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38章 荐人才喜忧各半

隔壁的小蜥蜴2018-09-26 03:47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有马和没马是完全不同的概念,本来走路三十里都要一天的时间,结果策马飞奔,两个时辰已经回到望海县,去见了大哥士廞一面,休息一晚后,花了半天时间,便回到家里。

    问了家里人,知道士燮还在府衙,便让上官婉儿留在家中,他却是带着薛强、焦挺和耶律铸找到了衙门那里。

    “舍得回来了?”士徽来到衙门的时候,士燮还在批改公文,没有士祗帮忙,工作压力大了不少,已经五十三岁的他来说有点吃力,是以知道士徽进来,也没有抬起头来。

    “父亲,孩儿有个人才,想要向您引荐!”士徽上前拱手行礼。而身后的焦挺和薛强没有动,他们知道自己的能耐,还不值得士徽向士燮推荐。

    “哦,听说你在村寨上带下三男一女,怎么才有三人?”士燮抬头看了看,随即问道。

    “有一个已经带回家中,孩儿与那上官婉儿情意相投,她出身弘农上官家,倒也是门当户对……”士徽担心士燮对上官婉儿印象不好,连忙想办法给她说好话。

    “别忘了,你二叔已经在给蔡家提亲了!”士燮没等他说完,便回了句话。

    “婉儿家道中落,也拿不出嫁妆。也没打算嫁给孩儿,只希望孩儿收留……”士徽缓缓说道,意思也很明确,自己只是纳妾,并非娶妻。

    “等你二叔回信,你才能纳她!”士燮看了看士徽,最后没好气的说道。心里也觉得这个儿子荒唐,哪有上位娶妻就纳妾的?

    “这个孩儿当然清楚!”士徽当然不敢忤逆士燮的决定,关键他也很清楚,未娶妻就先纳妾,传出去会有损名声,更别说要娶的还是大才女蔡琰。

    其实士燮更多的考量,是想要进一步了解这个上官婉儿是谁。据说很漂亮,不由得担心会不会是故意勾引士徽。若是什么不正经的女子,对士徽来说只能是百害而无一利。

    随即却是看了看士徽身边,三个男子,两个明显是武夫,不过却是跟在士徽身后,显然不是他要引荐的人才。关键是最后一人,却是站在士徽的身边,是以多看了几眼。

    首先可以肯定,这是一个文士,有种儒雅脱俗的气质,这是更接近隐士的气质。年纪不大,看起来也就是刚刚及冠,却不知道才学如何。

    “这位是?”士燮知道自己不说话,士徽也不敢继续推荐,于是随口问了句。

    士徽没有说话,只是给耶律铸使了眼神,后者笑了笑,上前朝着士燮行了一礼,缓缓说道:“蓟县耶律铸,表字成仲,拜见大人!六代前,先祖曾是鲜卑人,后入汉居住,得赐姓刘,也称刘铸。”

    士徽闻言也不由得一愣,随即倒是记起有记载,说辽太祖仰慕汉高祖,耶律氏兼称刘氏,是以耶律阿保机的汉名就叫刘亿。至于耶律铸用汉名,估计是为了掩盖身份。

    “先祖姑且不说,既然已经归化,当以汉人身份自居便是。”士燮并不打算追究,交趾郡如今有四十万人,汉人只有三万,不过归化的越人和南蛮却有三十万,按照汉律,他们三代在汉地居住,给大汉朝廷纳税,那也就算是汉人。

    汉律虽然如此,不过越人和蛮人也懂得变通。他们在山上修筑村寨居住,族长就是一个个土皇帝。虽然也有纳税,不过相对保持了蛮人和越人的习俗和语言,会说汉话的人并不多,这样的存在,士燮也不认为这群人,算是汉人。在他看来,交趾郡真正能称得上是汉人的,只有三万人,当然,如今已经提升到了八万。

    “小的一直以汉家儿郎的身份为荣!”耶律铸非常恳切的回答道。

    士燮点了点头,又问了问才学,才知道这耶律铸真的有本事。年纪轻轻居然已经满腹经纶,对政务也颇有天分。交谈下去,居然发现他还懂军务,只是不知是否纸上谈兵。

    就算如此,有这样的学识,已经非常不容易,难得是年轻,很有潜力。

    “成仲,你满腹经纶,破有才华。以我的能力,完全可以为你举孝廉……”士燮试探着看向耶律铸。

    “离家而不得归,如何谈得上孝廉?但求大人赏口饭吃即可!”耶律铸拱手拜道,举孝廉是不可能举孝廉的,一查就知道他是黄巾余孽,到时候他才会麻烦。

    “这个好说!”士燮算是看出来了,是个有故事的,“我身边缺个书佐,若不嫌弃……”

    “刘铸叩谢大人!”耶律铸闻言立刻朝着士燮行了一礼,算是接下了这个职位。他也不傻,书佐不入流,却每天跟在士燮身边,以后未必不能更进一步。

    耶律铸当天就被士燮留了下来,试用了半个时辰,居然便可以立刻投入到工作中。两人配合越来越顺,一堆的公务不到一个时辰就完成。换了士祗,都要三个时辰才能解决。

    “不错不错,是个年轻俊杰!”士燮这个时候对耶律铸的印象已经好了不少,至少他是一个真正有才能的人,只是不知道品性如何,还需要后续考校。

    “成仲应该刚到龙编,尚未有宅子?”士燮笑着问道。

    “属下的确正为这个烦恼。”耶律铸立刻换上一副苦恼的模样。

    “这样吧!你既然已经当了我的书佐,这两天先住在士家。我为你在龙编物色一座宅子,好歹让你有个遮风挡雨的地方。”士燮亲切的说道。

    “属下谢过大人!”耶律铸自然是摆出一副感激涕零的模样。

    当天晚上,士燮就把耶律铸带回家中,安排在客房居住,甚至设宴款待他,当然也少不得算上焦挺和薛强,席间也了解了一下,两人都是武人,不过薛强更像是军旅家族,有一定的军事素养,反而是这个焦挺,就是个空有武力的莽夫,不值一提。

    至于上官婉儿,似乎是私下由士徽的母亲进行接触,回头却是非常高兴的找到士燮,告诉他这个人儿多么贤惠乖巧,多么知书达理,关键是人长得漂亮,就是屁股有点小,胸也不够大,不利生养。

    母亲的侧重点,永远是儿媳妇能为她添几个孙子孙女,而士燮看重的,是这个女子,会对自己的儿子有多大的影响。古有妲己、褒姒和西施,后有赵飞燕,士燮也担心直接最看好的儿子,会沉迷女色之中。

    只是他不好直接与上官婉儿接触,于是只是让士徽的贴身婢女小瑶帮留意一番。又交代夫人多多留意便是,同时也在等,等二弟的回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