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99章 临场发挥

蜀椒2018-12-28 00:34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青芽现在这个角色是这个剧情世界里的基础角色,主机大人给这个基础角色唯一条件就是——活下来。

    除此没有做出其他强行的要求。

    换句话说……主机大人并不想让基础角色变成别人的“垫脚石”,并不认同这个“主角”咯。

    所以,不管对方究竟是哪一路的“主角”,至少不是被俺们主机大人所认可的,所以……干!

    青芽莫名的有些激动,她觉得其实自己很有司言说的“主角”的特质呢。

    司言大概也觉察到青芽有些“不对劲”,忍不住暗戳戳地扫描了一下她的思维。

    忍不住泼了一瓢冷水:“你别自我感觉良好了,主机对每个职业nPc都是当成‘主角’去培养的。在没回炉之前,你可以把你经历过任何成功的剧情世界当成是自己的主场,但是那不过是沧海一粟,能够走到最后的,才是真正的主角。你看每天从初生通道诞生的职业nPc不知几何,可是每天陨落的更是不计其数,究竟有多少是在这些基础角色中一次次挺过来的?”

    司言的话如当头棒喝,青芽如梦中惊醒一般,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不过于此而来的是,从意识深处传来一阵尖锐的刺痛…过了好一会才平静下来。

    司言看到青芽的样子,若有所思,已经有两次了,芽芽身上出现异常的波动。

    且说恢复后的青芽没有刚开始的激动,也没有自以为感觉良好的轻浮,沉静了不少。

    她飞快地将司言传输过去的基础剧情捋了一遍。

    司言口中的“主角”是一个雇佣兵,叫席一凡,六级修士,因为lǐng qǔ了一个收集天星蚕的任务,然后就到魔兽森林来了。

    要收集十只天星蚕,而她这个角色就是对方收的第一只。

    因为是要炼制成僵蚕,所以需要逼出天星蚕体内的杂质。

    就像是将整个肉嘟嘟的蚕身拧成麻花一样,青芽只是看着画面都觉得身体一阵阵的疼。

    至于后面席一凡有没有收集齐十只天星蚕,青芽就不得而知了。

    因为天星蚕没多久就被炼制成了僵蚕,死翘翘了。

    这个基础剧情是司言花了五百魂币兑换的,只知道一个叫席一凡的六级修士。

    外面诱人香味儿一直都在,青芽便一直缩在树洞里。

    好在她的身体可以熬很久。

    不知道过去多长时间,外面的香味总算消失了,想来是席一凡等了那么久,也没引出天星蚕,觉得这里不会有了吧。

    就在青芽准备出去找点吃的时候……吃的意义好像就是烙印在天星蚕基因中一样,即便没有引诱的气味了,她仍旧时时刻刻都想要啃点什么在嘴里才踏实。

    司言:“再等等看……”

    青芽从善如流,便继续窝在树洞里。

    司言解释道:“以前我有过一次被杀了回马枪的经验…”这经验是用一次死亡才得来的,可谓来之不易。

    大概又过了两天时间,外面响起一阵细碎的声音,只听一个好听的女声传来:“一凡哥哥,原来你还真在这里啊,捉到天星蚕了吗?”

    席一凡叹了口气,摇摇头:“小雨,你怎么来了?”

    小雨:“我和师兄出来历练,就在那边,我想起上次跟你说过曾经在这里见过一次天星蚕,而你前不久又lǐng qǔ了一个天星蚕的任务,所以就顺便过来看看,没想到还真碰到你了。”

    席一凡:“哦,那你可不能随便乱跑,让你师兄担心了。”

    “嗯,我知道的。”小雨:“对了,我听师兄说,在魔兽山脉东侧有一条峡谷,里面有龙兰草…”

    “好,我现在就去看看。”席一凡应道,他在这里等的时间也够久了,看来的确是没有天星蚕。

    ……外面动静渐渐平息下去,青芽终于可以出来透透气了。

    她感觉自己现在连土都能吃的下。

    小心吐出一根蚕丝把自己吊到树下,然后将丝线收了起来。

    小心驶得万年船,不给别人留下蛛丝马迹,说的就是这个。

    青芽挖了一个地洞把自己缩了进去,抓了两片叶子开始吃起来,解解馋。

    这时,青芽发现天星蚕身体另一个密码。

    如同肉虫一样的身体上长满了对足,而每条对足上面都有对灵气的探测。

    当身体全部所在泥土中石,她感觉周围传来驳杂的灵气波动,五彩斑斓的。

    如果按照口味喜好的话,她更喜欢青色和蓝色,不过现在其他颜色也很诱人。

    青芽开始顺着其中一股灵气波动最强最近的方向爬去。

    别看天星蚕浑身肉呼呼的,但是非常具有韧性,而且脑袋上有一个坚硬的角,正合适用来顶开前面的土壤,然后肉呼呼的身体一节一节地伸缩着前进。

    青芽在距离目的地还有几百米远的地方停了下来。

    原来前方有人在打架…几个修士围殴一头金角犀牛。

    犀牛?难道就是自己刚才正要挑选的角色,然后被别人捷足先登的那个?

    飞剑砍在犀牛身上直接被反弹了回去,从犀牛角释放出一道道闪电,将这些修士弄得十分狼狈。

    但是总体而言,修士并没有多大损伤,反倒是犀牛此时已经被围了起来,左冲右突都无法离开。

    这样僵持下去的话,最后金角犀牛肯定会被斩杀了的。

    此时,一个修士虚晃一剑,故意引金角犀牛来攻击自己,而另一边,一个修士已经做好偷袭的准备…

    但是金角犀牛此时已经被这些苍蝇一样的修士弄的很疲惫很烦躁了,所以也不知道他有没有看穿对方的圈套,仍旧是轰隆隆地冲了过来…

    那修士眼中露出一丝轻蔑的冷笑。之前大师兄还说这东西如何的聪明,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嘛,畜生就是畜生。

    就在他准备侧身避开的时候,不料脚下被什么东西挡了一下。

    就这档口,犀牛已经冲了过来,他堪堪避开犀牛角的顶撞,却没逃过犀牛脚的踩踏,顿时半边身体塌陷了下去。

    “三师弟……”“三师兄……”

    就在几个修士冲过来的时候,一个极细的丝线悄无声息被拖入了洞中,浮土和枯叶很快将本来就很隐秘的洞口掩盖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