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14章 大妖怪

十二句2018-12-28 00:41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出了医馆,方跃直奔县衙而去。

    大街上,一片慌乱,摆摊的小贩也在急匆匆地收拾摊位,仿佛大难将临。

    有那不知情的,还拉住相熟的路人询问发生了什么,得知了真相后,也是面色大变,匆忙奔逃回家。

    乱象初显,这还是事件发生不久,没来得及扩大传播范围,一旦经过酝酿,整个县城都要陷入恐慌之中。

    这个时候,就必须官府出面安抚人心,平息sāo luàn。

    到了县衙,一听是来上报胡知县消息的,衙役立刻领着方跃去了二堂。

    经过大堂,进了县衙二堂,方跃发现二堂中很热闹,本县的二把手张县丞、掌管兵马治安的赵县尉、掌管文书户籍的刘主簿、掌管缉捕狱囚的曾典史,甚至掌管县学的钱教谕,还有县衙六房的典吏,一干平安县的主脑官吏都集中在二堂中。

    “现在连胡知县他都出事了,此事非同小可,必须马上上报府城。”

    “远水解不了近渴,王家大院闹鬼,要马上请广元寺的大师过来。”

    “县中百姓听说闹鬼的事,人心惶惶,若是有人趁机闹事,会是dà má烦。”

    方跃来的时候,这些人正在二堂中讨论事情,他们听到了从王家大院逃回来衙役的汇报,了解了事件的经过,此刻也是惶恐。

    “各位大人,这位方秀才有县太爷的消息。”领路的衙役道。

    二堂中的大小官吏停住了话头,都看着方跃,无论怎么说,知县是一县最高官长,县中事物都是知县负责,胡知县出事生死未知,这个问题很严重。

    “你知道胡大人的消息,他现在在何方?”一个相貌堂堂、身材魁梧的中年官员首先开口问道。

    方跃认得他是本县的张县丞,论起相貌来说,张县丞能甩鱼泡眼的胡知县几条街,而且张县丞在平安县县丞任上已经有四年多,按照官场三年一任来说,这是他的第二任期了,属于平安县官员中的“老人”了。

    不过官大一级压死人,胡知县在的时候,他只能屈居副手,只有在胡知县出了事情,他才暂时居首,全权处理县衙事务。

    “胡知县受了点伤,不过没什么大碍,现在正在城南孙大夫家的医馆中休息,李捕头也在那。”方跃将情况大致说了一下。

    听到胡知县没事,二堂中的大多数官吏都舒了口气,出了这么大的事,等胡知县回来至少有个主心骨。

    张县丞虽然是二把手,可以暂时处理县衙事务,但毕竟不是正经一县主官。

    方跃注意到张县丞眼神略微一沉,晦涩难明,不过很快恢复正常,脸上喜道:“胡大人没事,那真是太好了,我马上派人到孙大夫的医馆去接他回来,县中发生这等大事,正需要他坐镇县衙拿主意。”

    “不是什么良善之辈。”方跃心中暗想,不过当官的也不能单纯用是否良善来衡量。

    这边,张县丞等官吏商量去医馆接胡知县、去广元寺延请大师高僧驱鬼,以及派人安抚县中百姓等事务。

    方跃见没自己什么事,就要告辞离去。

    这时,先前带着方跃进来的衙役,又领着一个灰头土脸的小和尚走进来。

    “各位大人快派人救救我们广元寺!”这小和尚一进来,立即跪倒在地,涕泪交流。

    二堂中的众位官吏先是齐齐一愣,而后是哗然。

    “怎么回事?广元寺发生了什么事?”

    “难道是山贼?寺内大师们可还安好?”

    刚刚大家还在商量,要延请广元寺的大师前去王家大院驱鬼,转头广元寺自己就先出事了。

    “诸位先静一静。”张县丞高声制止喧哗的众人,转头对小和尚肃然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广元寺发生了什么?你为何跑来县衙求救?”

    那小和尚不过十五六岁的年纪,身上沾满灰尘草芥,脚上的布鞋也掉了一只,脸上又是鼻涕又是眼泪,脏兮兮的。

    听到张县丞的问话,他的稚嫩的脸上现出惊恐之色,边哭边道:“是妖怪,寺内突然来了一只大妖怪,好几丈高,到处chī rén,寺里的师叔师兄被吃了好几个,方丈和妖怪打起来,打不过也被吃了,我师父让我偷偷从后山逃出来,到县衙来求救。”

    “你这小和尚胡说八道,好几丈高的妖怪,我怎么从来没见过。”

    “我一直以为妖魔鬼怪都是话本戏台上胡编乱造的,是市井传言而已,原来是真的存在。”

    “好几丈高的妖怪?这,这得多高多大的妖怪,完了,完了。”

    “天呐,先是王家大院中的鬼怪害人灭门,现在又有广元寺的妖怪chī rén,这个世道到底怎么了?”

    众位平安县官吏听到小和尚的话,又是一阵哗然,有的不信,有的惊恐,有的骇然,吵成一团。

    ……

    “妖鬼横行,噩梦中的内容终于开始降临了吗?”

    方跃边往县衙外走去,边在心中想着,来到这个世界,满打满算不过两天时间,这是一点缓冲时间都不给。

    “方秀才。”

    听到身后有人喊,方跃顿住脚步,却原来是之前在县衙见过的那个年轻书吏李长河。

    李长河快步走了过来,他之前也在二堂中,见方跃出来,就追了过来,“方秀才,不知道我四叔现在怎么样?”

    方跃疑惑道:“你四叔是?”

    李长河一拍脑袋,道:“瞧我这急得,没说清楚。我四叔就是李捕头,刚才你在二堂时,提到我四叔也在医馆,当时各位大人都在,我也不好细问。”

    方跃倒没想到李捕头是李动的四叔,不过都姓李,也不算奇怪。

    “李捕头受到了一点惊吓,不过没受伤,现在在医馆陪着县尊。只是他手下的那几个捕快,在王家大院都没有逃出来。”

    “四叔他没事就好。”李长河叹了口气,“那几个捕快可惜了。”

    方跃不觉得那几个捕快死得有多冤,顺手牵羊,监守自盗,迷信点讲,算因果报应了。

    方跃问道:“王家大院女鬼灭门,广元寺妖怪chī rén,李书吏,你以前可经历过或听闻过这般事件?”

    李长河摇头苦笑道:“以前倒是听闻过一些,都是发生在其他府县,一直都当是市井怪谈,没想到眼前竟然真得发生了。”

    方跃又问道:“那这类事件,官府一般会怎么处理?”

    李长河道:“我也不知道,大概只能等县尊回来,上报府城,让朝廷来处理了。诡异的鬼怪,几丈高的妖怪,实在无法想象。”

    方跃默然,这意思是说县衙现在是没办法了,只能等上面处理,也不知朝廷是否有办法对付这些鬼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