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12章 变故

十二句2018-12-28 00:41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别装死,你以为装死就能逃得了?”拿绳子的衙役显然经验丰富,认定那混混是在装病。

    然而事实出乎他的意料,那混混挣扎越来越剧烈,面目狰狞扭曲,额上手上青筋暴起,仿佛被溺在水中,无法呼吸无法逃脱,因为窒息和恐慌,疯狂挣扎着。

    “救……救命。”

    那混混终于从喉咙中挤出了几个字,含混不清,充满野兽临死般的凄惶,而后倒在地上,全身抽搐,慢慢没了声息。

    最诡异的是,他身上的皮肤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变苍白,那不是普通的白,而是在水中浸泡许久后浮肿的苍白。

    “鬼杀人了!”

    “鬼来了,快跑!”

    事发突然,诡异莫名,剩下的百来个围观百姓无不骇然,惊恐逃散,往大门涌去。

    另一个混混被吓傻了,大叫一声,也拔腿往外跑,然而刚跑两步,同样的诡事在他身上发生了。

    他发狂地挣扎起来,仿佛落入水中的野兽,越是挣扎,越是沉下去,溺在水中,无法呼吸无法逃脱,因为窒息,额上手上青筋暴起,面目逐渐狰狞扭曲。

    再然后是那个最先从后宅溜出来,被两个衙役按住kǔn bǎng起来的年轻汉子,也剧烈挣扎起来,喉咙里“赫赫”有声。

    现场一片混乱,胡知县也被吓到,被吓得最厉害的是李捕头和他手下几个捕快。

    因为这发生变故的这三个人都是溜到王家后宅中顺手牵羊的,而李捕头和他手下的捕快同样去过后宅。

    “捕头,我……我们……”一个捕快全身颤抖,吓得要死。

    “走,逃。”李捕头一马当先,也往门口逃去。

    几个捕快拼命往门口逃去,跑得急了,从王家后宅顺手牵羊,藏在衣服里的财物,掉了一地也顾不上了,显然自己的命还是比钱财宝贵的。

    然而,和那个试图逃跑的混混一样,这几个去过后宅的捕快也都是刚跑几步,身上蓦地起异变,手脚狂舞,痛苦地挣扎起来。

    其中一个捕快在异变之前,极度恐慌之中,蓦地拔出腰间的佩刀,对着空气胡乱劈砍了起来。

    “扑哧。”刀入肉声,他身旁的另一个捕快被砍中,鲜血飞溅,扑倒在地,却连惨叫都发不出来,喉咙里只是“赫赫”有声,在地上挣扎抽搐。

    空气中弥漫着血腥味,增添了诡异与恐怖。

    而那拔刀的捕快似是没有意识到自己砍中了同伴,依然在狂舞着手中的刀,脸上神情痛苦扭曲,显然也陷入异变中。

    “啊。”

    突然一声惨呼响起,却原来是落在后面的胡知县,慌乱中一头乱撞,肩膀竟然被狂舞的刀划到,扑倒在地,血流如注。

    也是该他倒霉,恐慌中竟没人顾得上他。

    方跃在异变发生时,已经逃到大门边,但他没有马上离开。场中的异变让他心中惊骇,但他依然想要一探究竟。

    胡知县被刀划到,扑倒在地的情形,方跃全看到了。

    方跃心念一动,在极短的时间内衡量完危险得失,顺手抱起大门旁的横条木头门栓,咬着牙,朝着那个持刀狂舞的捕快冲了过去。

    “嘭。”

    一声轻响,那陷入狂乱中的捕快被木头门栓撞飞,手中的刀掉了下去,落在一旁。

    方跃抱着横条门栓,静静地看着那捕快在地上挣扎越来越弱,皮肤越来越苍白,确认没有危险后,方才摇摇头,丢掉抱着的门栓,来到胡知县身旁。

    “县尊,你没事吧?”方跃试着搀扶胡知县。

    胡知县痛苦shēn yín,被方跃慢慢搀扶起来。

    “方秀才,救我。”胡知县朝着方跃求救。

    方跃张望了一下四周,除了他和胡知县两人,能动的都已经跑了,王家前庭中只剩下躺着的一地尸首,那相同的死状,狰狞的面孔,让人心中发寒。

    “走。”

    方跃搀扶着胡知县,快速朝外面跑去。

    跑出大门,方跃方才舒了一口气,他看见李捕头正站在街角处,远远地朝这边张望,神色慌张,满是惊惧。

    看见方跃跃搀扶着胡知县出来,李捕头大喜,踌躇了一下,快速跑了过来,“大人,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胡知县肩膀上正在流血,有气无力地应了一声。

    方跃有些惊异李捕头手下的捕快几乎全军覆没,他自身反而没事,不过此时不是探究这些的时候。

    虽然感觉胡知县肩膀上的刀伤不至于危及性命,但这样流血也不是办法,方跃问道:“最近的医馆在哪里?”

    李捕头这时也发现胡知县受伤了,赶紧道:“就在不远处,跟我来。”

    他也想帮着搀扶胡知县,不过胡知县刚好是一边肩膀受伤,搀扶不了,就赶紧在前方带路。

    “县尊,坚持一下,马上到医馆了。”

    路上方跃安慰着胡知县,这可是他冒着危险的大投资,他可不想胡知县有什么意外,不然岂不白冒危险白费力气。

    走了一段路,方跃见这样搀扶着速度太慢,干脆蹲下把胡知县背上,跟在李捕头身后小跑起来。

    胡知县是微胖身材,方跃一介书生,背着跑了一会儿,有些气喘吁吁,好在前面已经看见医馆的影子。

    “孙大夫呢?快出来。”李铺头一马当先,冲进医馆中,大声喊起来。

    “干什么?这么大声囔囔,不知道医馆要保持安静。”一个扎着羊角辫的小姑娘从内室中走出来。

    “你爹呢?县尊大人受伤了,快让他过来。”李铺头显然认识这小姑娘。

    小姑娘看见了方跃背上的胡知县,胡知县刚上任不足三月,她并不认识,但身上知县的官服她是认得。

    “我……我爹他出诊去了,不在医馆。”小姑娘紧张起来,说话都磕巴,胡知县是平安县一县之长,对她来说是高高在上的角色,却居然被人砍伤,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孙大夫去哪里出诊了?你快去把他找回来,耽误了时间,县尊出了问题,你们医馆以后也别想开了。”听到医馆大夫居然不在,李捕头急了,言语中有些严厉起来。

    胡知县若是真出了问题,他李捕头也麻烦了。

    “是城西刘大娘家,我这就去把我爹找回来。”小姑娘急匆匆得就要跑出去。

    “等一下。”方跃开口叫住小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