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61章 闹不起姐妹情深

隔壁的小蜥蜴2018-09-26 03:48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上官婉儿今年十六岁,正是调皮活泼的时候,是以士徽一直没有多加劝阻,毕竟她这个年纪,活泼好动不过是天性使然,并不是缺乏礼数的表现。

    问题在于,此刻上门的,却是士徽的未婚妻,蔡大家的千金蔡琰。这位文学少女从小就受到其父亲的教育,应该是个端庄贤惠的女子。估计,会看不惯这样的上官婉儿。

    若是因此吵起来,继而引起全面战争。那么自己夹在中间可是很难做人的,一方面答应要娶婉儿为妾,一方面家里已经为他订下了这门婚事,关键是女方跋山涉水,跨越数州而来,这份诚意,士徽岂能忽视?

    为了免得到时候麻烦,士徽说什么都要避免两人彻底吵闹起来。这不政务都丢到一边,直接朝着城门方向跑了过去。结果刚到半路,看到眼前的画面,却是不由得惊掉了下巴!

    上官婉儿一改那活泼的外表,整个人居然都变得端庄贤淑起来。或许是被邀请上了马车,二女就这样在马车上闲聊起来。两人一问一答,感情却是显得非常的融洽。

    “我会不会是在做梦吧?”上官婉儿的改变,让他真的很难适应。

    “咳……士家少族长士徽,见过蔡大家!”士徽轻咳一声,随即上前打招呼。

    “小女子孤陋寡闻,岂能以‘大家’称之,此乃受之有愧!”蔡琰闻言“噗呲”一笑,淡淡回答道,不过士徽还是看得出来,她显然还是很受用的。

    根据士徽的了解,蔡琰从五岁开始就接触经书,各家学说都有涉猎。同时对音律,绘画、书法等也都有钻研,尤其是瑶琴上面,功底最厚。

    以她的学识,一个‘大家’的尊称其实绝对够格,人家不过是谦虚一下罢了。

    蔡琰对士徽的第一印象很好,这个年轻人彬彬有礼,显然不是那种粗陋的莽夫。学问如何姑且不说,以他的家世倒也配得起她。尤其她已经是个寡妇,河东卫家私下还派人到处说她克夫,嫁一个死一个,是以很多本来对他有兴趣的男子,都避之不及。

    她现在只有两个选择,一个是放低择偶的标准,要么就孤寡一辈子。本来她已经做好孤寡一辈子的准备,没想到士壹上门求亲,并且给他看了士徽的画像。

    士徽虽然才一米七,不过却没有交州土著那种黝黑的外表,长得还算小帅,难得是英气十足,这为他的外表加了分。蔡琰知道士家的身家,以及士徽的脾气,便应承了下来。同时给隐居江南的父亲去了封信,告知此事。

    到底是没有见过士徽,一路南下,难免心里忐忑不安。同时眼看越往南方,周围越显得蛮荒,关键是气候也越来越热,好在到了苍梧郡,士家为她准备了一些轻盈透气的服装,否则一路南下,绝对要被热得中暑。

    真正到了合浦县的时候,她看到的都是崇山峻岭,深山老林,哪里有什么城池?就算遇到了城池,也是年久失修的状态,她甚至有点后悔南下。

    不过当她来到东兴县这里,发现这座县城不大,难得是规划得非常大气,建筑分布非常合理,尤其是石砖结构明显比其他地方那种土坯城墙,不知道好了多少,至少在这里居住,会更有安全感一些。

    也就是这个时候,上官婉儿上前打招呼,闲聊的时候说起这座县城,才发现原来居然是又眼前这个美不胜收的女子规划建设起来,顿时惊叹不已。

    又聊了几句,发现这位婉儿学识渊博,不亚于她。这让她很高兴,至少,在交州这边找到了一个,可以和她有共同话题的存在。

    “那么就称呼为蔡大才女吧?”士徽打趣道。

    “莫要如此……”蔡琰被叫得有点羞涩,“叫我表字昭姬即可!”

    “那昭姬也称呼我表字叔守便是!”士徽自然也打蛇随棍上,这不瞬间拉近彼此距离。

    蔡琰和士徽不过第一次见面,至少是真正意义上的见面,本来还不打算叫得那么亲密,只是士徽咄咄逼人,蔡琰也只能低声叫了声:“叔守……”

    “哈哈……”士徽听到蔡琰叫他表字,笑了笑,让开一个身位,缓缓说道,“昭姬舟车劳顿,想来也是疲惫不堪,房间已经安排妥当,且先去沐浴更衣,之后一起吃个便饭,你我好好聊聊,如何?”

    “如此甚好……说起来我很好奇,这位婉儿妹妹,与叔守是什么关系?”蔡琰点了点头,不过就是这件事情,她真的很在意。

    “婉儿南下逃难,家里已经没有别人,于是我就收留了她。又惊叹她的才华和治政能力,所以希望能纳她为妾。”士徽也没有隐瞒,这个时候隐瞒没有任何好处。

    “婉儿妹妹答应了?他不会是强迫你答应的吧?”蔡琰也需要确定一下真实情况。

    “婉儿如今已经举目无亲,难得叔守好心收留,一时无以为报,唯有衔草结环,把自己送给他了!”婉儿顿时娇羞的回道,此刻的她哪里还有那调皮的模样。

    “婉儿妹妹真是可怜,你我同样都有不幸的遭遇,我不该问他的……”蔡琰闻言顿时想起自己的遭遇,有点心疼起婉儿来。

    “如今婉儿已经无家可归,若姐姐不喜欢婉儿,婉儿……”上官婉儿此刻却是差点就要哭出来一般。不过士徽却下意识认为,这小妮子绝对是在做戏。

    不过蔡琰已经进入状态,顿时有了同情心,随即叹了口气,缓缓说道:“正好姐姐在交州,也需要一个伴。婉儿妹妹若不嫌弃姐姐,便以姐妹相称吧!”

    “谢谢姐姐!”上官婉儿这一刻很清楚,蔡琰已经初步接纳了她。

    “今天发生的事情太多,我也倦了,需要好好休息。晚饭估计是没办法进餐,还望叔守不要见怪……”蔡琰看向士徽,饶有深意的看了他一眼,缓缓说道。

    “昭姬好好休息便是,要是饿了叫一声,自然会有人为你准备饭食。”士徽笑道,其实他是真的很震惊,本来以为会如同那些爱情电视剧,或者偶像剧一样,来一个修罗场,然后历经一系列的撕X大战,最后达成一个微妙的平衡,甚至留一人,去一人。

    谁知道二女居然和和睦睦的,甚至都以姐妹相称,显然已经彼此认可对方。这一切偏偏是上官婉儿主导,又是让他措手不及,下意识用眼光的余角看了看她。

    上官婉儿却是显然注意到了这个视线,于是朝着士徽吐了吐舌头,算是回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