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97章 再设宴鄙人李岩

隔壁的小蜥蜴2018-09-26 03:49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自从上次设宴之后,士徽对设宴其实还是很抵触的。能够把木华黎和纪昀给刷出来固然不错,结果还刷出了二张和李世民。关键是后面三个还直接跑了。

    二张不说,直接就跑过来给自己惹麻烦。李世民更是不知所踪,在此之前还有一个武元庆,青铜级以上的文臣武将,都带着不稳定性。

    于是他这段时间,也就是隔几天花个100单位黄金,直接招募一次。不过大部分都是招募出白板级的文臣武将,青铜级的有一个,乃是天波府杨家子弟,不过却并非嫡系,大概只能算是系统创造出来的族人NPC,叫做杨晋的,如今在士壹麾下听用。

    之后运气好,招募到南霁云,垫刀垫得多就是不同,居然把这位名将招募出来。关键他本来就是寒门出身,要招募起来并不困难。

    “来吧!难得如今运气好,好歹能招募一个青铜级的也不差!”士徽咬了咬牙,在获得封赏之后,找了个借口出了城。

    眼看左右无人,这才在脑海之中选择客栈,在‘设宴’上面由于一阵,最终摁了下去。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不到十秒钟,第一个客人到来,乃是一个白板文士,擅长数算,水平大概在六年级上下,也能凑合着掌管钱粮,其他的就不擅长了。

    第二个客人到来,乃是一个武将,拿着一把斧头倒是威猛,依然是个白板武将。

    第三个到第九个,客人陆续到达,让士徽不满的是,结果全都是白板级的人才。士徽觉得‘不对啊’,LV2的客栈,钻石概率0.01%,黄金概率0.99%,白银概率9%,青铜概率15%,黑铁概率20%,白板概率55%。自己运气再差,也不能九个都在这55%上面吧?!

    要不怎么他总怀疑自己有非酋血统,这样的概率还连抽九个白板。好在按照规定,十个里面好歹有一个青铜以上,否则他都要怀疑人生了。

    宾客陆续落座,唯有最后一人没有到来。心中不免‘咯噔’一下,暗道不会又要跳票。

    这个想法刚有,结果大门开启,一个文士从招贤阁出来,缓缓走下楼来。看来宾客已经陆续落座,不免有些歉意,上前拱手道歉:“李某可来迟否?”

    “不迟,刚好,还请李兄落座!”士徽看了看他的属性,愣了两秒,随即堆砌起笑容,示意对方落座。此刻的他什么烦恼都已经没有,前面九个果然都是垫刀,目的就是为了这个人出现。

    李岩:20岁,原名李信,天启年间举人,有文武才,李自成麾下军师。为陈留郡雍丘县豪绅子弟,游学至此;武力72(巅峰84);智力81(巅峰93);统御60(巅峰87);政治77(巅峰85);角色等级:白银。

    有时候士徽觉得,这个武将品级其实并不能说明什么。岑溪的武力也才87点,不过别人潜力道92点,只要愿意努力,未必不能进入黄金级别。

    又比如说李岩,看起来没有一个过90,不过他具备过90的潜力,关键智力和政治潜力都很高,难得武力和统御的天赋也不低。如此全能型的人才,的确非常少见。

    关键此刻他,身边的确缺乏一个能出谋划策的谋士!

    李岩闻言客气了句,随即落座,他游学至此,听闻有人重金设宴,邀请天下猛士俊杰前来赴宴,顿时来了兴致,于是便前来参加。

    看到宴席主人,首先是觉得年轻,身上还有军旅的气息,应该是个武将。不过显然不是那种粗俗之辈,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很有礼貌,一看就是大家族子弟出身。

    所有人落座,那么第一步也就安全了。连落座认识的机会都不给就走的,士徽还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只要落座,那么就算谈不拢,那么也不会被随便传送出去。若是李岩真的不为他所用,大不了一刀砍了便是。

    “开宴!”后厨高呼一声,陆续有酒菜端了上来,精美的菜色和香醇的美酒,让这群宾客吃得非常尽兴。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宴席自然撤去。人却留了下来,显然意识到士徽设宴,不可能真的只是为了请他们过来吃一顿。

    “自我介绍一下!”士徽朝着众人行了一礼,“我乃交州刺史,都亭侯士燮三子士徽,觍为大汉东中郎将!此番设宴,也是希望能够招揽一些人才,在军中,或者在我父亲麾下效力!各位既然赴宴,那自然是自负有些能力之人,不知道各位都在哪方面见长?”

    九个白板级文臣武将纷纷自报家门,然后说出自己擅长的地方。他们的才能并不算很出色,甚至在这个领域也不算很出彩。难得是本能的想要投靠士徽,其他倒没多想。

    九人汇报完毕,士徽看向李岩,后者笑了笑,拱手说道:“陈留雍丘县李岩,今年刚刚及冠,父亲曾经在朝廷为官,奈何得罪十常侍遭到罢官。李某自由习文学武,武学方面造诣只能算还好,文采方面,倒还拿得出手。”

    “哦,既然李……李贤弟文才武略,士某考校考校如何?别看我是个武将,也拜入郑玄门下,算半个文士。”士徽提议道。

    “哦,居然是康成公门下高徒,李某却是班门弄斧了。”李岩闻言,顿时有点惭愧。在当代经学大师门下高徒面前,自称文采不错,那就有点吹嘘过头了。

    “哈哈,李贤弟无需如此,士某拜入恩师门下,也不过三个月,论文采不如你!”士徽却是大大方方的说道。

    “学无前后,达者为先。士兄要考校,尽管来便是!”李岩也没嘲笑士徽的意思,只是示意他可以考校。

    士徽倒没有真的考校他儒家经典的问题,毕竟他自己都未必能够弄得懂。于是就一些经典战役,还有一些治政的问题进行询问,李岩都对答如流。这个结果他并不意外,若是答不上来,反而对不起他那智力和政治属性。

    只能说他之前,大多都是父亲传授,还有就是自学,并未有好的老师,否则属性甚至可以更进一步。饶是如此,现在的表现已经非常出色。

    “李贤弟治政能力非常好,不过兵法韬略更胜一筹,我麾下尚缺一谋主,李贤弟可愿意来帮我?”士徽起身,来到李岩面前,郑重一拜。

    “将军如此看重,李某岂能不尽全力?”李岩见状倒也颇为感动,起身回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