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65章 行军难茶水相助

隔壁的小蜥蜴2018-09-26 03:48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在交州很多时候,除非是那些经常走的大路,否则山路说不得什么时候,走着走着就没了。南方的雨水相对充沛,若是一条路一年都没有人走,那么植被会迅速将其覆盖起来。

    出了东兴县,向东走,很快前面的路就消失不见。是以这次出征,负责打前锋的杨熊,就又有了一项任务,那就是在军前开路!

    一千刀盾兵直接就成了割草工,拿着斧头和镰刀在前面开路。好在最初已经派人出来勘探过,也不算是无迹可寻。不过这样一来,前进速度真的非常糟糕,一个上午不过前进十里不到,中途还让中军和先锋军交换,否则先锋军估计都要失去战斗力。

    “天气变得炎热起来,午时和未时根本不能行军,考虑到日落的问题,我们最多在申时前进一个时辰!”随军的文士叫做薛玉,是一个主修兵法韬略的文臣,对治政一窍不通,是以被士徽招募后,主要担任随军文官,算不上军师谋主,只是个普通的谋士。

    “在交州这地界,也只能这样了!”士徽看着天上越来越猛烈的太阳,点头同意。

    此刻已经有士卒,前去周围的水源打水,不过按照士徽的吩咐,打回来的水必须要烧开才能引用。江南的淡水里面,哪怕是长江流域,也有不少寄生虫。

    不过这年头的人,估计还没有这方面的概念。只是传说中,有些村子突然得了‘大肚子病’,然后整个村子的人都死光了的情况。

    “烧开的热水烫得要死,怎么喝啊?”杨熊“咕咚咕咚”地喝光了随身牛皮袋的水,朝着士徽抱怨起来。天气本来就热得要死,还喝开水,这没法活了。

    “且不说可以装入牛皮袋子里面,等凉了再喝!只说这问题,加点料就好!”士徽笑了笑,拿出了一个陶罐,在里面拿出一小撮的茶粉。

    很可惜,炒茶他实验不出来,反而是抹茶制作了出来。本来抹茶这种玩意,就是华夏最先创造出来,炒茶源自明代中后期,清朝达到巅峰,而抹茶却是在隋唐就已经出现。

    工艺倒是不难,于是士徽就让人做了一批,这舀了一勺开水,加入茶碗里面搅匀,递给了杨熊。后者倒是想要一口闷,奈何滚烫,只能慢慢品,结果倒是品出了点滋味。

    “这个茶……还不错啊!”杨熊家虽然是经营酒的,对茶叶也有些研究。不过士徽这个茶粉,显然工艺非常特殊,不是常见的茶叶烹煮方法。

    “精工出细活,这东西,我就那么一罐子!”士徽笑了笑,看出来杨熊惦记上了,只是野生的茶树并不多见,按照需要收集一批,然后花不少功夫才制作的抹茶,可不能送人。

    说起来他这个穿越者也算苦X的,别人天没亮攀科技树,迅速就进入工业时代。各种工艺品,奢侈品,茶叶什么的直接就已经大卖,他这边找一批茶树都困难的要死。

    也是问过才知道,大汉并没有种植茶树的习惯,毕竟吃饭都成问题,茶叶也只是在上流社会使用,民间是作为药用,是以没有需求就没有市场,谁会大量种植?

    更别说炒过之后拿去出售,大一筐的茶叶,能炒出多少绿茶出来,更别说红茶和乌龙茶还需要发酵,这又需要一定的工艺和摸索。

    能弄出那么一小罐抹茶,士徽都是自己想办法饮用。

    不过他也不会亏待一般的士卒,派人拿来了一批苦丁茶的茶叶,丢到锅里煮沸。这玩意在大江南北都有分布,反而比其他茶叶更容易找到。

    不必太多,一小撮就能煮一大锅的,也不需要太浓,不过那股味道却是上来了。分出去给每人一小碗,喝到嘴巴里面,一股苦涩感席卷而来。刚要抱怨,却是顿时口齿生津,一股甘甜的后味席卷而来。

    同时一身热汗挥发出来,只觉得浑身毛孔在瞬间张开,体内的热气迅速喷涌而出。回过神来的时候,只觉得已经不是那么炎热。

    “换了后世,天气一热就躲入空调房,宁可吃冰,对热茶却是畏之如虎。却不知道,大热天的,喝热茶才是消暑之道。躲在空调房里面吃冰,湿气非得折腾死人不可!”士徽喝了口抹茶,苦涩的同时带着一丝甘甜,是好茶,不愧是自己辛苦制作出来的。

    “这茶叶,徽哥儿倒是喝出了花样来!”杨熊喝不惯苦丁茶,却是惦记上了抹茶粉。奈何士徽不给,他也无可奈何,最后给牛皮袋灌入一锅苦丁茶便是。

    “为什么不喝茶?茶能生津止渴,能够降火清热,能够调理肠胃,能够缓解水土不服。日后我们要去中原,那边的气候,南人难免有些不适应,还要多带些茶叶过去才是!”士徽淡淡一笑,却是打定主意在东兴多种植茶叶,比如原本越人的那个村寨,就很合适。

    汉人与草原民族交易茶叶,也并非说他们缺乏维生素或者一些其他因素,所以不利排便。只因为草原民族经常迁徙,茶叶可以帮助他们缓解水土不服的问题,这才能成为他们的必需品,否则在唐朝以前,各个朝代的胡人,岂非都生活在无尽的痛苦之中?

    至少士徽,也没听说过,北方的匈奴人和鲜卑人,有喝茶的习惯,也没有听说过,那个部落‘因为长期没有茶叶,就完蛋了’的情况。

    “中原那么远,我们为什么要北上?”杨熊显然有点转不过弯来。在他看来,交州这边都有那么多的越人和蛮人需要对付,怎么还要北上中原?

    “交州这边虽然过得快活!”士徽闻言淡淡一笑,“但毕竟中原才是正统!我们哪怕是在交州当了土皇帝,在大汉中原那帮士子眼里,我们和那些老百姓也好不到哪里去。再说,区区一个交州,满足不了我!”

    士徽第一次展露自己的野心,只因为此刻在他身边的,都是自己人。关键是,他也逐渐拥有了,实现自己野心的实力!

    “徽哥儿也真是的,好好在交州当土皇帝又如何?我常听中原那群世家间,每天都有迎来送往,总是充满了尔虞我诈。交州多好,喜欢就可以是喜欢,不喜欢就可以是不喜欢!”杨熊缩了缩脑袋。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些东西你逃避不了,那么只能去适应。除非,你有能力,去制定规矩,才能让别人向你妥协!”士徽拿出手掌,然后缓缓握紧。

    “你是大人,你说了算!”杨熊也不打算和士徽争辩什么,此刻他心里很清楚,自己似乎是跟了一个不得了的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