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72章 斩二张开始修路

隔壁的小蜥蜴2018-09-26 03:48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山寨被毁,寨民也被迁徙了出来。这里倒是个天然的藏兵地,如果他是直接穿越到这个时代,这里或许很适合作为初始基地,不过很可惜以他现在的身份,没必要躲躲藏藏的。

    真正的问题,是如何处理二张,两人也不过是黑铁级别的存在,说难听点最多能成为裨将,一般来说只是校尉或者军司马一级。

    或许药力还在发挥效果,两人的脸上还泛着病态的红润。按说他们接触那玩意还不算太久,再说也没有经过提纯,戒起来应该不难。到底是自己出钱招募出来的,若是他们愿意改过自新,重新做人,士徽不介意招揽二人。

    “现在,我给你们一个机会!”士徽来到二人面前,“投降,或者死!对了,你们中的这个毒,只需要有耐心是可以戒掉的,并非会跟你们一辈子!”

    两人闻言一愣,不过张志龙却是率先吼了起来:“如果不是你,我们又怎么会沾染这玩意?说到底,所有的一切,都是你害我们的!你居然还指望我们投降,我呸!”

    说完,还真的朝着士徽吐了口唾沫,不过被机灵的木华黎率先一脚踹翻在地。

    “哥……要不我们就投降了呗?”张志虎就是个孬货,打不过人家又不想死,顿时就劝说兄长投降。

    “二弟!”张志龙猛地翻了起来,“你这样只会让他更看不起我们罢了!你我虽然并非出身名门,不过也该有武人的尊严!此人从一开始就看不起我们,就算我们投降,也不会得到重用,况且他说这毒可以戒掉,谁能保证它就能戒掉?还是说,你想继续体会那种钻心的痛楚?”

    “我不要,我不要!”张志虎闻言猛地摇头,这样的痛苦他真的不希望再体会了。

    “给个痛快!”张志龙看向士徽,“至于让我们投降于你,做梦!”

    张志龙从小就是个傲气十足的人,只是很可惜他没有匹配这股傲气的实力。可以带着尊严死去,却不愿意失去尊严而苟延残喘。

    “带下去,砍了!”士徽其实也并不是太渴望招募两人,张志龙太傲气,而张志虎太孬。更别说这两货离开宴席的时候,居然顺带还向李世民说他的坏话,以至于后者直接离去。要知道,若真的是那个李世民,那么以后说不得,自己就要多出一个强劲的对手了。

    就为了这个,有段时间,二张在他心里,已经是必杀的存在。

    “大人,我愿意投降,我愿意投降啊!”眼看有士卒把他们带下去,张志虎却是哀嚎了起来。不过周围所有人,都没有一个同情他的。

    “如此孬种,某不屑与之共事!”杨熊低吟,而旁边的岑溪和木华黎也是点了点头。没打败仗的时候要多傲气有多傲气,打输就哭爹喊娘要投降,这种家伙看着就心烦。

    不到五分钟,就有下属端来一个托盘,里面赫然装着二张的人头。

    “生前如何,死后无需再提,人死道消,把他们两兄弟烧了,洒在这青山绿水之间吧!”士徽不想看,挥了挥手,缓缓说道。

    士卒自然不敢怠慢,连忙照办,大火烧到了晚上八点多钟,然后才由士卒收敛挥洒。

    “好了,这条路上,已经没有任何人阻挡我们!既然有了一万五千越人俘虏,那么扣除孩子送去另外教育之外,其他的越人就负责把这条路修缮起来!本来还担心,征发东兴和海城的平民,会不会造成什么影响,这下劳力的问题都解决了!”士徽把三个下属召集过来,笑吟吟的对他们说道。

    “要不要顺便,把交趾各地的官道也修一修?”杨熊提议道,原本各地的官道虽然也有维护,不过交趾这里的环境,隔了三个月不管就会长出草来。想要不长草,那就必须要铺设石条砖,这样成本又会提升许多。

    “不仅是交趾的各条通道,交趾前往临尘的老路也要修缮和扩宽一番!以前几乎都是郁林郡和交趾郡的郡守征发徭役来施工,如今不妨好好用用这群越人!不过还是那句,已经能说汉话的越人,酌情提拔,甚至运输到各县居住!”士徽也很赞成,上万人的劳力可不能浪费,不过底线在哪里他同样很清楚。

    “如果路上有其他越人过来袭扰,是否也参照这点?”岑溪询问道。

    “这里是大汉的疆域!”士徽指了指脚下,意思已经非常明确。

    第二天,大部队继续上路,直至抵达海城县。某种意义上来说,也就意味着从海城到东兴县的这条陆路,已经初步贯通。

    因此取消海运的商人并没有,海运可以运输更多的货物,需要的人手也更少,这意味着路上的消耗也会减少,运输成本也会下降。知道海运的便利后,商人们对陆运自然兴致不大,除非真的刮大风,无法走海运,才依靠陆运进行运输。

    “没想到,五个越人山寨,将近三四万存在,居然都被你攻破!”好久不见的士元过来,这次他是代表士燮过来的。

    “都只是土著,连活动山林进行游击的手段都不懂,若是这样都打不赢,那只能说我们的士卒太差劲了。”士徽笑了笑,由系统招募出来的士卒,经过双重提速,在山林地形的移动速度比平地还快,在这里和山越进行交战,若还不能占据优势,的确有些说不过去。

    “只是你麾下,如今已经有了上万的士卒!”士元表情很快就变得严肃起来,“你目前只是校尉,统御太多士卒,难免会被人诟病。伯父说了,调集六千士卒前往龙编驻防,由父亲安排。剩下六千士卒,在海城驻防两千,在东兴县驻防四千。相对的,岑校尉将调往东兴县驻防,这样的安排,你可服气?”

    这番话显然是士燮交代,士徽想了想,最后还是点了点头,:“我同意!”

    没有脱离士家之前,士燮是家主,有些事情他一句话就能决定,能够询问他是否同意,已经算是很给面子,估计还是看在少族长的份上;二则士徽也能看出,士燮这般调动,也是为了他着想,属于一种保护行为,除非是真的智障看不出其中的含义,士徽觉得没有任何理由拒绝。

    “徽哥儿果然是长大了!”士元闻言欣慰的点了点头,“伯父已经命我,把粮食和需要的工具,都给运输过来,从海城到东兴的道路,可以立刻动工了!”

    说完,低声说了句:“伯父还说,让你们三个回龙编,把婚事给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