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43章 婉儿到来议设县

隔壁的小蜥蜴2018-09-26 03:47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世家杀人,不留余地。仇恨是会累积,《史记》里所谓的刺客列传,无非便是告诉后人‘斩草不除根’的下场。各朝历代君王,要引以为戒云云……

    士徽昨天不是白过的,把黄穆他们一家拉到海边,同时让岑溪去打听黄穆的村寨里面的所作所为。当然这探听不出什么,不过本来士徽就没打算知道,只需要知道这些村民到底和黄穆是不是一伙的便可。若是,那么他就要考虑把整个村子,全部屠戮一空!

    蝼蚁咬人,也会痛痒难耐。既然知道这点,那么就没必要留下会咬人的蝼蚁!

    不过岑溪的调查结果,显然这些村民也属于被迫害的阶层。至于黄穆一伙的那批人,反正从今天开始,就不再存在这个世界上。海岸上,鲜血把海滩都给染红了一大片。

    “不得不说,还不太习惯这样……”士徽看着眼前这一幕,眉头一不免一皱。

    “不得不说,你做得很好!”士元在士徽身后,却是突然说了声,“本该如此!”

    “不说这个!”士徽摇了摇头,“周围几个越人村落,是否已经派人过去和他们联络?”

    “已经联络!”士元点了点头,“有两个村子愿意搬迁过来居住,有一个还要等等!”

    “不必等了!”士徽眉头一皱,“让杨熊和岑溪带兵灭掉他们!”

    士元没有废话,当即回头传达命令,当天杨熊和岑溪,就带着一千士卒杀了出去。只留下五百亲卫曲,驻守在这个村寨里面。

    这里发生的一切,士徽已经专门写了文书,让人送回龙编,想来明天就能抵达。

    下午没有等到杨熊他们回来,反而等到了一个人,这个人骑着一匹马,就这样光明正大来到村寨外面,报了士徽的名字,被放了进来。不多时,便来到了士徽的面前。

    “你怎么来了?”士徽看着眼前的可人儿,不免感到诧异。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在龙编士家里面暂住的上官婉儿。按说她不可能会来这里,问题是她的确是来了,士徽想不明白,士燮到底是怎么会放人的?

    “我为什么不能来?你我尚未成亲,我还是自由之身,只是暂住在士家。哪怕是伯父,也不敢拦着我离开啊!”上官婉儿调皮的吐了吐舌头,“只要他还在意你的感受的话!”

    士徽的脸色有点难看,上官婉儿显然是利用士燮对他的看重,才这样轻易离开士家。就这份对当前局势的判断力,不得不佩服她。只是被利用的是他,多少就会有点不舒服。

    “想要人家不利用你,很简单,早点纳了奴家便是!”上官婉儿显然知道士徽在想些什么,却也不气恼,其实掩嘴一笑,调皮地说道。

    “我可不上当,父亲不开口,我哪敢纳你为妾?不孝的事情我做不出来,你也不会希望成为一个不孝之人的妾室吧?”士徽回道。

    “似乎你很熟悉我一样?不过你猜对了,如果就妥协的话,我会看不起你!能让我上官婉儿甘心做妾的男儿,他必然与众不同。他以后的成就,也绝对不会低!”上官婉儿朝着士徽甜甜一笑,缓缓说道。

    唯有说道最后的时候,她的表情变得非常的坚定。显然,就算是一个平凡的男人,她也会拼尽全力,让他变得不再平凡!

    “其实找个平凡的男人,不是更轻松一些?女人依靠男人来征服天下,不外乎如此……”士徽笑着摇了摇头。

    “这样会让我完全提不起兴致来!征服男人的过程,让奴家更加兴奋!况且一个平凡的男人,这辈子很难变得不平凡!”上官婉儿淡淡一笑,“我好不容易过来陪你,难道不应该安排一下,我的饮食起居吗?”

    “要不你跟我住一块,顺带提前预习一下,如何斥候夫君的饮食起居?”士徽笑道。

    “我当然不怕,只要你不怕的话!”上官婉儿无所谓的说道,说完舔了舔香唇。

    士徽是真的怕了这个女人,一个女人可以懂政治,然而一个智力高又懂政治,关键还有这一定目的,那么就很不好招惹。一个不好,自己就会彻底被她给利用了。没有任何东西能够保证她的忠诚,她的属性的确是高得让自己忍不住占有她。

    “大人,就这样站在村口也不是办法,婉儿姑娘的住所,我会安排好的!”士元突然上前,总算是让这个尴尬的气氛暂时告一段落。

    “嘻,那就有劳了!”上官婉儿淡淡一笑,朝着士元行了一礼,倒也算是礼数周到。

    只是士元对她真的没什么好感,这根本是一个妖精,很担心族弟会因此沉陷下去,这样对于他,对于整个士家来说,都不是什么好事。

    不过就算是她,也没有猜到,士燮早就料想到她可能会主动过来接触士徽,所以才暗中给了他一个任务,那就是她打算进一步接近士徽的情况下,出面阻拦。至少,在士徽正式纳她为妾之前,这些事情总得避讳一下。

    如果上官婉儿是个没羞没臊的浪荡女子,那么他甚至有权先斩后奏。奈何她似乎很懂得把握分寸,以至于那条线似乎一直没有越过,他实在不好出手。

    到了傍晚,杨熊和岑溪带着一身血回来,不过看情况应该是得手了。只看他们身后,带着好几车的货物,还有大概五十多个未过车辙的孩童,以及二百多个年轻未成亲的女子。

    “幸不辱命,整个村寨已经攻破,杀敌三千,俘虏二百五十余人,战利品无数!”杨熊来到士徽面前,拱手行了一礼后,向他汇报道。

    “辛苦了!下去养伤吧!”士徽点了点头,关切的说道。

    “哈哈哈,不碍事,都不是我们的血!”杨熊闻言哈哈大笑,不过岑溪就没那么理想,看着他脸色苍白的样子,就知道他身上的确是受了伤。

    “好好休息便是!”士徽没好气的说道。两人也不废话,带着本部人马回去休息。

    战损其实也并不低,一千人回来只有七百人,而且大多带伤。一下子有三百人阵亡,士徽了解情况后也有些心疼。不过要补充也容易,刚好他有一个稳定的粮食来源!

    晚上吃饭的时候,上官婉儿问到这里发生的事情。士徽也没有隐瞒,把这两天发生的事情说了出来。最后还不由得感慨了句:“这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这二十年里,估计黄穆一直在做小动作,可为什么父亲一直不知道?”

    “很简单!”上官婉儿笑了笑,“封闭!许多越人和南蛮的村落不服管教,跟着族长闹事,其实主要便是太封闭!解决的方法也很简单,以这个村寨为中心,设县而治便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