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74章 见程秉所谓儒家

隔壁的小蜥蜴2018-09-26 03:48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虽然早有预料,士燮还是没想到,会如此执着于要纳上官婉儿为妾。事已至此,他自然不会再出面棒打鸳鸯,点了点头,只说夜已深,让士徽回去好好休息。

    “少爷……”回到寝室,小瑶几女围了过来,双眼带着一丝媚态,其意不言而喻。

    “嗯!”士徽点了点头,搂过小瑶,往床榻上走去。其他几女,尤其是两名随侍婢女,至今尚未得到士徽宠幸,失落之余多少带着一些惶恐。

    若士徽不要她们,那么其下场,无非是作为家中歌姬或者舞姬,赠送出去。若获赠者玩腻了,甚至还能进行转卖,最后下嫁给某个下人,甚至是某个粗鄙的鳏夫,是她们最终,有是最有可能的结果。

    第二天,整个士府都忙碌了起来,不过这些都有下人负责。趁着蔡琰和上官婉儿还没来,士燮带着士徽来到衙门,把他引荐给程秉。

    “德枢,这个便是士某的犬子士徽,也是士家的少族长。”士燮笑眯眯的把士徽引荐给程秉,此刻的他并非程秉的上级,而是一个为了儿子着想的父亲。

    “令郎这段时间,在交趾郡做了不少大事,程某虽然初来,却也听闻不少。”程秉看向士徽,心中暗暗点点头:倒是颇为英伟,奈何身高还是差点。

    东汉年间一尺便是23.5cm,八尺便是188cm,武将若是没有八尺,难免显得有些矮小;若是文士的话,只要超过七尺即可。士徽的身高不过173cm,就武将而言的确有点矮,与杨熊那个九尺的巨人比起来,只是到他的胸膛而已。

    “不过是小打小闹,让程叔父见笑了!”士徽连忙上前行礼,按说程秉今年不过三十来岁,最多大他十岁。但谁让士燮与他兄弟相称,如此士徽只能按叔侄的辈分来称呼对方。

    “倒是彬彬有礼,不愧是名门子弟!”程秉点了点头,从武无所谓,关键是涵养必须要有。若是入伍之后,就变得粗鄙和自傲起来,那么这个人也不过如此。

    “燮自幼就教导他们几兄弟习文,唯有徽儿喜欢习武,好在功课到底是没有落下,最近更是苦读《战国策》和《春秋经》,对儒家经典也颇为上心,奈何缺乏一名良师。”士燮狠狠的把士徽夸奖了一番,然后说出了他的意图。

    “哈哈哈,原来威彦兄是在这里等着我啊?也罢,我且考考他,看看他对儒家经典理解如何!毕竟既然我身为交趾长史,当以公务为重,可不希望浪费太多时间在教学上面。”程秉缓缓回道。

    “那当然!”士燮点了点头,他也只能做到这部分,程秉不收,那他也没辙。

    若能拜程秉为师,那么程秉能否传授儒家经典给士徽姑且不说。关键只要名分定下,那么作为恩师,程秉就有义务把士徽推出去,为他谋取名声。

    比如昔日郑玄,总喜欢带着门下弟子外出讲学,讲学是假,实际上却是把弟子介绍给地方士人知晓,让大家都明白‘这个人是我郑玄的弟子’。久而久之,这些弟子也就有了名声,甚至经过地方推荐举孝廉,顺利得以出仕。

    比如程秉、孙乾和国渊,后来仕途都很平坦,分仕于吴蜀魏,皆得重用。

    程秉要考校士徽,士燮自然也不好久留,找了个借口告辞而去,离去之前还是有点担心的瞄了一眼士徽,发现他并没有那么紧张,这才转身离开。

    “《论语》可曾学习?”程秉也不废话,直接进入考校的阶段,也没有打算刁难人,现从最简单的进行。

    “儿时启蒙读过,只是觉得古今句读划分有点差异。”士徽回道,当年启蒙他还真的读过《论语》,或者说被士燮逼着背诵了下来。

    “你所言应该是《古论语》,那是最早的一部论语,不过如今的论语为董子编修而成,当以这个为准!还是说,你有什么别的看法?”程秉反问道。

    “其他的,徽并不了解太多,知道《古论语》言‘以德报怨,何以报德,故以直报怨’此为孔圣所言。而修订后,董子却提倡以德治国,以德报怨,徽以为……”士徽说到这里,就不好说下去。

    “哈哈哈,无非是显得孬了,没有点血性,是与不是?”程秉闻言大笑,也没等士徽回答,缓缓说道,“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之前,大汉流行何家言论?”

    “黄老的无为而治!”这点士徽还是很清楚的。

    “《道德经》六十三章言:大小多少,报怨以德;《老子》七十九章言:是以圣人执左契,而不责于人;难道,徽哥儿看不出点什么来?”程秉淡淡一笑。

    “为了上位,儒家和道家进行了融合?”士徽顿时明白过来,当时朝廷上下最流行的是黄老的学说,从景帝开始已经如此。后来武帝要征讨匈奴,道家不支持他,各家学派都不支持他,只有儒家支持他,自然要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同时董仲舒为了减少推广的压力,显然通过融合的方法,统合了道家和儒家的学说。

    士徽记得很清楚,这不是道家和儒家第一次融合,在宋朝道儒佛三家再次融合。三个思想互相渗透,而最终的目的,自然是更好的为朝廷,为皇帝服务。

    “看来徽哥儿不傻!”程秉点了点头,“经文典籍,你读过看过,也不过是那么一回事。看过读过,能够通过典籍的内容,明白陛下需要什么样的理念,才是最为关键的。儒家的壮大,很大程度便是依附于陛下,是以你可以对经典不熟悉,不过却不能没有立场。具体什么立场,徽哥儿,你可懂得?!”

    何为立场?无非就是政治立场!众人皆醉我独醒,陛下需要百姓向往君子,学习君子,甚至‘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儒学家自然也要懂得理解君主希望的是什么,然后对外传授这些东西。都说儒家是儒教,倒也未必言过其实。

    各家学派为什么会没落,无非是他们都保持着一定的‘自主’性,他们尝试用自己的理念却影响和改变君王;儒家却是直接和君王联系起来,为君王所用,久而久之,自作聪明的各家学派,自然只能乖乖湮灭在历史的潮流之中。

    “若学习儒家典籍只是为了做官,那于国于民,又有何用?”士徽有点儿膈应,他也没想到身为大儒的程秉,居然把儒学说得如此的功利。

    “哈哈哈……”程秉大笑,“这个,就要从大汉的选材制度说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