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75章论天下《求打赏,求推荐票!》

步梵2018-09-26 03:58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千里暮潮,满目青山夕照明,满天霞光,晚风拂柳。

    虎牙庄外。

    一道雷鸣般的马蹄声响起,庄子高台上的民兵遥看远处,发现四人正策马向庄子奔袭而来。

    “赶紧通知,有不明来客向庄子奔袭而来!”高台上的一名民兵对着身后的民兵说道。

    “公子,前方就是温伯牙的虎牙庄!”

    “乡野之地有此雄伟壮观,匠心独运的庄园,乃凡人之地!”

    楚非梵驾马缓缓来到虎牙庄大门口,只见数十名手执长矛的民兵从庄子里蜂拥而出,将他们四人合围起来。

    “来者何人!”

    “来我虎牙庄,欲以何为?”

    一位手执折扇,公子装束的素衣少年从庄子中走了出来,灵动的眸子注视着楚非梵几人,声音冷漠的问道。

    楚非梵定神看了眼面前的少年,脸颊上腾起一抹笑意,心中暗语:“温初月,虎牙庄庄主温伯牙的掌上明珠?”

    “劳烦通报,我家公子求见贵庄庄主!”

    嘉靖神情平静如水,精明的眸子掠过一道寒芒,声音淡然自若的说道。

    “求见庄主?”

    “我们虎牙庄从来都是避世不争,远离世俗的喧闹。公子贸然前来,想必是另有原因吧!”

    温初月一眼就看出楚非梵绝非凡夫俗子,他身上隐约中散发着一股强大的气势,给人一种望而生畏,心有余悸之感。

    “姑娘,何须明知故问?”

    楚非梵淡然的声音响起,温初月脸颊上腾起一抹紧张之色,她无法理解自己是哪里漏了破绽,他可以一眼看出自己女扮男装。

    温初月刚准备再次开口时,身后一位民兵疾步上前在她耳畔低语了几句,她俏脸上腾起一抹敬畏之色。

    “全部退下,让公子进入庄子!”

    一声令下,数十名手执长矛的民兵全部退下,楚非梵几人纵身跃下马背,只见温初月抬首示意身后的几名民兵将他们的马匹牵着向后面的马厩走去。

    “公子请吧!”

    温初月莲步轻启走在前面带路,嘉靖紧跟在楚非梵的身旁,神情不悦:“公子,这温伯牙只是山野村夫,公子亲临他竟不亲自出来相迎,简直太狂妄无礼了。”

    “嘉爱卿何须动怒,古来凡有大智慧之人,性格都比较古怪,再说他身为这里的主人,我们亲自去拜访下也无可厚非!”

    楚非梵心中暗想古代三国时期刘备为了请诸葛亮出山,尚且三顾茅庐。如果这温伯牙当真为一方人杰,自己亲自去拜访他有何不可?

    “咯吱!”

    一道开门声响起,温初月欠身行礼请楚非梵进入,剩下的人全部被拒之门外。

    楚非梵起身进入木楼之中,定神看去一位强壮之年的男子端坐在木案前面,香炉之中袅袅雾气腾起,空气中弥漫一股淡雅的清香之气,轻轻嗅之沁人心脾。

    “公子,请上座!”

    温伯牙抬手示意楚非梵坐在自己对面,凌厉的眸光打量着楚非梵,声音淡然的说道。

    一樽煮酒,二人对坐。

    “庄主,真是好雅兴啊!”楚非梵淡笑一声,客气道。

    “公子谬赞!”

    “公子日理万机,傲世天下,今入我山野庄园所谓何事?”

    温伯牙抬手拂袖,轻轻抬起手中的酒壶,将香气四溢的酒水倒入楚非梵面前的酒杯之中。

    “庄主邀我前来,现在为何有此一问?”

    楚非梵举起面前的酒杯,抬手轻饮一口,冷峻的脸颊上噙着一丝笑意,声音淡然的说道。

    “哈哈,公子可真是快人快语!”

    “其实邀公子前来就是为了小女和雷将军之事,小女钟情雷将军,在下得知将军在公子手下谋职,所以希望公子可以成人之美。”

    听到温伯牙的声音,楚非梵这次明白原来是温初月那个假小子喜欢上雷武锋,所以才将他藏于庄子之中。

    “天公作美,龙凤和鸣,吾岂有不答应之理!”

    “不过今见到庄主,知庄主绝非普通之人,所以有三件事情想和庄主探讨下!”

    楚非梵凌厉的眼眸注视着温伯牙,只见他依旧云淡风轻的样子,神色从容淡定,抬手道:“不知公子是想问乾坤中的事情,还是乾坤外的事情?”

    “庄主认为紫楚国和风云国这场战役,结果会如何?”

    “紫楚可胜,风云必败之!”

    “为何?”

    “虽今风云国统雄兵数十万,上将千员,欲与吾会战于风阳城外。紫楚国是兵力薄弱,但历经多年的侵略,奴役,紫楚军民早已经对风云国深恶痛绝,所以士兵士气旺盛,战之能胜这是其一。”

    “其二,风云国早已不复当年,皇上多疑成性,朝中两王争储,朝外百官贪婪,整个风云国已是千疮百孔,国之将倾,何人能医?”

    “其三,公子强悍如斯,何人能挡汝之锋芒?吾策马纵横天下,何愁区区风云小国?”

    “风云国皇上冢中枯骨而已,吾早晚必擒之。早晚有一日溥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楚非梵霸气凌天的声音响起,举起面前的酒杯,仰头一饮而尽。

    “如天下无汝,何人敢称王?”

    温伯牙轻抿一口杯中酒,神情敬畏的注视着楚非梵,声音铿锵有力的说道。

    “庄主早知吾之身份,寡人有一事不明,大丈夫生于乱世,当带三尺剑立不世之功,庄主为何愿意栖身在这乡野之间,做一个散漫之人。”

    “是呀!大丈夫生居天地间,岂能郁郁久居人下。然天下城池,诸人分之,何人才是天下共主?”

    “庄主如果不嫌弃可随寡人一起共商天下之事,寡人愿拜庄主为相,不知庄主意下如何?”

    楚非梵神情坚定如铁,眼眸中闪烁着一抹渴望之色,声音雄浑有力的说道。

    “皇上纵横天下,草民何德何能可拜相,如皇上不嫌弃草民愿意紧随左右,为皇上效犬马之劳!”

    “砰!”

    温伯牙骤然起身准备向楚非梵行礼,却被他身后拦了下来,神情兴奋的注视着他。

    “寡人有伯牙的相助,何愁不能成为天下共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