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八十九章 破禁

连天红2018-07-21 21:41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你确定要选这个?”厉剑书不由得一愣,战晨手中的这东西躺在宝库中已经不知道多少年了,从来就无人问津,也没有谁知道它有什么作用。

    “是的,师傅!”战晨回答得十分坚定。

    “这到底是什么?”厉剑书试探道。

    “是——我也不太清楚。”战晨差点就要说出“破阵子“三个字了,不过转念一想,这个秘密还是不要让别人知道,哪怕是师傅。

    “那你选它作甚?”厉剑书更加不理解了,宝库中还有其他那么多好东西,难道战晨真的一件也看不上?

    战晨摸了摸脑袋,装出一副憨厚的样子,答道:“师傅,其实我也不懂这是什么东西,只是觉得它和我有缘似的,所以就选定了它。”

    厉剑书一愣,打量了他一会儿,突然爆发出一阵笑声来:“战晨,我有时候真搞不懂你,不过这里的那些不知名的东西,倒真有可能是宝物,就看你的机缘造化吧。”

    “嗯,我相信我们的前辈将这东西留在宝库里,必有他们的道理。”战晨点头答道。

    离开宝库之后,战晨就回到自己的庭院,将自己关进修炼室中,挂起了闭关牌,然后就取出虎筋丸来,双眼火热,自己终于可以服用这枚四品丹药了。

    他先平复了一下激动地心情,把自己的状态调整至最佳,然后就打开了玉瓶瓶塞。

    甫一打开,里面就有一股金色气流喷出,竟在空气中形成一只小金虎,奔腾跳跃,持续了整整三息之后,才消散在空气中。

    见此,战晨暗赞道:“好丹药,看来四品丹药皆能产生异象,之前自己服用的金龙丹也与虎筋丸一样,颇具神异。”

    于是他急忙掏出了那丹药,虎筋丸金光闪闪,只有黄豆大小,但其中蕴含着澎湃药力。战晨观察了一阵,才其放入口中,药一入口,仿佛有生命力一般,就化为一股精纯的气体穿遍他全身,

    接下来,他就感觉全身开始发热,尤其是经脉更是有一种在燃烧的感觉,战晨有种想站起来,跑出去发泄一通的欲望,但他咬牙将这股欲望压下,因为他知道,这是丹药中药力过于强大,自己身体一时无法承受的现象。

    目前他要做的就是要封闭七窍,将这股药力牢牢地锁定在体内,这样才能毫不浪费地将它们吸收。

    果然,虎筋丸化为的药力在体内到处乱窜找不到突破口,就开始逐渐融入到他的身体中,首先是筋脉,然后是肉体。

    战晨开始日复一日地运行《金象真诀》,使得肉体对药力的吸收效率更大,饶是如此,也经历了整整一个月的时间,他才将这股药力全部吸收完。

    当最后一丝药力没入他经脉之时,战晨忍不住站起身来,仰天长啸,随之伸展开拳脚,打了一套《六合拳》,虽然力量上变化不大,但浑身气血充盈,仿佛有使不完的劲儿一般,经脉的柔韧性也大大提高了,向着武尊境界又迈进了一大步。

    稍作休整之后,战晨又从乾坤袋中取出了破阵子和之前从宝库第一层获得的那个卖相极差的丹炉,却问惊魂童子:“童子,你之前曾说过,可以用破阵子来破除附加在这丹炉上的禁制,具体要如何操作呢?”

    惊魂童子答道:“主人,这不难,你只要将破阵子握在手中,靠近丹炉以后,向破阵子里输入自己的真气。”

    “好,我试试看。”

    于是战晨便按惊魂童子所说的去做,当他将真气输入破阵子中的之时,破阵子似乎没有反应,但在另一边的丹炉之上,却正在发生神奇的变化。

    只见那丹炉之上,原先灰不溜秋的表面向外扩散开来,形成了一个球形的巨大光罩,足有一颗篮球那么大,其中遍布着纵横交错的白色细丝,密密麻麻,将中间的丹炉像蚕茧一样包裹起来,使人看不清丹炉的本来面目。

    他好奇地将丹炉拿到手中,却发现,自己的手能自由地从那些白色网状物穿过,似乎它们本就是一道梦幻泡影一般。

    而当他将破阵子拿开,那网状光罩却重新投入丹炉之中,丹炉又恢复了原来那副灰不溜秋的模样,而当他将破阵子在靠近丹炉时,光罩再度出现。

    战晨不由得惊道:“这些丝网状的东西是什么!”

    “这就是禁制。”惊魂童子答道。

    “这些禁制我怎么感觉不到它们的存在?”

