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六十章 暗战

连天红2018-07-21 21:40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你再说一遍!”原本优哉游哉坐在椅子上,听着小曲儿的王寅,一下从座位上跳了起来!

    使得站在他跟前的一个修为仅有武师中阶的武者冷汗直流,不得不再重复了一遍:“蓝洪长老要我传话给您,战晨完好无损地回来了!”

    “他是怎样从林动手中逃脱的,又是怎样从魔宗的重重包围中突围的?”王寅眯缝着眼睛看着门庭外,那云雾缭绕的天空,质问道!

    可惜,没人会回答上他心中的疑问。

    良久之后,他才回过神来,却有点不知所措起来,他曾谋划过多少次阴谋,暗害过多少个天才,无不成功。可就是这个身份和修为都很低微的战晨,却两次逃脱了自己的掌控。

    “这绝对是个可怕的对手!”说这句话时,他的身体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颤。

    不过随后他又放声大笑起来,喃喃自语道:“对啊!我怕什么?哪一次不是我算计别人?必须想一个办法,彻底踩死这头小强!趁他还不够强大的时候。”说到这里,王寅眼中闪过一道狠厉之色。

    吓得站在他旁边的那个武师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正当王寅算计之时,战晨却来到了飞云殿中,跪拜在赵贺跟前。虽然赵贺早已得知战晨幸存的消息,但是见到他本人以后,还是喜出望外。

    战晨低头大声叫到:“不孝徒儿,给师傅请罪了!”

    “快起来!”赵贺急忙上前扶起了他,这个徒儿跟他处的时间虽然不长,但最得他心,刻苦努力,基本上都已将自己的炼丹技艺掌握到手了。他早已经将战晨当成了自己的唯一传承人。

    战晨起身以后说:“让师傅挂心了,我这么长时间才回来看您。”

    赵贺却非常理解他,叹了口气说:“我明白你一定有自己的苦衷,但你要做好准备,宗主也许会找你?”

    “宗主找我?”战晨十分惊诧。

    “不错,你是那次秘密任务的唯一幸存者,厉老儿一定会找你询问情况的。”

    战晨深以为然,如今他更需要思考的是,如何编造一份这一年以来的经历,有些秘密是不好向厉剑书说出来的。

    “快跟为师说说,你这一年是怎么过的?”赵贺又关切地问。

    于是战晨就现炒现卖起来,将除魔小队如何陷入了厉鬼门所设的圈套,钱虎如何掩护他们进行突围,自己历尽千难万险,逃了出来,却身负重伤,落入大海,却幸运地被过往的船只救起,辗转反侧,花了整整一年才最终回到宗里这一过程大略地说了一遍。

    很显然,这些话都是半真半假的,不是他不信任师傅,而是在如今的情势下,还是小心一点为妙。

    赵贺听了这些也唏嘘不已,两人又寒暄了几句,就分别了。

    这天夜里,战晨果然受到了历宗主的召见,小心翼翼地跟着一位内门弟子,来到了兰陵峰上,一入眼的却是一个宏伟的大殿,上面写着三个金色大字“兰陵殿”。

    这个大殿的规模足足是自己所熟悉的飞云殿规模的三倍有余,他心中暗暗想到:“这恐怕就是内门弟子口中常说的,宗内议事决策的主殿吧。”

    他正想往里面走,却听前面的那个内门弟子说道:“战晨师兄,宗主大人不是在这里,而是在后面的庭院里。”

    他这才尴尬地点了点头,又跟着他从旁边的小径绕到了大殿后头,又看到两座高大建筑,它们分别是传功阁和宝库。

    战晨盯着它们眼中闪过一丝渴望,传功阁中存放的是整个金象宗最上乘的武学,只有掌门和太上长老有资格宣布开启;而宝库里面存放着金象宗收集而来的全部财富,所有强大的法宝、高级的丹药、灵药什么的都在其中,听说那里面随便拿出一样东西来,都能帮助武者迅速强大起来。

    当然传功阁和宝库都有一位修为高深的长老镇守,平时是无法进入的。

    战晨也只能是看看,继续跟着那弟子往后面走去,就看见一座美丽的庭院建在最后面,庭院中灵花异树,小桥流水,宛若仙境一般。

    其中灵气充沛,更是形成一道道灵雾,飘散在空气中,触手可及。他心中暗暗赞叹,宗主的待遇果然就是不一样!

    他又跟着前面带路的弟子步入其中,又穿过一条条花间小径,远远看到一处凉亭,亭子里坐着一个男子,似乎在品茶。

    这时,就见带路的弟子转过头,对他说道:“战晨,你过去吧,厉宗主就在前面等着你!”随后就转身,向着庭院外走去。

    战晨稍稍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就缓步走上前去,来到凉亭中,当即下拜,叫道:“弟子战晨,拜见宗主大人。”

    “嗯,你起来吧!”一个声音缓缓说道,语气中自然而然地带着一丝威严。

    战晨这才起身一看,映入眼帘的是一个英俊不凡的中年男子,他剑眉星目,鼻梁峭拔,颧骨突出,嘴唇宽厚,不怒自威。这就是掌控着金象宗三万多人的一代宗主——厉剑书。

    战晨在看厉剑书的同时,厉剑书也在打量着战晨,在他眼中,战晨是一个青年英俊,性格沉稳刚毅的形象,最难得的是他不卑不亢,却又显得恭谨有礼的那份独特气质,给他以很深的印象。

    于是他便问道:“你就是战晨?”

    “是的。”

    “可知道,我今天找你所为何事?”

    “弟子明白。”

    “好,我们不用废话,你把你所知道的,一年前所发生的事情都讲一遍。”

    于是,战晨就按照早上自己说给赵贺听的故事,又给厉剑书原原本本地重复了一遍。

    在他说话的时候,厉剑书的目光却始终盯着他,给他一鼓很深的压迫感。战晨心里却明白,这是一种警告,甚至是一种胁迫,逼他要说真话。

    这使得他的心怦怦直跳,但表面偏偏还要保持住一切如常。

    直到他小心地编完故事以后,厉剑书才缓缓闭上眼睛,脸上露出沉痛之色,喃喃自语道:“钱虎,你真是好样的,你的努力不会白费!”

    过了一会儿,他又睁开眼睛,对战晨说道:“战晨,我大致已经知道了情况,你可以回去了。”

    战晨如蒙大赦,点了点头,就迅速退出了庭院。凉亭之中又恢复了平静,只剩下厉剑书一个人还坐在那儿。半晌之后,他忽然微微一笑,对着空气说道:“这个战晨真不简单,有意思!”

    离开兰陵峰后,战晨就匆匆回到自己的小院,直到关起门来,才长长地松了口气,别看今天夜里他与厉剑书之间似乎风平浪静,但实际上却在暗自对决。

    他述说的过程,厉剑书一直朝他施加压力,寻找他的破绽,以此来判断自己所说的是否是真的,不过幸好都被他成功地应付过去,没有出什么纰漏。

    接下来似乎也证明了他的猜想,一天、两天……直至一周过去了,厉剑书就再也没有找过他。战晨也逐渐恢复了他的修炼轨迹,努力地掌握着《金光剑》,指望着它有朝一日能在实战中绽放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