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53章 我有酒也有故事

隔壁的小蜥蜴2018-09-26 03:47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恶意,士徽似乎感觉到这个酒楼满满的恶意!

    酒楼的设定就是这样,君择臣,臣择君,若是召唤来的文臣武将对士徽不满意,那么居然可以径直离开,随即传送走,反正就是不给士徽追上去,继续招募,或者恶意谋杀。

    保证平安到来,同时又能保证安全回归,某种意义上来说这酒楼还真是‘服务周到’。

    其实士徽之前隐约就已经预料到这个可能性,万一某天,他招募到李世民这样的存在,偏偏对方并不投靠他,反而以他的实力拉起队伍,成为汉末诸侯之一,那会怎么样?

    尤其既然木华黎都已经出现,那么铁木真和努尔哈赤怕也不会太远。五胡十六朝的建国者,甚至五代十国的建国者,甚至纣王这样的大暴君,是否会被召唤出来,尚未知晓。

    是义无反顾的设宴下去,还是减少设宴的频率,这将会是他最需要考虑的问题。不过在此之前,士徽还是缓缓来到酒桌上面,坐了下来。

    “好让各位久等,宴席已经准备,酒肉已经备好!只是饮宴之前,是否自我介绍一番?”士徽提议道。

    “我先来吧!”木华黎倒是豪爽,“我叫木华黎,鲜卑人,原本是轲比能大王的奴隶。大王和隗头争夺地盘时,我立下战功,于是得到了自由。我对鲜卑没什么感情,从记性开始,便是一个汉人奴隶把我养大,他是一个文士,于是教我汉话,教我汉字,也帮我启蒙。

    我从小仰慕汉家文化,于是带着这些年的积蓄,还有大王给的赏赐,来到汉地,打算好好看看这个,养父一直希望回来的故乡。同时,也打算在汉地出仕,真正融入进来!

    不过大部分汉人,见我就如同之前那三人般,往往敬而远之……”

    显然,真正和汉人接触,才明白什么叫做‘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概念。从渴望到绝望,木华黎其实已经萌生,回到草原的想法。

    “哈哈哈,那木华黎兄,你来我这里可是来对了!”士徽闻言大笑,“我这边对各族一视同仁,只要你遵守汉律,以华夏子民为荣,以华夏利益为重,能在别人损害华夏利益的时候,出面劝阻甚至阻挡对方,那么我就承认,你是汉家儿郎!”

    “木华黎这个名讳,是父母所赐,不好更改。不过我从小接受汉人的教育长大,心里早已把自己当成汉人!阁下所言这些,自然是不成问题的!”木华黎顿时有种找到知己的感觉,屡屡渴望屡屡失望,没有比听到这番话,更让他欣慰的。

    “我麾下刚好缺缺几个军侯,木华黎可愿意来助我?”士徽趁势抛出了橄榄枝。

    “愿效犬马之劳!”木华黎当然是答应了下来。

    “这位兄台,你甚至都没有自我介绍一番,结果就把这位木华黎给招募,这可说不过去。君择臣,臣亦择君。既然你要招募他,是否也该自报家门?”纪昀却是提醒道,其实对于能够花费1000贯钱,设宴款待他们,这样的存在到底是何方神圣,他也很好奇。

    在赴宴的这些人,记忆力对这次赴宴的概念,大概就是偶然听说这里有人设宴招贤,然后心中颇为好奇,于是过来看看。却是浑然不知道,自己其实是在别的时空,召唤来的。

    “这倒是我的不是……我乃……”士徽笑了笑,把自己的身份给介绍给众人。

    “居然是威彦公家的公子!”没想到当纪昀知道士徽是士燮的儿子之后,顿时变得情绪激动起来,“听闻威彦公精通经文,晓岚一直想要拜访。”

    说到这里,又不免有些沮丧。他只是寒门士子,在乡里想要举个孝廉尚且不行,出仕更是遥遥无期。对于士燮来说,就是个无名小卒,有什么资格让别人见自己?

    “其实父亲也爱做学问,尤其是《春秋经》方面。平时也苦于交趾没有大儒可以探讨,不知道纪兄弟,才学如何?”士徽闻言却是心生一个想法。

    “不是纪某吹嘘,只要能接触到的经典,纪某都有通读,并且苦苦钻研。奈何缺乏名师,难免有些地方无法理解通透,也担心有其他地方理解错误。”纪昀惭愧的回答道。

    “那刚好,父亲也需要一些经学大师,来一起探讨学问。若纪兄弟不介意,徽可以代为引荐!”士徽笑了笑,这便是他的打算,把纪晓岚推荐给士燮。

    类似纪晓岚这样,目前不懂治政,一心都扑在文学上面的存在,最适合的,其实就是文书工作,负责教化或者修撰经书也不错。这些都是士燮目前急需的才能,反而对于他来说,这些才能没什么用处。

    “感谢士公子!”纪昀顿时感激涕零起来。

    其他几人也是介绍了自己,不过都是白板级别的存在,没聊几句基本上就巴不得直接跪舔。对于他们这种高不成低不就,有那么几手庄稼把式,又或者在农业、商业、工匠技术或者刑律上,有那么点才能的存在,都巴不得有个大家族作为靠山。

    没有当过寒士,根本不清楚当寒士的痛苦。许多书本甚至都没有资格接触,就算可以接触,没有人为他们启蒙,那么很多字为看不明白;没有人为他们解惑,那么很多知识最终都是一知半解,一个不好就落得个南辕北辙。

    宴席如期开始,有酒有肉,有说有笑。木华黎对草原的情况颇有见识,谈话之余倒是让士徽等人了解了草原的情况。纪昀来自秣陵,吴郡那一带可以说是长江以南最繁华的地方,倒也让士徽了解了不少江东的风土人情。

    其他人也说了一些家乡的见闻,当下局势,这些谈话让士徽对大汉的认识,变得更加的完整。同时不由得想起一句话:“我有酒,你有故事吗?”

    “这场面,倒也是挺温馨的……”士徽不知不觉也有些喝高,这次酒宴真的不错,上次似乎是他们吃完喝完,才轮到自己上前打招呼,看来‘宴席’也在慢慢改进。

    回过神来的时候,宴席已经结束,宾客们出现在他面前,却是对自己所在这里并没有任何疑惑。这本来是士徽最担心的部分,不过看样子是不需要担心了。

    “什么人?”焦挺负责士徽的护卫,突然有七个人出现在士徽身边,其中一个看服装样式似乎还是异族,立刻跳起来高呼。

    “别紧张,这些都是我招募而来的人才!”士徽回头,笑着对焦挺说道。

    焦挺也是经历招募过来的人才,闻言也就不觉得奇怪。尤其士徽前段时间,才又招募过一次人才,如今自然是见怪不怪。

    “徽弟,你到底是哪里招揽了这批人才?”士元却是觉得非常奇怪,顿时询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