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90章 朱符死士徽出征

隔壁的小蜥蜴2018-09-26 03:49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交州本来就是百越之民生活的地方,先秦派遣十万大军南下讨伐,最终被赵佗带着留在了南方,建立了南越国。

    饶是如此,四百年下来,交州就算不断有南下避难的百姓,算起来汉人又有多少?超过七成的百姓,祖先便是归化的越人,甚至这里的汉人,多多少少都有越人的血统!

    不仅仅是交州,严格来说荆南四郡,豫章郡和会稽郡南部差不多也是这样。汉越混居多年,早已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杀了那个昏官!”守军们义愤填膺,浩浩荡荡朝着衙门杀了过去。朱符不喜欢越人,但参军的士卒,不少本来就是越人后裔出身。

    朱符对越人如此凉薄,刚归化的越人都不惜回到深山老林里面居住。作为守军的他们,何尝不担心总有一天,自己也会得到这样的待遇?

    更别说,他们和越人都有一个祖先,和周围一些老寨的越人,多少有些血缘关系。看着自己的亲戚族人,不断被征发服徭役,心中早就憋了一口气。这不去年徭役回来还没有三个月,如今居然又要征发。

    的确,越人只需要耕种一季即可,毕竟出产的粮食已经足够用度。不过那是一般的情况下,徭役如此辛苦,若非一天三顿饭根本没有力气干活。官府几乎不提供任何伙食,他们只能在家里带粮食过来,几个月下来已经是疲惫不堪,耕种没力气,当年收成自然下降。

    如此三年下来,若是继续服徭役,只怕能逼得他们家破人亡。到时候他们的选择无非只有两个,要么就是遁入山林当山越。要么就是如同现在这群士卒一样,举旗造反!

    百姓很单纯,谁也不会考虑未来会如何,现在能让他们吃饱的,那么就是好官。现在让他们挨饿的,就是昏官。

    这不没多久,乱军已经杀入府衙之中,朱符根本没跑,只是拔出佩剑,带着家丁迎了出去。看着虎视眈眈的这五百多守军,大喝一声:“怎么?你们打算造反?!”

    “哼,大人,你也好意思问?!”为首的军侯上前,“今年的军饷,你克扣了我们三成,更清退了五百多个越人出身的士卒!前任刺史,提倡各族都是一家,到了你这里,越人都成了蛮夷,不妨告诉你,我们的先祖也是你所谓的蛮夷!”

    “哈!”朱符闻言猛地一笑,“所以我才说,蛮夷不可信!我怎么就没把你们都给清退回去!现在你们都给我好好想想,你们以这个名义作乱,那么下一任的刺史,还会相信你们,那么等待越人的,只会是一场真正的浩劫!莫非,没你们真的以为,大汉已经没有能力,南下交州平叛了?”

    “哈哈哈!”为首的军侯大笑,“大人你太高估朝廷了!前面几次作乱,无论是零陵的五溪蛮,还是梁龙之乱,朝廷根本没有派来一兵一卒,完全是依靠官员在交州自行招募的士卒进行对抗。我们早就看出来了,朝廷根本没有能力南下交州平叛!”

    “你们大可试试!也好,若是用朱某一条性命,让朝廷明白蛮夷不可信,那朱某赚了!”朱符仰天长啸。

    “莫要与他废话,杀了他!”军侯闻言,顿时气势弱了许多。他也看出不少人开始犹豫起来,于是当即高呼一声,生怕继续下去,这些伙伴都要退却。

    于是也不管,直接朝着朱符杀了过去,周围的士卒也是纷纷杀了过去。

    只是朱符从小习文练武,也不是那么好杀的。本来他可以借助地形和对方游斗,但是他或许真的心存死志,于是奋勇杀敌,与那军侯对拼三招,最后拼着身中三刀,一剑斩杀这个军侯。看着那军侯不甘心的眼神,淡淡一笑,缓缓倒地……

    “军侯死了,我们怎么办?”周围的士卒你看我我看你,顿时不知所措。

    “不管了,事已至此也没什么好说的,大不了一拍两散,我们会家去!”有人高呼。

    “就这样回去?”有人提出其他意见,“听说这朱符收敛了不少的金银珠宝……”

    “对,这些都是我们越人的民脂民膏,都找出来,拿回去分给族人!”立刻就有人响应,其实双眼之中那贪婪的神情,真的是一点都不掩饰。

    于是这群乱兵直接抢劫了府库,然后又去朱府洗劫了一番,最后才直接离开。

    事情传了出去,周围的三郡顿时震惊,事情没有传递到雒阳,否则只怕大汉都要震惊。

    番禺兵乱,交州刺史朱符被杀,这可是很大的问题。关键有少数野心家,立刻煽动争端,整个南海郡立刻陷入混乱之中。首先是汉人起来杀越人,然后是越人又纷纷组织起来杀汉人,整个南海乱成一团,大量的百姓朝着周围的苍梧郡和合浦郡逃难。

    又有贼首赵复,原本是个归化的越人,趁机煽动越人起事,纠集十万越人,席卷周边,在攻破番禺之后,自称是赵佗之后,自立为南越国王。

    这下子整个交州,甚至临近的扬州和荆州,都收到了消息,官府震惊,把消息传递到雒阳,已经是风烛残年的灵帝顿时气得吐了口血,病情加重。

    “立刻派人前去征讨!”刘宏稍后在御医的诊治下苏醒过来,第一时间下达诏令。

    “陛下,根据最新发回来的消息,交趾太守士燮,已经率军前去镇压。为首的将领便是他的四弟,交趾都尉士武,随军的还有他的二弟士壹,以及三子士徽!”张让上前说道。

    “好,看来大汉还是有忠心的臣子!合浦郡守和苍梧郡守什么情况?”刘宏闻言,精神稍微好了一些,于是进一步询问道。

    “两地有大量流民涌入,两地郡守需要安置,同时也担心有贼人混入,所以不得不好好甄选,无法派出士卒支援。”张让摇了摇头。

    “唉,大汉风雨飘摇,为何到处出现动乱?”刘宏有点哀伤,他真正上位之后,本来打算好好中兴大汉,奈何现实的打击,让他只能沉浸在酒色之中自欺欺人。眼看自张角之后,大汉每年动乱日益加剧,心中颇不是滋味。

    “乱世才能出忠臣,只说那会稽朱儁,涿郡卢植,安定皇甫嵩,之前还有那孙坚和董卓,如今的士燮,不都是大汉忠臣么?”张让安抚道。

    “这样吧……”刘宏想了想,“若是士燮能顺利平定叛乱,那么就封他为交州刺史!当然,这钱还是要支付的!”

    “奴婢遵旨!”张让闻言,连忙点头应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