牵羊的几个捕快和混混,都因此死于非命。

    “好奇害死猫。”

    方跃站起身来,在屋里走来走去,他用神通窥探那个鬼物,若真因此被纠缠上,也不奇怪。

    “嘭,嘭。”

    屋外传来几声轻轻的敲门声。

    “谁?”

    方跃脸上神色一紧。

    “是我,店小二。客官,你让我从厨房拿的东西,我给你送来了。”

    屋外传来回答声,确实是店小二的声音。

    方跃松了一口气,感觉自己又开始疑神疑鬼了。

    他走到房门前,拨开门栓,将房门打开。

    店小二端着一个木盘站在门前,木盘上面放着五个小碟子,里面分别装着黄油、麻油、花生油、菜油、醋。

    这是方跃之前到楼下找店小二拿清水时,吩咐店小二送上来的。

    至于用途么,自然是为了试验那块玉佩的功用。

    现在玉佩早已融入方跃身体,化作“推演”神通,眼前这些碟子里的东西就没什么用了。

    方跃从衣袖中取出几文铜钱,放在木盘中,道:“东西现在用不着了,你端回去,这些是给你的跑腿费。”

    店小二虽然有些嘀咕这秀才古里古怪的,东西送过来又不要,这不是让人白忙活吗,不过有小费收,也没什么好抱怨的。

    “对了,隔壁辰字号房间住的是什么人?”方跃随口问道。

    客栈的房间一般以千字文作为排序,“天地玄黄,宇宙洪荒。日月盈昃,辰宿列张。寒来暑往,秋收冬藏……”

    那辰字房就是有女子欢愉声传出的房间,与方跃住的列字房就隔着一间宿字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