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5章 正常人的生活

一鸣风云2018-09-27 12:31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夜里,杜峰坐在出租房的阳台上。

    清冷的夜空似乎今夜有雨水降落,杜峰看着天空那有些晦暗不明的星斗,北斗七星弯弯的斗柄指向西南方向,时处二十四节气的处暑。

    杜峰走进屋子,恭恭敬敬的取出一个用红色丝绸包裹的药丸。

    慢慢打开,说是药丸不过只是肉眼可见的一小点。

    要知道这是将一粒药丸分成了二十四份,如今剩下的乃是最后一份。

    一年前,自己刚从秦岭深处狼狈逃出,那个时候的自己已经奄奄一息,油尽灯枯。甚至杜峰以为自己就会这样死在莽莽大山之中,可不知道过了多久,等到他再一次醒来的时候却是在一个古老破旧的木亭之中。

    当时的他躺在亭中,入眼处还站着一个人,这个人身材干瘦,穿着一身长袍,胡须苍白,满头的白发。

    老人转身,当时的杜峰看不清他的脸,只说与他有缘,便赐他一枚药丸。

    还说药丸分二十四次,按照二十四节气到来当日的夜里和无根水服下。

    如果一年之后,身体恢复,可进入终南山,自会相见!

    当时杜峰吃下药丸二十四分之一当即心绪稳定,恢复最基本的行动能力,当时杜峰走出那片大山的时候,山中阴气很重,还能随处可见地上和枯叶上满是露珠,时值白露!

    这两日杜峰早已准备好了无根水,此刻并未有任何的犹豫,将最后一小块药丸和着无根水服下。

    当即感觉到一股清凉之气进入自己的身体,原本身体之中还有多处创伤,但这一次完全的恢复,头脑也是清明了不少,许多之前忘记的知识也在这一刻记忆清晰。

    紧握双拳,杜峰感觉那久违的力量又一次完全的恢复了过来。

    这个过程足足持续了几个小时,等到药力完全的融入身体之后,杜峰才缓缓的吐出一口气。

    浑身已经被汗水彻底的浸泡了一遍,同时也有着一股股的恶臭随着汗水排除身体,淤血杂质此刻完全的附着在的皮肤上。

    起身洗了澡之后,顿感觉一身轻松。

    杜峰握了握拳头,随手挥舞了两拳,虎虎生风。看来在秦岭腹地遇到的那神秘老人,是一位真正的绝世高人,之所以这一年来杜峰都住在终南山之上,就是为了想要再一次遇到这个老人,却再也没有遇到。

    不过这一年里,杜峰倒是想通撤了许多的事情。

    现在回归都市也并不是什么坏事,原本自己在部队的生活就与现实生活太脱节了。正如首长所说的,和自己同龄的人现在都正在读书呢。

    读大学,杜峰之前从来都没有想过,也许这一次的重生,就是让自己体会一下正常人的生活。

    挺好的……

    躺在床上,杜峰很快入梦。

    他又一次来到了那么梦里,终南山上,有着亭台楼阁,山间雾气蒙蒙,清泉石上流。

    老人看着他微笑,却是并不言语。

    这一年来老人说过的几句话,杜峰不知道在脑子里回忆了多少遍,等到今日这一粒药丸服用完了,自己身体真正的恢复了他才明白当初老人离开时候所说的那句话的深意。

    “自己一生只收过两个徒弟,越人已去,望你保重!”

    越人之前杜峰一直没想起是谁,可在今日身体恢复的那一刻,他便想到了古时的秦越人。

    豁然之间睁开双眼,杜峰深深的吐出一口气。

    “原来老神仙所说的缘是医道。”

    窗外电闪雷鸣,一场秋雨来临了。

    杜峰的心中却是突然之间有了接下来要走的路。

    ……

    第二天,杜峰刚一起床便接到了一个电话,电话是之前在蜀川第一人民医院的副院长方同生打来的。

    “先生,你现在有空吗?”

    声音很是客气。

    “方医生,陈阿姨情况怎么样?”

    杜峰这几天其实一直担心队长母亲陈雪莲的病情,但因为自己身体的情况所以并没有去看。不过这个时候的杜峰身体已经恢复,所以杜峰准备去医院一趟。

    “陈雪莲女士已经完全好了,并且昨天下午便已经出院了。”

    “出院了?”

    “是的,原本陈雪莲女士醒来的时候我就要给你打电话的,但是被她阻止了,她说……暂时不想见你,我……”

    方同生说话的时候有些紧张。

    生怕惹得杜峰的不悦,毕竟他可是有着重要的事情要求着杜峰。

    “没事,我知道了!”

    “那个,杜先生,我……”

    “方医生,你还有什么事情吗?”

    杜峰听得出来这个蜀川第一人民医院的副院长似乎有着什么难言之隐。

    “那个,杜先生,我这里有一个病人,希望你能出手。”

    “等过段时间吧,我暂时有其他的事情要做!”

    “好,好,那我等你电话。”

    方同生对于杜峰的没有拒绝的其实十分的高兴,在他眼里这样的人一般是不会出手的,毕竟这些人可都是国家的精英,但病人可是一个身份地位都很重要的老爷子的孙女,他不得不如此的谦恭的开口。

    好在杜峰并没有直接拒绝他。

    杜峰挂了电话,揉了揉太阳穴。这些年杜峰一直都在部队之中,每天除了执行任务便是训练,打打杀杀的过了七八年,现在的杜峰突然一身轻松,决心好好去上上大学,顺便让自己更好的融入社会。

    不管在什么地方,都能为国家尽一份自己的力量。

    看了一眼自己这个杂乱的出租屋,杜峰便有些头疼,当即起身出门,准备出去看看现在社会的人和事,顺便买点生活用品,毕竟自己现在要在蓉城扎根住下来,还有几天就开学了,杜峰要尽快的适应一下自己这个年龄人的生活状态。

    让杜峰有些没有想到的是,就在杜峰一出出租屋,就感觉有人盯上了自己。

    军人的敏感和直觉让杜峰瞬间警惕起来。

    在距离杜峰出租车不远处的一辆的面包车里,一个尖嘴猴腮的男子当即拿起了手机快速的拨打了一个号码。

    “虎哥,这小子终于出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