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16章 照见

十二句2018-12-28 00:41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推演神通,可推演武技术法,还有画符炼丹、炼器布阵等等诸般技艺,凡是我知原理,能领悟者,便皆能推演。”

    方跃将心神放在神通上时,自然而然地明悟该神通的功用。

    这门“推演”神通,却与方跃原本想的大不相同。

    原本以为所谓“推演”,当是如传说中的高人前辈,掐指一算,便知天下事。

    不过现在这门“推演”神通的功用却更合方跃的需求,他如今缺的正是力量。

    虽然,这门神通上有诸多xiàn zhì,需他能理解的,能领悟的,知其所以然的,方能推演,也就是说它是基于方跃目前的见识上进行推演,所推演gōng fǎ技艺不会超出方跃本身的理解和见识。

    但有一点好处,凡是它推演出来的gōng fǎ技艺,方跃皆可通过消耗功德点直接学会,省下勤修苦练的时间。

    “大善。”

    方跃心中喜悦,这可是瞌睡送枕头,来的正是时候,他现在缺的就是力量和时间。

    有此神通,只要见识足够,悟性不差,凡人也能获得绝大的力量,而随着力量的增长,见识必然随着提高,上限极高。

    “鬼怪横行,我如今想要获得对抗它们的力量,毫无疑问,术法是最合适的。辟如雷法,雷霆之下,诸邪退散,妖鬼化为飞灰。但——”

    方跃摇摇头,推演要基于他的已有知识,但他现在对术法一类的超凡力量一无所知,如何能推演。

    而且运使神通,进行推演,这个过程也要消耗功德,方跃看了看自己三位数的功德点,这些明显是远远不够的,哪怕最简单的一个术法只怕也推演不了。

    所以只能退而求其次了,推演武技。

    “然则,内功真气之类,我还是不懂,不得其门而入,所以我现在能进行推演的只有基于肉身的搏击技巧了。”

    “好在前世地球时,一段时间国术热,我曾在网上学过内家拳,太极、形意、八卦三大内家拳法都有涉猎,虽然是好玩,学来强身健体,前后学了也不足一年,半生不熟,但基本内家拳拳术原理我还有印象。”

    “内家拳根源于道家,以阴阳学说为理论基础,传闻练到高深处,内气自生,甚至能以武入道,成为陆地神仙般的人物。”

    “在前世那个绝地天通、灵气不存的时代,这自然只是传说。但此世,妖鬼横行,邪魅丛生,内家拳练气归根、以武入道的理念,便有了实现的可能。”

    方跃正自想着,突然听到一些古怪的声音从外面飘来,打断他的思绪。

    这些声音断断续续,若有若无,隔着房间听不真切,方跃走到窗前,打开窗户。

    晚风从窗外吹进来,拂得烛台上的烛火摇摆不定,光线晃动。

    方跃仔细倾听,终于听清了声音的来源,是来自他右手边隔壁的隔壁那个房间,而且那些声音——

    方跃面色有些古怪,那如泣如诉,如悲似喜,时而低若笙管,时而高若鼓瑟,充满极乐欢愉的shēn yín声,明显是女子在床笫之欢时,欢愉至极发出来的。

    且过分的是,这声音,竟不只是单一一个女子发出,方跃粗略分辨,起码有两三个,甚或更多。

    往那个房间看去,窗户紧掩,但内里灯火通明,映照在窗户上人影憧憧。

    方跃摇摇头,感叹一句世风日下,人心不古,便将窗户关上,不再去理会。

    “内家拳的理论我还有印象,虽然实践上我只练了一年,还是自学,真要实战,基本不顶用,属于半吊子水准中的半吊子。但以内家拳理论和原理为基础,运使神通,推演新的拳术,却是足够了。“

    “推演。”

    方跃心中默念,脑海意识中出现一个古朴的太极图案,一黑一白两条阴阳鱼互纠,构成一个圆形。

    一股古朴苍茫的气息透露而出,仿佛天地初开,万物初生,荒蛮之中,众类竞演,只为寻觅那一线生机。

    “我的方向,自然是以武入道。”

    方跃神情肃然,这自然不是现在能办到的,但推演gōng fǎ,不管武技术法,都需要一个方向,提纲挈领,方能事半功倍。

    确定好方向,方跃心中再次默念:“祭!”

    方跃身上的功德点开始缓慢下降,被献祭作养料,驱动神通,一黑一白两条阴阳鱼缓缓转动起来,充满大道韵味。

    “推演gōng fǎ,看来不是短时间能完成的。”

    方跃将心神注意力从脑海中的阴阳鱼上移开,目光看向木桌上的那面铜镜。

    “铜镜上刚才那些画面看来不是错觉了,那么是否这面铜镜——”

    方跃看向自己右手的小指头,上面还在渗出血珠,他没有过多犹豫,将手指上的鲜血滴在铜镜上。

    鲜红的血液,一滴上去,立即渗透入暗黄的铜质中。

    铜镜上面斑驳点点的铜绿剥落,而后暗黄的铜质开始软化熔解,化作浅棕红色的铜汁,有几缕如丝般的青烟升起。

    “果然。”

    方跃大喜,试探着将左手食指探入铜汁,预想中的滚烫并不存在,反倒是一股深冷的寒意顺着指尖蔓延。

    如果说玉佩溶化时是热凉交织的话,这面铜镜溶化,却只有寒意,阴森而刻骨。

    铜汁顺着方跃的指尖,融入他的皮肉血液之中。

    不过片刻功夫,整面铜镜彻底消失,化作铜汁,融入方跃的身体中,方跃脑海中的功德系统也出现了新的东西——

    方跃——

    功德:225点

    神通:推演,照见

    “照见?这是什么神通?”

    方跃心中疑惑,将心神放在这门神通上。

    “照见者,照见过去现在未来、天地人间幽冥的影像。原是如此,难怪刚才镜中会出现那般诡异,原是未来的一丝冥冥气息。”

    方跃心中一动,脑海中升起一个念头,想要运使神通,查看未来的种种可能,然而方一动念,又不得不立刻放弃。

    那神通上的讯息明明白白告知他,窥探未来的功德消耗是恐怖的,而且还要承当可怖的后果,即便这般,照见的未来还不一定是真实的。

    “不能窥视未来,那看看现在应该总可以吧。”

    方跃心中想着,默念:“照见。”

    一面暗huáng sè的铜镜突兀地出现在方跃面前,漂浮在半空中。

    镜中,是方跃那张俊逸的面容。

    “以后照镜子倒是挺方便的。”

    方跃心情愉快,两门神通,各有妙用,他现在运使“照见”神通,却是想看看王家后院中潜藏的那个红衣女鬼。

    虽知这方世界妖鬼横行,也有多方证据佐证,但方跃亲眼得见,确认是鬼物的,却还没有。

    鬼怪很可能是他今后必然要遭遇的,若能多探查到一点信息,也好有个应对。

    “祭。”

    一声低喝,功德点剧烈消耗,泛黄的镜面一阵晃动。

    一口古井出现在铜镜中,看那四周环境,似乎是某大户人家的后宅。

    月色幽深,本应当不容易视物,但那口古井和古井周边的环境却在铜镜中显现得很清晰。

    古井上堵着一块巨大的石头,方跃心头一动,联系王家大院中那些人诡异的死法,“莫非那红衣女鬼就在这口古井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