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96章 士徽升迁欲设宴

隔壁的小蜥蜴2018-09-26 03:49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灵帝这些年搜刮的银子,其实都储存在十常侍手里。内帑一直不足,是以新君登基,刘辩身上的龙袍,都还是灵帝以前的旧衣服。

    宫里的用度更不必说,逐渐的吃饭都出了问题。何后和刘辩要过日子,都要十常侍出手资助,只是他们母子根本不知道,这些原本就是灵帝的储蓄。

    是以当士燮送来了修宫钱,何后会如此动容,并非没有道理。拿到金钱之后,何后立刻开始做好安排,把每一分钱都落实到实处。

    如此一来二往,就花费了五六天的时间。刘辩好歹是穿上了属于他龙袍,尤其是士燮送来了不少交州的特产,尤其是类似檀香、沉香之类的香料,龙袍被熏得香喷喷的,刘辩上朝都变得有了精神。

    “母后!”刘辩还算知恩图报,于是找到了何后,“士燮早些时候发来的奏折里面,不是提到,负责进攻赵嘉的,便是交趾都尉士武吗?记得里面有写,做出走海路计划,同时奇袭番禺,并且将赵嘉诛杀的,乃是士武名下的杂号校尉士徽……士燮的赏赐已经给出,这士徽,这段时间在交州的表现也很出色,不若也进行封赏?”

    “嗯……”何后看了看刘辩,知道他是感激士燮,不过想了想也有道理,士燮虽然有大功劳,不过士武和士徽也有功劳。士武已经被士燮任命为交州司马,主管交州军事,这个结果已经很不错,士徽为校尉,依然在士武麾下,的确并未封赏。

    “那以皇儿的意思,当如何封赏?”何后打算考校一下刘辩。

    “士徽当前只是交州一杂号校尉,不值一提。不好提拔过高,不过他多次协助士燮整合交趾各部异族;同时在讨伐赵嘉上面又立下首功,朕的意思是封他为东中郎将,调入雒阳听用!”刘辩回道。

    “嗯,以他的功劳,封东中郎将倒是绰绰有余。不过调入雒阳就不必了,这样只会害了他,同时会让士燮心中生怨!”何后闻言想了想,随即回答道。

    “为何会如此?”刘辩的政治智慧显然不够。

    “雒阳各个派系已经瓜分好了势力范围,士徽虽然拜师郑玄,不过以当前的局势,雒阳根本容不得他随便进入。贸然进入,只会让各个派系群起而攻之。

    士燮若是不傻,也不会放他过来,甚至怀疑我们是不是要害士徽,说不得本来忠心耿耿,到时也要心生芥蒂。”何后虽然几乎没有出过皇宫,不过这段时间早朝下来,对局势已经看得一清二楚。

    袁阀已经在政治斗争之中,逐渐压制了王阀和杨阀。杨阀在杨赐死去之后,虽然杨彪还算有能耐,不过到底履历尚浅。袁隗发力下,朝中的话事权,已经朝着袁阀倾斜。

    十常侍的阉党,随着刘宏驾崩,实力大幅度收缩。再加上蹇硕一直认为,刘宏要立的太子是刘协,而不是刘辩,所以西园八校尉里面唯一能调动的部分,也不听从调度。

    何后很清楚这点,所以才和十常侍结盟,唯有这样才有自保的余地,说穿了无非是两只受伤的野兽,在互相舔舐伤口,相濡以沫罢了。

    若是把士徽调过来,首先他并不属于袁阀势力,袁阀必然会对他发力。只需要一个过失,就能够逼得士徽被罢官,甚至被处死。何后和阉党,甚至连保下他的可能性都没有。

    “朕不是皇帝吗?难道朕要调个人过来,还有谁敢加害?”刘辩反问,看起来气势汹汹,其实更多是不甘心。何后的意思,他其实也很清楚。

    “有些人要杀人,甚至能够做到杀人不见血。你再长大一些,见得多了,自然也就明白了。”何后安慰道,刘辩还小,皇帝这个职位,对他来所负担太大。

    “那……就不调回雒阳吧!”刘辩闻言,顿时意兴阑珊,又变得木讷的样子。一个人的积极性被不断的打击,久而久之就变得对什么都漠不关心,封闭自我起来。

    “嗯,可以这样拟旨!”何后点了点头,随即招来宦官,让他准备笔墨。

    圣旨很快就写好,刘辩仔细看了看,确定没有问题,才交给何后校阅。后者看了一遍,点了点头,这才示意宦官把这道圣旨,送出去给士徽。

    然而宦官前脚刚走,就有另外一个在外面伺候的宦官,给另外一个宦官说了几句,后者找机会出了宫,乔装改扮之后,小心翼翼的溜入袁府之内。

    又过了五天,时间已经进入189年5月。天使抵达番禺,宣读皇帝的旨意,封士徽为东中郎将,并且驻守番禺。同时诏书后面,还额外点出,加封士燮为都亭侯。

    虽然是最低级的一级侯爵,但也属于列侯之一,士燮当即感激涕零,朝着雒阳三度叩首。有了这个都亭侯的爵位,士家的家门也能有所提升。以后就算进入中原,也不会被一般的世家看扁。

    昔日进入中原求学的痛苦,也只有士燮和士壹才能明白。提到自己来自苍梧士家,那些高门子弟会反问一句:“苍梧在哪里?”知道是交州下辖的郡,又补充句:“那种地方,也有士子?!”

    若胆敢动手,反而会被说:“穷乡僻野的小民,就是不懂规矩!”于是所有人都会疏远,孤立,以至于最后在这里根本混不下去。

    士燮几乎是忍了又忍,甚至被骂了还要笑着回答,尽量在不丢脸的情况下陪笑。久而久之,才会引起一些真有才学,而且同样看好有才学之人的士人,这样才有了交际。

    最后经过引荐,才认识刘陶,这才拜入他的门下,学习《左氏春秋》,最后才被举为孝廉,只说补任尚书郎这‘补任’二字,就说明这个过程多么不容易。

    自然而然,少不得送回不少的回礼,规模更胜之前,也多亏了第一季的作物已经开始收获,士家的府库又开始充盈起来的关系。

    对于士徽来说,除了一个东中郎将以外什么都没有捞到,关键是士燮送出去那么多的东西,搞得他想要怂恿士燮再招募一批平民都做不到。

    话虽如此,东中郎将意味着什么,他很清楚。这个东中郎将又称之为左中郎将,这是黄巾作乱之中,皇甫嵩担任过的职位。以他这个年纪,入伍一年就达到这个高度非常难得。

    只是不能好好招募一波百姓,心中难免有些不爽。看着黄金余额六十多万单位。想着既然升官,那么运气应该不错,要不,干脆来一次设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