    “是的,主人它们一开始都是依附于这个丹炉表面的,是您启动了破阵子,才它们激活出来,现在它们应该正在对抗破阵子的力量。”

    “你看到丹炉表面还缠绕着的许多丝线状东西吗?”

    “嗯,看到了。”

    “那些就是还没被激活的禁制,它们仍然附着于丹炉表面,所以主人你所看到的外面球形的丝状网络,只是所有禁制的其中一部分而已。”

    “只是一部分就这么多,这么复杂!”战晨惊叹道。

    “是的,这上面下的禁制手法繁复,经历了这么久的岁月还能保持完好,可见下禁制的人修为高深,不是那么容易破解啊!”

    “那我应该怎么做?”

    “主人,破解这禁制难度并不大,但是以您的修为,恐怕会耗费许多时间,这项工作就如同抽丝剥茧一样,要由表及里一层层地解开。而您现在能发挥这个破阵子的威能,不足它正常水平的千分之一,所以只能先集中它的力量,一根根地将那些丝线给破除。”

    “一根根破除?不是吧?”战晨看着那禁制上缠绕在一起的丝线,都理不清到底多少根,怕是有几万吧。

    “我也没想到这上面所下的禁制会这么多,先从最外边,一个个地开始吧。”

    战晨沉吟了一下,点了点头,就控制着破阵子中的力量朝着最外层禁制上的一条灵丝逼去。

    破阵子内含破禁阵法,得到他真气支持后,就与禁制上的那条灵丝碰撞在一起,消磨着它上面的能量,渐渐地,那条灵丝变得模糊不清起来,最终完全消失了。

    直到此时,战晨才松了口气,拭去额头上的汗水,控制着破阵子,朝着另一条灵丝撞去……

    不一会儿,战晨便感觉自己浑身的真气都耗尽了,不得不停下来,一阵苦笑,耗费了那么多的时间,才破除了10条灵丝,这对于丹炉上的禁制来说根本就是九牛一毛。

    要破解完这上面的全部禁制,还不知要耗费多少的精力,多少年的时间。

    这时,又听惊魂童子在一边给他打气:“主人,不要灰心气馁,别看这上面的禁制很复杂,但只要您抱着滴水穿石的意志,我相信终有一天您能够将这些禁制全部破除的。况且您目前修为尚浅,假若他日,主人您能突破武尊、武王乃至更高的境界,就能开启破阵子更大的功能,到时候破解禁制的速度就会呈现几何倍数地增长!”

    战晨点了点头,答道:“我晓得了,不如这样,我的修为也达到了一个瓶颈,要想短时内突破武尊希望也不大,就专心用这破阵子来破解丹炉上的禁制,也未尝不是一种修行呢?”

    于是他掏出一枚灵霄丹,塞入口中,就开始运行《金象真决》一方面补充逝去的真气,另一方面也来夯实自己的修为。

    待到恢复真气之后,他又拿起破阵子来,开始破解丹炉上的禁制。

    就这样日复一日,战晨在这枯燥而单调的活动中度过了一年多。

    但这种付出并不是没有回报的,除了修为上的提升,他还有了意外的收获。

    修炼室中,战晨一手握着破阵子,一手捧着丹炉,正在破解上面的禁制。与一年前相比,丹炉之上的禁制似乎并未减少多少,但战晨心中却明白,自己已经破解了不知道多少条禁制。

    原先那些纵横交错,似乎杂乱无章的灵丝,如今在他的眼中却不是这样。不知什么时候,他感觉到了这些灵丝的排列和结合都有一定的规律,甚至是蓄含着某种深刻的道理一般。

    更神奇的是:有时他破解了一根灵丝,但原处却马上又会出现同样的灵丝,若自己不甘心再去破解掉它,原处的灵丝还会再长出来,似乎无穷无尽一般;但有的时侯,他只破解了一条灵丝,就会伴随着附近几十上百条灵丝的消失,甚至有一次,自己只是破解了一条灵丝,丹炉最外头的一整层禁制全部都消失了。

    那时候,他就大胆猜想,每一道禁制中一定包含着一个关键点,只要抓住这个关键点,整道禁制就会迎刃而解,只是那些禁制其中的原理他并不明白,也无人给他指点罢了。

    如今,他闭上眼睛,脑海中都会有无数根灵丝在自由地排列重组着,形成一道道禁制,这些禁制仿佛活过来一般,深深地融入到他的脑海之中,埋藏到他的潜意识里,成为一份巨大的秘藏。

    战晨不知道的是,他无意间正在掌握着一项了不得神通,只不过这项神通对于目前的他来说,还为时尚早。只有待到他成为入道仙人之时,才会向他完全开启,到时候他凭借着现在破解禁制的经历,就可以比其他人走得更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