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13章 恐慌

十二句2018-12-28 00:41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小姑娘停下脚步,愣然看着方跃。

    “你跟在你爹身旁,可学过医术?”

    “学过。”

    “那就好,过来先帮县尊包扎一下伤口。”

    方跃把胡知县放在一张木榻上,小姑娘也不迟疑,立即过去查看胡知县肩膀上的伤口。

    “方秀才,你这是?”

    李捕头目光犹疑地在小姑娘身上扫过,这个小姑娘从小跟在她爹孙大夫身旁,他是知道的,但毕竟只有十三四岁,能有什么医术。

    方跃道:“耽搁不得,县尊肩膀上的刀伤要马上处理。李捕头,我对县城不是很熟悉,孙大夫在城西出诊,还得麻烦你去找了。”

    李捕头反应过来,这不是挑三拣四的时候,救命要紧,道:“我去城西找孙大夫。”匆匆出去了。

    “如何?”方跃问道。

    “虽然血流得比较多,看起来吓人,其实伤得不算重。”小姑娘年纪不大,但谈起伤情却是很老道,胸有成竹的模样。

    “那知县为何现在……”方跃微微皱眉,胡知县现在昏昏沉沉的。

    “失血过多,再加上惊吓过度。”小姑娘翻看了胡知县的眼睑后说道。

    “那就好。”方跃松了一口气,这和自己的判断差不多。

    “方秀才,我要给县太爷伤口敷药包扎,你帮忙除去他的衣裳。”

    “好。”方跃应承下来,将胡知县官服除去,里衣除下一半,只露出受伤的那一肩膀,他担心小姑娘看到陌生男子身体害羞,耽误包扎。

    不过显然方跃的担心是多余的,小姑娘拿来药酒给胡知县伤口消毒,又拿来草药碾碎敷在伤口上,而后包扎起来,整个过程行云流水,流畅自然。

    “县太爷已经睡着了,两三个时辰后应该会醒来。”

    “那就好,多谢孙姑娘了。”方跃走过去,看胡知县面容平和,呼吸平稳,看起来应该没什么大问题。

    “医馆中可有棉被?”方跃问道。

    小姑娘意识在自己的疏忽,这是秋季,天气见谅,胡知县身为伤患,这样睡着很容易着凉,“有棉被,我去拿。”

    说着,匆匆去了内室,不一会儿抱着一床棉被出来,给木榻上睡着的胡知县盖上。

    “胡知县这边的恩情已经结下,至于能借到他的多少势,那就未可知了。噩梦将临,或者已经开始了,我一个普通人,要想活下去,只能多方筹谋,借助多方势力。”

    方跃轻轻叹了一口气。

    一阵匆忙的脚步声从外面传来,李捕头带着孙大夫从外面赶回来了。

    “孙大夫,县尊就在这里,你快给看看。”李捕头大声道。

    孙大夫面容清癯,背着一个药箱,跟在李捕头后面走进医馆。

    他走到木榻跟前,轻轻掀开棉被的一角,将两根手指搭在胡知县的脉搏上,仔细诊断了一会儿,合上棉被,又掀开另一角,看了一眼胡知县肩膀上已经包扎好的伤口。

    “脉象平稳,已无大碍,不过失血过多,再加惊吓过度,一时体虚,大概睡上一会就能醒来。”

    这番诊断和小姑娘刚才说的差不多,不过孙大夫说出来比小姑娘自然更有权威。

    听到胡知县已无事,李捕头大大松了一口气,而后感到一阵虚弱,身子一歪,还是身旁的方跃眼明手快,扶了他一把,才没有坐倒在地。

    方跃搀着他在一把椅子上坐下,“李捕头,你这是?”

    李捕头苦笑道:“死了这么多人,还是那么诡异的死法,几个跟我去过王家后宅搬运尸体的捕快全死了,几个去后宅顺手牵羊的混混也死了,就我去过王家后宅,侥幸活下来。你说若是你能不害怕吗?”

    方跃默然,王家大院中的诡异,现在想来也觉得心生寒意,那莫名其妙的死法,那无可抵御的诡异,凡人在这种力量面前几无生路,甚至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他们能活着从王家大院逃离,似乎不过是侥幸,或者仅是他们没有跑到王家后宅偷窃财物,才被里面的鬼怪放过了一马。

    李捕头道:“不怕方秀才你笑话,若不是担心县尊大人出问题,我们这些下属也没好果子吃,我跑出来后几乎就要瘫软在地了。刚才不过强撑一口气,现在县尊大人没事了,我浑身都没了力气。”

    方跃道:“我听说王员外家闹鬼时,曾请过广元寺的和尚们前来做法事,后来家宅安宁了一段时间。虽然现在又出了这等诡事,王家满门被鬼怪所害死绝,但……县衙后面会是什么打算?”

    李捕头摇头道:“我也不知道,我在县衙十几年了,从未碰到过这等怪事?我现在也是六神无主,只能等县尊醒过来再做打算。”

    方跃知道这李捕头还在惊惶之中,沉吟道:“县尊大人在这里,必须通知县衙,让县衙里的人来接,也让人知道县尊没出大事,不然上下要一团大乱。

    另外王家大院发生的诡异事件,当时有数百人围观,他们都是亲眼所见,县城中此刻只怕是流言满天飞了……也不能说是流言,但此刻人心惶惶,事件在流传过程中必然会被无限夸大,放大县城百姓心中的恐慌。而一旦人心慌乱,县城势必会发生sāo luàn,一些混混无赖很可能会趁火打劫,加重sāo luàn程度。

    县尊受了伤,暂时无法理事,那么县衙现在必须有人主持大局,否则整个县城都不安稳。”

    李捕头目光闪烁,道:“方秀才不愧是读书人,不过这个还是等县尊大人醒过来再说。”

    知县出事,那么县衙现在应该站出来管事的就是二把手县丞,但胡知县和本县张县丞不和,明争暗斗,李捕头可不想参合进去,等胡知县醒来被胡知县记恨。

    而且胡知县随时都可能醒来,他要保证胡知县醒来第一眼就看到他,知道他李捕头不离不弃,所以不能离开。

    毕竟他在王家大院时弃胡知县而逃,虽然当时确实是吓坏了,但亡羊补牢,现在总要挽回一点在胡知县心中的印象,没准还能因祸得福。

    方跃见李捕头推脱,虽然不知道其中底细,但也明白李捕头不愿此刻赶回县衙汇报情况,便道:“既然李捕头要留下照顾县尊大人,那么让在下走一趟县衙吧。”

    李捕头楞了一下,道:“那就麻烦方秀才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