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78章 论六艺专精数算

隔壁的小蜥蜴2018-09-26 03:48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士徽也是偶然知道,士燮对朱符的谋划,其实上任交趾郡守之后,就已经开始。只是如今民怨还没有达到爆发的临界点,这样就算骤然发难,也没办法做到利益最大化罢了。

    其实士徽也怀疑,朱符到底是不是朱儁的亲生儿子。有那么厉害的一个父亲,结果儿子居然那么的孬,作死还浑然不知,还真以为天高皇帝远,就没人能治得住他?!

    本来针对朱符的谋划,至少需要好几年的时间。不过如今雒阳的局势突变,士燮自然要加快这个过程。这部分就不是士徽可以接触的领域。

    四兄弟把这些子侄辈的都给赶了出去,然后关上门来进行密议。反而几个士家的少年郎聚在一起,在偏殿聊聊天什么的。

    士匡这些年跟着士壹习文学武,难得回来一次自然是找士徽切磋一番。结果双方只是拼了三招,士匡的武器骤然被荡飞,无奈投降。

    “没想到几年不见,兄长武艺进步如斯!”士匡不由得感慨,他的武艺提升得也很快,士壹都颇为看好,只是在士徽面前居然完全不够看。

    “哪里哪里,我这几年都不好好读书,一门心思扑在武艺上面,这不最近被父亲押着去拜师求学,看来是要我把这几年的学问给补回来。”士徽也不免牢骚了几句,至于士匡的武艺大概是看出来了,大概是在70点上下,作为副将倒也凑合。

    身高是个缺陷,士匡的身高只有一米七,比士徽还矮。再加上这几年,他主要是学习政治方面的知识,武艺无法兼顾,提升速度自然不快。

    一天接触下来士徽也能感觉到,几个堂兄弟都以他为主,说穿了就是故意打好关系。亲情或许是有的,只是带了点目的性,难免有点变味。饶是如此,士徽也是同样和他们套近乎,一天下来众人的关系的确有所提升。

    到底是一家人,若是一家人都信任不过,那么这个世界上还有谁能相信的?真正要起家,身边能够无条件提供帮助的,也就是这群家人!

    到了下午,士徽还是按照约定前往程府,学习儒家学问。其实真正要学的,又何止如此?君子六艺,扣除‘数’和‘乐’程秉并不强求,其他‘礼’‘射’‘御’‘书’四项都有要求,其中重点学习的是礼。御本来是驾车,不过如今改为骑术。射箭不必说,本来就是武将必学的科目。

    “儒家提倡君子六艺,这原本也是周室考核选拔人才的重要依据。”程秉怕士徽没耐心学习,于是认真的解释,“并非说一个真正的儒生要学习这六艺,尤其如今《乐经》已经失传,只需专门学‘礼’,其他则选修即可,人的精力有限,若全部都学,怕最终是样样通学,又样样都不精通。”

    礼是上层圈子交际的基本礼仪,是上流交际必须要掌握的手段,也是真正进入这个圈子的基本技能。普通人,寒门和世家的差距,便是礼数的周到程度。

    如董卓,就算位高,不通礼数,什么都直来直往的,大大咧咧的,很容易就被排斥在圈子之外,脾气不好的,说不得还要骂上一句:“匹夫!”

    唯有士徽通礼数,在拜师宴上才能懂得如何与宾客对答。礼数到位,宾客自然也会愿意和他深入交流。在这个基础上,‘书’能掌握到什么程度,估计会考校,不过士徽本来就是武将,是以不会深入考校,只需要了解一些关键的知识点即可。

    射御却是必须学习的,身为武将若射御都做不好,难免会被人小看一眼。至于数乐,稍有涉猎即可,倒不需要强求。哪怕是行军,也自有文官随行,处理文书和后勤事宜。

    身为主将,也不可能事事亲力亲为,能学会更好,学不会也不会有谁说些什么。

    “叔守居然通数算?”深入了解才发现,士徽对数算居然颇有一番天赋,程秉惊讶的同时就《周髀算经》和《九章算术》出题考校,结果士徽都能对答如流。

    当然,为了理解程秉说的是什么题目内容这点,浪费了很多的时间。除此之外,要回答这种初中程度的题目,却是并不困难。

    “要不叔守专精数算研究如何?若有几篇著作,当可直接扬名于世!”程秉惊喜的同时,立刻给士徽未来的道路进行规划。

    “如果著作的话……弟子或许可以整理一两本数算的启蒙读物!”士徽想了想,把小学的数学概念搬过来,然后针对这个时代的用辞习惯进行修改一番,估计能直接拿来用。

    “嗯,若是有空,可整理一番,争取拿出一两本著作!若有什么不懂的地方,可以来过来提问!”程秉闻言更是惊讶不已,既然如此,那就不需要,那么刻苦学习经文要义了。

    士徽连忙答应下来,连忙告辞回去,然后直接就进入书房。忙活了大半个时辰,结果弄出个四不像的玩意出来,才明白要把小学数学,用古代的用辞表述起来并不容易。

    随即猛地一拍脑袋,带着桌面上的纸张来到后宅,直接来到蔡琰的面前,在她惊讶的表情下抓住她的双手,郑重的说道:“夫人一定要帮我!”

    “若有用得上妾身的地方,自然义不容辞!”蔡琰好在很快反应过来,笑吟吟地说道。

    于是士徽拿出他的这些稿子,向蔡琰请教。后者拿过来一看,首先是觉得描述太直白,不过直白也有直白的好处,作为启蒙读物倒算合适,只是行文难免有些粗鄙,也浪费篇幅。

    想了想,跟着士徽来到书房,不到半个时辰的时间,就把这一叠纸张的内容,足足三万字的内容,用一万字不到表述出来,难得依然做到通俗易懂。

    “不愧是蔡大家!”士徽仔细阅览了一番,顿时兴奋的将蔡琰抱起,转了一圈。

    “夫君写得好,妾身不过是稍微润色,当不得如此夸奖。”蔡琰被放下来后,却是顿时有点羞涩的回了句。

    “我最不擅长的,便是这个方面!以后这部分,少不得还要多多向夫人请教一番!”士徽郑重的说道。

    “你我夫妻一场,有什么请不请教的?若有需要,妾身自当倾尽全力!”蔡琰笑道,“其实婉儿这方面,才能更胜于我,若只是润色,找她更好。说起来,你我既然已经成亲,也不好让婉儿等太久了!”

    “这个我已经在注意,三天后,我就正式将她纳入士家!”士徽点头应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