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73章 回龙编父子夜话

隔壁的小蜥蜴2018-09-26 03:48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原来士燮已经给士徽选定了一个黄道吉日,就在十几天后,此刻若是士徽赶回去,那么自然还有不少时间,若是错过,那么下一个黄道吉日,就要在明年,这样又太长了。

    既然蔡家已经答应婚事,蔡琰也过来,士燮也希望三人早点成婚。士廞和士袛已经完婚,奈何并无子嗣,老人家总想着抱孙子,自然期待就落到士徽这边。

    “我回去收拾收拾,然后就过去……”士徽闻言也能感觉到父亲那急切的心理,也不好忤逆,也就答应下来。

    “既然如此,又何须要回去一趟?”士元摇了摇头,“派人从海路过去东兴,告知二女,让她们启程前往龙编便是。至于徽哥儿,就这样直接在海城过去就好!”

    “的确如此!”士徽闻言顿时反应过来,或许是也没想到婚期居然如此接近,难免有些不知所措起来。不管是前身还是这辈子,都不曾经历过婚姻,难免有些踟躇。

    “哈哈哈……”士元笑了笑,比划着大概到他腰部的高度,“真不会不觉徽弟也已经成家,昔日还是一个那么高的孩子,果然是时光荏苒。”

    “记得元哥也比我大不到哪里去吧?我那么高的时候,元哥似乎才……”士徽也是毫不犹豫的反击回去,把手伸出来,比划一下大概到他大腿的位置。

    “得得得,徽弟嘴下留情!”士元摇了摇头,士徽从小练武,身高是几个兄弟之中最高的,反而是他喜静恶动,是以反而是所有兄弟之中最爱的。

    两兄弟以前没那么亲密,不过最近几个月,关系却是迅速升温。虽说是堂兄弟,其实和真正的兄弟没什么区别。

    次日,杨熊和木华黎就前往东兴县,岑溪留守监督越人修路,士徽就跟着士元返回龙编。第三天清晨,那个熟悉的城池就出现在他的视线之中,一刻钟之后,他回到了那个熟悉的府邸。

    门房也看到了他,连忙高兴的跑了回去,高呼:“少族长回来了!少族长回来了!”

    若是换了以前,他就算回府,估计也不会享受到这个待遇。最多是士燮有交代的情况下,下人才会过去通报一声:“三少爷已回府!”

    “回来了?”难得今天士燮在家里,当士徽进入大厅的时候,他也刚好在里面出来。

    “孩儿拜见父亲,离家多日,有劳父母牵挂……”士徽上前,双手并拢,九十度鞠躬行礼,起身后缓缓说道。这或许是客套话,也有可能是真心话,不过礼仪便是如此。

    儿行千里父母担忧,在提倡忠孝的时代,外出的游子回家,是需要向父母请罪的。

    “平安回来就好,回去洗漱一番,看你这风尘仆仆的……”士燮点了点头,眼神之中的一抹慈爱一晃而过,随即压制下来,用平淡的语气说道。

    “是,孩儿告退,稍后再与父亲详谈!”士徽再拜,随即退了三步,才转身离开。当着长辈的面离开是很失礼的事情,后退三步才转身不过是基本礼仪。

    回到房中,小瑶已经带着一众侍女前来伺候,许久不见,看着士徽黝黑了不少,众女颇为心痛,确定他要沐浴更衣,这才小心翼翼的伺候起来。

    不多时,浴桶的开水放慢,士徽任由婢女清洗一次身体,然后才进入浴桶里面浸泡。他就这样趴在浴桶边上,小瑶穿着单衣进入浴桶,为他刷背。

    “你有没有想我”这类的话,士徽不会说,只因为身后为他刷背的,只是他的贴身侍女,连侍妾都算不上。后者也很清楚这点,只是默默的为他清洗后背,做点简单的推拿。

    后续才伺候更不必说,足可让一个疲惫的人在很短的时间内恢复过来。佳肴美酒随即端上,烹饪手段比不上后世,却是难得的精细,士家从来不会在享受上,怠慢自己的家人。

    都说‘有多大的能力,就有多大的义务’;但相对的,‘有多大的义务,就能够多么好的待遇’!家族的规矩就是这样,你为家族付出了多少,家族也给予你多少!

    当然,其中也有嫡系和旁系的区别。士干和士颂能拿到月例,便是旁系子弟们的默默贡献,同时也是因为家主是士燮的关系。若是士燮他日退下来,那么士徽这一支也就成为嫡系,他们两人也就是旁系子弟,到时候还指望拿钱不做事,唯一的下场,就是告祖宗宗老,将他们逐出士家,自谋出路。

    酒足饭饱,下人前来,只说士燮请他前去书房。士徽哪敢由士燮请,连忙起身,随着下人前往书房。

    “你推荐的那个叫做纪昀的,才学不错,只是没什么治政的能力。我让他作为书佐,跟在我身边学习一段时间,若不堪用,这辈子也就只能处理文书工作。”士徽落座,士燮便从纪昀的情况说起,也算是挑起话题。

    “纪昀虽然出身寒门,不过勤学苦读,治政的才能还是有的,只是有劳父亲费点心思。”士徽淡淡一笑,纪昀的政治巅峰高达82点,当个刺史估计不成问题。

    “希望如此……最近程秉程德枢前来交趾,我已经任命他为长史,程秉是郑玄的高足,虽然年轻,在经学方面的造诣却不差,过段时间我将你引荐给他,你们好好相处。”士燮缓缓说道。

    “孩儿明白了!”士徽拱手应是。

    郑玄是大汉名士,经学大师,他的弟子们几乎都有受益,都成为大汉名士,以后的仕途也会非常平坦。士燮的意图他很清楚,无非是借助程秉的关系,把他的名声传递出去,

    人世间最可怕的,无非是你有才能,却只能默默无闻。这个痛苦士燮知道,所以才非常看重名声。士徽虽然是校尉,名声也不过是在交趾郡传递,最近借助商人,倒是传递到了郁林郡和合浦郡,然而南海郡那边都不太认识他,更别说中原那边。

    说难听点,士徽一个不好,这辈子都有可能是在校尉上面呆着,按照正常的情况,他能不能接替士燮成为交趾太守,都难说。

    “这个机会你要把握好,毕竟这关系到你这辈子的成就!”士燮闻言点了点头,至于后续如何,只能看士徽发挥得怎么样。

    “另外就是你的婚事,按规矩先娶妻,然后过几天再纳妾。婉儿的情况你懂,你纳她为妾,这个麻烦也就落到你的头上!若你真的做好准备,为父也不拦你!”士燮缓缓说道。

    “孩儿已经做好决定,上官婉儿必然要纳为妾室!”士徽郑重的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