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9章 一样的初生,不一样的路

蜀椒2018-12-28 00:32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哎哟,究竟是谁绊的我?”

    男玩家痛的龇牙咧嘴,左右看看,一个人都没有。

    他的身体下面压着一张凳子,刚才就是被这凳子绊倒的。

    爬起来,撩起一脚把凳子踢开。

    可是他明明记得过道什么都没有的,怎么自己转身的功夫就有了?

    难道是谁故意放在那里整自己的?

    心中无比郁闷,左右看看,所有玩家都在议论刚才进城的天下会工会会长凡必胜天,根本就没注意到他刚才的窘态。

    回头看时,只见刚才还纠缠着自己的女nPc已经和他脱离了关联。

    此时正和一个大概十五六岁的小女孩的nPc聊着什么。

    难道是nPc干的?

    看她们相互牵着对方的手坐在他刚才做的位置上,完全就没往他这边看。

    只见两人神情热切地聊着什么,只可惜他什么都听不到。

    玩家低头看去,自己新买的棉布裤子的两个膝盖都磨破了,像两张嘴一样。

    查看人物的属性值面板,调开装备一栏,赫然发现装备【裤子】的耐久度变成了15/20.

    丫的,这条裤子是他花了五个银买的,才穿几天,耐久度就降低了五点!

    如果去修补的话,至少要四五百个铜子。

    今天真是倒霉到家了,不就是跟一个nPc搭讪聊聊天么,真是亏大发了。

    他一开始还以为这个女nPc是一个隐藏任务什么的,可是聊了半个小时下来,发现就是系统设置的péi liáo,专门坑玩家的钱的。

    他就是不给钱,看她又能怎样?

    却没想到自己反倒摔了一跟头…

    他走出两步,身体跳起倒了个方向,猥琐地看向两个nPc,越看越觉得不对劲。

    走到刚才与他聊天的女nPc面前。

    【大剑客】“喂,你不是要钱吗?来,再陪爷聊半个小时,到时一并给你。”

    两个nPc连看都没看他一眼,仍旧彼此热聊着。

    【大剑客】“刚才是不是你们把凳子放在过道上的?”

    “……”

    【大剑客】……

    大剑客又试探了好多次,发现都无法激活与对方的聊天功能,没能连接上。

    悻悻作罢。

    待玩家离开后,米米对青芽说道:“刚才真是谢谢你了。真是的,最讨厌那种d丝了,整天就想着从我们身上捡便宜捞好处,没钱没等级,还什么都不想付出。刚才还是我点了一碗醒神茶呢,吃了白食,还想免费调戏,想得美。喂,你又在写什么了?”

    米米今天就找了这么一单生意,还赔了,心情说不出的郁闷,碎碎念着。

    青芽应道:“当然是把这个玩家记下来啊,以后有机会了才能好好教训他。他敢得罪我的朋友,我就让他好看。”

    米米挖了青芽一眼,“你呀。”

    青芽记录好,将面板收了起来,对米米说道:“米米,你之前不是说和九儿一起接了一单押运的任务吗?”

    米米摆摆手:“唉,别提了。就是当搬运工,哪知路上被山匪给抢了,还是我们自己把损失补上的。”

    青芽微微皱眉:“山匪?他们不也是nPc吗?怎么还会抢我们的东西?”

    米米冷冷地笑:“你难道没看到城战的时候,大多数都是两座城的守卫在相互火拼吗?他们还都是nPc呢。”

    青芽长长地“哦”了一声,表示明白了。

    青芽:“那你现在有什么打算?”

    米米:“我就想着暂时找一个péi liáo的事情做做,再慢慢找合适的角色。”

    因为米米不是城区编制内的功能型nPc,所以她虽然也可以与玩家建立交易,但是却不会受到城区的保护。

    就像刚才那样,遇上那种没钱,想白吃,又想撩女人的无奈,也只能自己认栽。

    两人聊了一会,米米照例卖了一份初灵套餐让青芽带上。

    这次青芽没有再收人家东西。

    现在她已经不是之前那个完全没有着落的小萌新,她现在储物格里又两份初灵套餐,还有好几百铜子。

    而且现在米米她们情况也不好,自然不能再占别人便宜了。

    米米见青芽坚持不收,也不再勉强。

    青芽想了想,既然自己现在留着铜子也没有其他用途,索性都换成食物放在储物格里。

    这样就不用担心什么时候属性值降低而又没有足够食物了。

    于是又买了三份最低级的干粮。

    米米问:“那你呢,现在五级了,可以lǐng qǔ二十五级以内的角色了,有什么打算没有?”

    青芽:“我觉得那种只是给玩家做贡献,提供经验值的野怪,每次死亡的经验值太少。我现在每升一级要1000点经验值,但是死亡的经验仍旧是等级的两倍左右,也就是十多二十点,我要死几十上百次才能升一级。而且越往后所需要的经验值越多……所以我打算直接干票大的,我看中了一个25级的精英怪,如果好的话可以发展成野外小boss,就可以带一票小弟,反杀玩家了。”

    “现在问题是,那个经营怪的角色上已经有好多个玩家代码,可能还要等一段时间。听说田庄每天都招工,就想去看看。”

    米米听青芽要去田庄里找事情做,直接说道:“如果你想去田庄还是算了吧。那些人才真是chī rén不吐骨头,让你干最苦最累的活,还会克扣工钱。因为一切都是职业nPc自己兴建起来的交易,并不会受到系统约束和保护。他们先是说让你把事情做了再给工钱,等事情做完又各种挑剔借机克扣,甚至干脆就不给。我们这些没有任何背景的nPc就算是想找公道都没地方去。”

    看米米义愤填膺的样子,看来之前没少在那些特权阶级的nPc手上吃亏啊,青芽神情不由得凝重起来。

    她现在对整个世界的意识还停留在以前,她和无数小伙伴儿们从那个初生通道出来时的样子。

    大家都穿着一样的衣裳,而且长得也都一样,都睁着天真懵懂的眼睛相互打量着……

    都是一样的初生,为什么最后会变得如此不一样呢?

    一些成为功能型nPc,剧情nPc,而一些就成为流浪者和炮灰……

    她看了看卡牌,根据上面的信息提示,还有三个代码才轮到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