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63章 欲修路越人来阻

隔壁的小蜥蜴2018-09-26 03:48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蔡琰觉得这首曲子,其实还是很美。长短句的搭配,很适合歌唱,又冥冥之中符合某种规律,与汉乐府不同,却有成为一种体裁的潜质。

    关键还是那句‘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让她想起了之前自己弹琴时心中所想。是的,她有些思念家人了。奈何蔡邕却在吴郡,具体在哪里又不得而知,眼看自己又要嫁人,奈何亲人却不在身边,多少有些失落。

    听了这首歌后,她却是不由得想到:父亲在那边,看着的也应该是同样的月亮吧?

    随即明白,这首歌,估计是士徽为她谱写的。一时间心中甜蜜蜜的,就算是卫仲道还在的时候,也没有对她那么温柔过。

    “可以!”士徽也没有阻止的意思,同时也不怀好意的想,若是经蔡琰传播出去,是否会让宋词在这个时代提前出现?

    蔡琰随即拿出笔墨纸砚,士徽帮她磨墨,蔡琰便用端正的隶书把歌词给书写下来。让士徽惊叹的是,她只听过一次,居然已经能把歌词全部背诵了下来。

    “只是这天上宫阙,却是何物?”蔡琰指了指这段文字,抬头看向士徽。结果后者也是低头想要看清楚,于是双方居然很巧合的,双唇就这样擦边而过。

    “呀!”蔡琰娇羞的捂住了嘴唇,从她的反应来看,卫仲道甚至都没有亲过她。

    “抱歉,没想到会这样……”士徽好歹也不是初哥,很快就稳定下来,随即向她解释起来,“传闻之中,天上有神仙居住,更有天庭统御世间神祗。我看到昭姬坐在床边,月光照在你的身上,如同那误落凡间的仙子,几欲乘风而去,固有此感。”

    再看蔡琰,此刻佳人的俏脸,已经是红彤彤的一片。她以前和卫仲道,也是发乎情,止于礼,双方相敬如宾,很少有这种甜言蜜语。被士徽那么一说,顿时就变得娇羞起来。

    “那个……夜深了……昭姬打算睡了……”蔡琰此刻根本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好,索性隐晦的说了句,是打算谢客了。

    “不打扰你休息了!”士徽不傻,自然听得出来,于是退了出去。关上门之后,却不免摇了摇脑袋:换了现代,这根本就是在暗示男人主动嘛……

    看看这闹得,月下美人,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偏偏男女双方还有婚约。女性说出这种话,多少有些暗示的意思。不过就目前的气氛,还有这个时代的情况,那只能是谢客了。

    “这应该不算是禽兽不如吧?”士徽挠了挠头,嘀咕了句后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房中,蔡琰抱着墨迹已干的这篇歌词,却是满脑子的胡思乱想,居然是彻夜难眠。

    第二天,太阳照常升起,士徽早早已经前去军中报道,日常的训练要继续展开,同时整个东兴县的后续建设也要继续进行。

    按照上官婉儿的规划,得修一条从东兴县到海城县的陆路,作为海路补充。否则一旦遇到台风天气,那么东兴县很容易孤悬在外,得不到任何帮助。

    若是能直接从东兴县,修一条路到合浦县,那自然更好,这样可以有更多的选择。奈何向北有十万大山阻挡,否则的话修一条通往临尘(崇左)的道路就更好。

    说真的,士徽当时甚至打算把先安县和鸿基港也建设起来。后来调查才发现,两地并无河流通过,至少这个时代还没有河流经过这里。周围倒是有些山泉,不过这并不能满足百姓日常用水的问题,所以在这个时代,两地根本不能作为城池修筑的地点。

    没有两地作为缓冲,那么从海城到东兴这边的这条路,将会很长,至少也有三百里。不过若是两头同时动工,投入一万人去修筑的话,只是一个普通驰道的话,问题不算大。

    派人回去询问过士燮,后者同意了这个意见,不过前提是不能影响两地的基本生产。

    按照最初的规划,必须是要派人,沿路勘测过去,并且绘制好路线,确定要从哪里到哪里进行修筑,然后定点之后,把一万人,甚至是一万二千人分成六组,分段进行施工,这样或许可以在一个月到一个半月内竣工。

    至于两边同时修筑,还有分段施工的提议,是士徽提出,这个概念在这个时代非常先进,同时要求对精度的把控非常到位。士燮听了很感兴趣,这条路便是实验,若是成功,很有可能会逐渐全面推广,这才是他答应的真正原因。

    士燮很重视,士徽当然也很重视,他甚至打算在后世钦州的地方建设县城,然后通过钦州作为中介,修通前往合浦和北海港的道路。这样不仅可以互相呼应,关键是也进一步促进物流的发展。

    毕竟走海城进入北海港,然后进入合浦县,最后走朱卢县进入郁林郡布山县,比走后世凭祥那条路进入临尘县后,千里迢迢走安广县前往布山县要安全得多,也省事的多。进入郁林郡之后,走郁水前往苍梧郡广信,最后再北上便方便了许多。

    查探的人回来了,带了一身伤回来,去的十多个人只回来了三个。

    “现在的问题在于,在这条路上,居然有五个越人村落存在!他们都是真正的山越,与大汉朝廷几乎没有接触,甚至连汉话都不会说!好消息,就算把他们都杀光,也不会引起其他越人的恶意,虽然知道的话,会有些不满!”士徽把所有的武将都给召集起来,就活下来的勘探人员提供的消息,向大家征询意见。

    “主公!”,木华黎已经算是认士徽为主,自然是站在他的利益去考虑,“既然我们要修筑这条陆路,那么这条道路上阻挡我们的敌人,都该死!”

    到底是草原出身,在那个强者为尊的环境里面,任何胆敢阻拦强者的存在,都改清除。

    “既然不会引起什么不良后果的话,我也提议打下来!两面出击,岑溪那家伙应该也有些坐不住了吧?”杨熊其实也是蠢蠢欲动,几乎没有出战的机会,闲得太厉害了。

    “也好!”士徽权衡了一番,然后点头答应了下来。

    左右看了看,薛强会意的把周围的士卒都给赶走,士徽满意的点了点头,继续说道:“也不怕告诉你们!换了以前,交州汉人不多,对于越人和南蛮,能忍也就忍了。

    可现在,交趾,甚至交州的汉人只会越来越多,到时候,要么全盘汉化,要么就没必要留下来了!交州既然是汉家天下,自然是由汉家儿郎做主!我们华夏欢迎其他族群加入进来,但对于吃了我们,喝了我们,却还把自己当外人的恶客,又何必留他?!”

    “喏!”众人闻言,顿时觉得热血沸腾,纷纷回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