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二十章 收获

马一角2018-07-21 20:32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风云用手在身体两侧一撑,准备坐起来,却发现手下一软,似乎身下的石板变成了软泥。

    他低头一看,赫然发现他的两只手已经深深地陷入了石板之中。

    “这是怎么一回事?”

    风云试探着将右手从石板中拔出来,碎石飞溅,一些滚落到了地上,发出了啪/啪的轻响。

    石头没有变软。

    碎石撞击地面的声音让风云意识到,他身下的石板并没有发生任何变化。

    石头没有变化,那么出现变化的就只可能是他自己了。

    他将左手也拔了出来,捡起了一块指头大的碎石,放在了掌心,右手覆盖上去,轻轻一压。

    噗!

    他的掌心中立刻发出了一声轻响。

    他摊开了手掌,掌心的碎石已经完全变成了粉末。

    探手向身下的石板一抓,五指轻松地插了进去,几乎没有遇到多大的阻力,就像插/入了柔软的沙子。

    五指微微发力,收拢,石板就出现了一个坑洞。

    手指继续收拢,石屑开始从他的指缝间纷纷落下。

    身体已经变得这么强大了?

    风云先是微微愣了一下,紧接着就露出了抑制不住的狂喜。

    他已经预想到他的身体会出现变化。

    经过了这么一番折腾,身体不出现变化是不可能的,只是他没有想到他会变得如此厉害。

    抓石成粉,这是他做梦也没有想到的。

    他纵身跳到地上,结果又遇到了麻烦。

    他的双腿深深地陷入了地面,直接没过了脚踝。

    他并不在意,将双脚从地下拔出来,向门口走去。

    抓住门框,一拉,结果门被他整个拽了下来。

    这个时候,他才意识到激增的力量带给他的困扰。

    他根本无法控制力量大小,不经意间,就会造成很大的破坏。

    “真是有一利必有一弊。”

    风云摇了摇头,迈步走出了屋子。

    为了避免造成不必要的破坏,他尝试着控制力量,走得很慢。

    “云哥,你已经全好了?”

    贝看到了风云,欢呼了一声,就向他扑了过去。

    “已经完全好了。”

    风云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别过来!”

    下一瞬间,他的脸色陡变,发生了一声大喝。

    他的脑海中突然出现了被他抓穿了的石板,踩出深坑的地面以及被他扯坏了的门。

    他意识到他现在还无法准确控制他的力量。

    贝和他有了接触,万一他没有把握好力量,伤了她,他可就后悔莫及了。

    风云的大喝起到了作用,贝微微愣了一下,下意识地开始控制前冲的势头。

    只是她见到风云太高兴了,冲得太猛,已经刹不住了,在惯性作用下,她依旧向风云冲了过去。

    她本能地伸出了双手,希望风云能够扶住她。

    风云却没有这么做,相反,仿佛见到了蛇蝎一般,一下子跳了出去。

    他跳得有些远,一下子跳出去接近十丈远。

    贝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她哭了。

    她会哭并不是因为摔疼了。

    不久前,她以为风云得了急病,背着他去见巫,路上摔了好几跤,还要保护他不被摔伤,给他当肉垫,被现在可痛多了,她都没有哭。

    她哭是因为风云竟然吼她,还躲开了,眼睁睁地看着她摔在了地上。

    她本不想哭的,但是眼泪却不受控制地流了下来。

    风云走了回来,想靠近贝,将她扶起来,又不敢。

    原本贝看到风云向她走过来,心中禁不住想,要是他将她扶起来,她就原谅他了。

    结果他的表现却让她更伤心了。

    她从地上爬起来,狠狠地盯着风云一眼,转身,向远处跑过去。

    风云不禁想起了第一次见到贝的情景,她看它的眼神和现在一样,充满了凶悍,就像一只小豹子。

    “贝,你等一等。听我解释。”

    贝根本不听他的解释,跑得更快了。

    风云露出了苦笑,对着不远处的暴和雷说道:“暴叔,雷哥,我不是有意要伤害贝的。”

    “我知道的。你这么做其实是为了保护她。”

    暴点了点头,露出了理解的表情。

    雷则没有做出回应,他在发愣,双眼直愣愣地看着地面。

    地面上有一个大坑,是风云躲避贝跳开时留下的,接近一人深。

    原本贝是应该摔在坑里的,风云踏破地面时产生的冲击波将她推到了一边。

    “雷小子,发什么呆呢?还不去看住贝。她要是出事了,小心巫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暴探手在雷的肩上重重地拍了一掌,将他从震惊中唤醒了。

    “我这就去。”

