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58章 父爱伟大儿不知

隔壁的小蜥蜴2018-09-26 03:47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一个妙龄女子出现在交趾郡,关键很快又表现出很高的才华,士燮不可能不调查底细。

    于是去信给士壹,让他帮忙调查一番,这个弘农郡陕县上官家,还有这上官婉儿是什么情况。这次士壹回信,也把他调查到的结果,给送了回来。

    “居然牵扯到弘农杨氏?”士武闻言顿时一惊,这个弘农杨家,在汉高祖时期开始起家,至今已经是真正的庞然大物,在关中地位仅次于陇西李氏。

    不过随着杨震那一代开始,杨家已经是三世三公,地位超群,俨然已经超越了李氏。在联合了太原王氏之后,在朝堂上甚至可以和汝南袁氏对抗。

    可以说,只要杨氏打算出手,那么只能算是地方豪强,几乎没有几个子弟在朝廷为官的苍梧士家,瞬间就会被打落凡尘,最多三代就会彻底泯然众人。

    “这个上官婉儿,留着只能是个祸害啊!”士武不由得皱起眉头。

    “或许会给士家带来些麻烦,不过问题还不算大!”士燮叹了口气,若是换了几个月前,那么上官婉儿必死无疑,甚至他会主动抓住她,然后送到弘农杨家那里,以获得这条人脉,很多人都希望能够搭上这种老牌世家。

    顿了顿,缓缓说道:“打上官婉儿的,只是杨家旁系子弟,只是打着杨家的虎皮,所以才能那么嚣张。只能说害得上官家家破人亡的,都是一群希望巴结杨家的家伙。嫡系那边,到底知不知情也不得而知。只是就算之前,事已至此也不会过多干涉。

    换言之,若是我们士家出面,那么杨阀或许会放弃上官婉儿。其实如同她这样心眼多,而且又天生聪颖的女子,并非什么人都能驾驭,杨阀估计也不希望这样人儿嫁入杨家。”

    “若我们为她出面,就算杨家不会对我们怎么样,也会缺乏好感!”士武叹息道。

    从古到今,想要家族繁荣,那么就必须要进入军政两界。这不仅需要才学,还需要人脉,更别说交州这种偏僻地方,没有足够的名望,中原那些家族谁会认识你?

    别看士燮被任命为交趾太守,若是朝中没有人能记起他,提携他,估计这辈子都是交趾太守。一旦没办法回到中枢,那么士燮很快就会被淡忘,政治生涯也就到此结束。

    说到底,士家最多只能算是个豪强,连世家都未必算得上。正因为他们父亲士赐的努力,士家才登上政治舞台,进一步扩大士家在交州的地位。到士燮这一代,他们这些兄弟也在为扩大士家的地位和名望而努力。

    杨阀可以说,是他们进入雒阳为官的最好捷径。只要他们愿意提携士家,那么就算整个家族依附与他们又如何?上官婉儿,可是相当于重要的敲门砖啊!

    关键若是杨阀因为她,对士家有怨意,那么下面打算巴结杨阀的世家,未必不会对士家出手。到时候就算不会改变现状,也会让士家很难再更进一步。

    士武显然意识到这个危险,同时也意识到这是个机遇,只是士燮已经那么选择,他又能怎么样,只是有点遗憾罢了!

    “有她在,可以帮助到徽儿!”士燮叹了口气,“她很有心机,不过同样很有能力。至少在海城县和东兴县的建设上,给徽儿帮助很大!”

    这个倒是真的,甚至士元跟在她的身边,都有了很大的收获,累积了不少建城的经验。很难想象,一个女子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学识,就这点她已经不亚于蔡琰。关键是她还是完璧之身,蔡琰怎么说都已经是个寡妇。

    如果不是她招惹到了杨家,再加上她的确心眼太多的话。就算她已经家破人亡,也未必不是一个良配。不过事到如今,是否要让士徽纳她为妾,还需要慎重考虑。

    “记住,徽儿已经是少族长!”士燮提醒道,“再说我也让士元问过他,知不知道杨家代表什么意思?显然,徽儿知道杨家的实力,也知道士家根本不是杨家的对手,然而他似乎并不害怕杨家……”

    “初生牛犊不怕虎罢了!”士武只能想到这个可能性。

    “在我看来,徽儿是另外有底牌,可以确保杨阀根本奈何不了他!就说现在,你我就敢说,对徽儿的一切都了解通透了?”士燮高兴的说道。

    就在两天前,有个文士带来士徽的荐书,这个年轻人他考校了一番,发现才学是有,只是过于粗糙,难得天赋不错,就带在身边。同时士徽身边,还多了一个鲜卑人,其武力居然不亚于杨熊,同时在兵法韬略上很有天赋。

    士徽到底是从哪里招募了这些人,又是从哪里招募了那么多的平民,甚至是士卒?青铜刀盾兵和弓箭兵最先给他带来惊喜,然后便是屯田兵。如今为止,已经有刀盾兵1300名,弓箭兵1000名。后续还有没有不得而知,不过就这几个月来招募的百姓,已经有六万人!

    可以说,整个交趾郡的汉人数量,直接翻了倍!

    士武闻言也是沉思,的确,他们谁也不知道,士徽的底牌是什么。这个年轻人,在今年开始,就给他们带来了不少的惊喜。

    “只是杨家?”士武决定还是最后提个醒。

    “如果士家,注定要在徽儿这一代没落,甚至消亡的话,那说不得本来天意如此!”士燮咬了咬牙,说到最后几个字的时候,几乎是一字一顿的说。

    说到底是,作为少族长的士徽,选择了上官婉儿,而不是杨家。如今虽然还是他做主,但以后士家,到底还是士徽当家,他已经五十三岁,又能管多少年?

    其实他并不认为上官婉儿是良配,不过士徽喜欢,而且很执着,与其说是权衡利弊,还不如说是士徽在士燮的内心,占了多大的比重。

    最终,父爱超越了家族利益,于是他愿意为士徽冒这个险。这点士武未必看不出来,不过他愿意服从士燮的选择。士燮为士家,出力太多,可以说他们几兄弟的仕途,很大程度便是士燮提携的结果。

    所以事到如今,别说士武能反对,就算士?和士壹在这里,也没有资格去反对。心里更是清楚,士燮说的很对,若士家真的到士徽这一代,就没落,甚至消亡,那只能是天意。

    事情就这样定了下来,士家全面庇护上官婉儿,已经成为定局。而这一切,士徽却并不知道,更不知道这一切的根源,是士燮对他的父爱所致。

    此刻他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东兴县附近的越人部落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