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48章 再建港口敌踪现

隔壁的小蜥蜴2018-09-26 03:47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敢情是把我当成建筑工了是吧?这是亲生的吗?!”士徽看完士燮的回复后,差点就直接暴走,好在被士元花了九牛二虎之力安抚下来。

    “徽公子,莫非伯父一片好意,你却觉察不出来?”上官婉儿却是笑了笑,“东兴县若是建立起来,县令和都尉还不是同样由你来任命?!”

    对,这是一个扩大地盘的好机会。士徽当然清楚,他看得很透彻,只是很不满意士燮把这种劳心劳力的苦差事,交给他来办罢了。

    “不得不说,公子还需要学习不少东西。”上官婉儿看着士徽不开窍,直接插着腰埋怨起来,“难道公子没有看出来?这段时间虽然是婉儿在规划海城县,徐县长在处理政务,不过我们总要请示过你,确定没问题才能建设。这个过程,公子对于一个县城的政务,是否通透了不少?若换了个县令,是否可以不需要我们帮助,也能自己尝试解决这些问题?”

    顿了顿,继续说道:“再则,伯父在龙编,其实并不轻松。这次要招募一万人,而据婉儿的了解,早些时候只是招募三万人,那些南蛮和越人就已经开始闹腾起来,这次招募一万人,他们未必不会再次闹腾。伯父他们坐镇龙编,便是要处理可能出现的暴动,确保公子可以毫无顾忌的,去建设新的县城!”

    “好了,我知道了……”士徽深深的吐了口气,这个时候不是逞强的时候,至少他很清楚,自己根本说不过婉儿。也不得不承认,她看得很通透,经她那么一说,他顿时就明白过来了。

    “直接跟我说不就好了……非要搞得那么迂回……”他其实最想抱怨的,便是士燮的父爱,怎么总是喜欢迂回的来表达。都是父子有什么不能直接说明吗?

    “嘻,估计这就是公子的问题。若是婉儿没有猜错,想来最近几年,伯父往往说些什么,公子最终都会和他顶撞起来吧?久而久之,他也担心你会发脾气耍性子,无奈只能走这种迂回不讲理的路子。或许在他看来,只要若干年后,公子能理解他的用意就好。”婉儿笑了笑,不过笑得有点干,此刻她也回忆起和父亲相处的那段时日。

    “好了好了,你们都有道理!准备准备,明天出发!海川,海城就交给你来镇守!”士徽来到岑溪面前,缓缓对他说道。

    “属下遵命!”岑溪欣然领命,海城每天都在变得更加的繁华,同样这里也更容易遭到觊觎,他的压力并不轻松。好在他并非一个人在战斗,不仅海城都尉魏立招募了三百兵丁镇守,只说他麾下也已经招募了一千士卒,更有三千屯田兵接受他的调遣。

    期间士徽更是消耗了700单位的黄金,连续招募7次人才。结果出来六个白板的武将,1个白板级别的文臣。文臣安排在徐凡属下担任县丞,武将则安排在屯田兵和岑溪麾下任职,是以中层的武将,岑溪也并不缺乏。

    自从狠狠的黑了一次脸之后,士徽短期内并不打算开设宴席,说不得就亏大了。他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放养出去的那么多的平民,到现在也只给他赚了100单位的黄金。

    看着资源位面,仅剩的这2100单位黄巾,士徽那个心塞啊!

    岑溪这边没问题,士徽第二天收拾收拾,便带着士元,杨熊他们北上。已经重新招募到一千五百人的部队,直接上船,然后经过一天的航行,来到东兴附近,然后找了个合适的地方陆续下船上岸。

    “这里不错,是个合适建设港口的地方,东兴港,徽哥儿,为什么你会叫这里东兴?”杨熊下了船,还有些头晕,晃荡了一下脑袋,然后回头问了句。

    “想着总不能什么海港都要带个海字,这样给后人取名字的时候留下先例可不好。最初我还打算取名叫做海安县,宁海县之类……”士徽耸了耸肩,他怎么知道东兴为什么叫做东兴,一个人也不可能什么历史都知道。

    最初他甚至打算在后世的防城港那边建港,不过后来他发现这个时代的地形,和后世不太一样,防城港那种天然港湾的地形并未形成,反而东兴这一块更合适建港。

    “问题这里可比海城荒芜多了!”上官婉儿看了看海岸上的植被,顿时摇了摇头。先不说能不能建立一个县城,只说目前得想办法,把港口搭建起来,还有建设一些仓库来堆放物资。至于后续的事情,得慢慢勘察才能确定。

    “有一万人口会在稍后过来,粮食会陆续从海城运输过来。否则依靠我们这一千五百人,要把城池建设起来,要等到何年何月?”士徽摇了摇头。

    在资源位面里面,他已经收到了120000单位的食物资源。花费50000单位食物,即可招募一万平民,换言之他还有60000单位的食物可以灵活使用。

    “先把港口建立起来吧!否则粮食的问题就会成为我们最大的问题!”上官婉儿觉得,短期内还是先不要把流民招募过来好些,否则以目前的粮食运输效率,粮食会成问题。

    “这个没有问题,不过仅仅今天而言,大家还需要把营地清理出来。看看这荒郊野外的,别说豺狼虎豹,不知道从哪里,突然出现一批蛮夷也有可能。”士徽提议道。

    所谓的蛮夷,当然不是说那些归化的越人和南蛮,而是没有归化的部分。他们更加好战,同时对汉人抱有很深的敌意,甚至会疏远那些归化的越人和南蛮。

    “那是你要考虑的!”上官婉儿笑吟吟的说道,“我只负责政务方面的事情!说起来,什么时候再去招募几个文臣如何?妾身感觉公子总能在需要的时候,招募到一些人才。”

    “咳咳咳……”士徽轻咳,却是直接并不打算继续这个话题。

    见状,上官婉儿笑了笑,并未继续追究。一个合格的女人,不能逼迫男人太甚。适当的追赶,又让他感觉到个人的空间,这样最适合让他一步步进入自己的节奏。

    什么时候当他习惯这一切,那么自己需要知道的一切,他都会告诉自己。婉儿并不着急,给士徽留下一个背影,便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

    前后花费了半个时辰,一片空地就被清理了出来,大块的石头被挪到一边堆放起来,有了上次建港的经验,大家都清楚,这些大石头可以用于填海,把凹凸不平的地方填好,这样才方便把港口建设起来。

    “报告大人,一里之外发现有越人的探子在观察!”不多时,却是有斥候前来汇报。

    “早知道不要随便立FLAG的!”士徽闻言顿时自嘲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