    雷点了点头,不过在离开前,他看着风云,说道:“暴叔说你会一举超越我,我原本还不相信,现在我信了。我承认我不如你。”

    被风云踏出大坑的地方非常结实,泥土中混着大量石块,雷很清楚,以他的力量,全力一踏,也是绝对造不成这么大破坏的。

    如果他催动图腾之力,也许可以做到,但是风云明显没有使用一丝一毫的图腾之力,完全是依靠身体的力量。

    他输了。

    他的声音中充满了苦涩,还有一丝颓废。

    他是部落年轻一代中的佼佼者,受到人们的拥戴,正是春风得意的时候。

    风云却给了他当头一棒,将他从云端无情地打了下来。

    他毫不留情面地告诉他,他苦练近十年所取得的成就,他想超越就超越,不费吹之力。

    这对他的打击显然是太大了的。

    “雷哥,你大可不必如此。我只是走运,你可是实打实的真本事。我对是很钦佩你的,真的。”

    雷没有说话,只是摆了摆手,就去追贝了。

    风云看着雷透出颓废的背影,露出了一丝歉意。

    “云小子,你不必觉得内疚。人与人之间的差别一直都是存在的,只是一些人看不到,或者是看到了,装作没有看见而已。”

    “我只是觉得这对雷哥有些不公平。”

    “公平?什么是公平?我看这对他没有什么不公平。”

    暴出乎风云预料地发出了一阵冷笑。

    “暴叔,你这么说是不是有些过了?”

    风云微微皱起了眉头,觉得暴有些过分了。

    “我不怪你。”

    暴没有生气。

    “云小子,你大概还不知道我和雷的关系吧?”

    “我还真的不知道。”

    “我和雷的爷爷是同一个狩猎队的,那时还是在雷泽。不说这些了。我们是很好的朋友,我救过他的命,他也救过我。”

    暴露出了思索的神情,显然是在寻找相关的记忆。

    风云没有说话,静静地等待着。

    过了一小会,暴开始继续说:“我们约定不管是谁先死了,都要照顾彼此的后代,并培养他们。雷的爷爷在五十年前那场偷袭中死掉了,我就决定培养雷的父亲。”

    “他很努力,但是他的天赋不好。一直也没有能够突破,成为中级图腾战士,直到他被黑狼兽吃掉了。我信守承诺,接着培养雷。”

    “他的资质比他的父亲好多了,甚至和他的爷爷差不多。他的爷爷可是部落鼎盛时最强大的战士之一。当然了,比起我来,还是差了那么一点点。”

    “原本我以为他能够成为他爷爷那样的战士,甚至很有可能成为部落返回祖地以来第一位高级战士,但是他太让我失望了,竟然嫌我的训练太苦,还几次三番地逃走。”

    暴的脸上露出了愤愤然的表情。

    “怕吃苦,要想获得成就哪里有不吃苦的道理。比如云小子你吧,雷小子,只看到你超过了他,但是他却没有看到你吃的苦,承受的巨大风险。所以你根本不用过意不去,这是你应得的。”

    暴的眼力很好,从风云的表现上已经敏锐地意识到他取得的成就已经超过了他的预估。

    作为过来人,他非常清楚,任何额外成就的获得,都是必须要承受大风险,吃大苦头的。

    “暴叔,你太抬举我了。我只是不甘心放弃罢了。”

    “雷小子就少了你这种不服输的劲头,否则他现在至少也是中级战士了,哪里还会这么不上不下地吊着。想想就让人来气。”

    “暴叔,其实你还是很关心雷哥的,只是他不知道而已。”

    “我为什么要让他知道?知道了,他更加不会努力了。”

    “暴叔,我觉得你最好还是让雷哥知道你的心意,说不定他就会有所改变。”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暴叔,之前都是你在雷哥的背后赶着他向前,他心中难免有抵触,但是他要是知道你是真的关心他,这种抵触就没有了,而且还会为了不辜负你的期待,奋发努力。”

    “会有这种可能吗?”

    暴似乎不太相信。

    “被人赶着走和自己想向前走可是大不一样的。暴叔,你不妨试一试。你要是不方便说,我去跟雷哥说。”

    “你说的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

    暴陷入了沉思。

    “不过你先不要告诉他。我要看一看你对他产生的刺激有没有效果。要是没有,你再去说也不迟。”

    “暴叔,你就放心吧。说之前,我一定先告诉你。”

    “好。”

    暴点了点头,露出了笑容。

    “云小子,你现在是不是很苦恼,不知道该怎么控制力量?”

    “暴叔,你有办法?”

    风云眼睛一亮,正是打瞌睡,来了枕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