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36章 欲招募各有条件

隔壁的小蜥蜴2018-09-26 03:47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哈哈哈哈!”士徽尚未回答,耶律铸却是大笑起来,“说来虽然我们共同赴宴,却彼此都不认识对方。既然连底细都不清楚,能耐如何尚未知晓,还谈什么量才适用?”

    “说来也是士某孟浪!”士徽闻言笑了笑,他通过后台自然清楚他们几人的底细,不过他却没想到,他们彼此却不知道彼此的底细。

    顿了顿,缓缓说道:“那么就从士某开始!先前也说过,士某乃是苍梧士家出身,单名一个‘徽’字,表字叔守。就在前日,族中决定由我担任少族长,身份一朝变化,难免有点不适应,是以来到这座村寨,一则为了解村寨情况,二则也是为了整理一下心情。”

    “阁下表字既然带‘叔’,若铸没有猜错,应该是三子。三子成为少族长而不是长子,其中必有故事。这并非是我们可以询问,略去不提。只是阁下看起来是武夫出身,不知道在这交趾郡可有职位?若要招揽我等,又能给出什么职位?”耶律铸问道。

    “诶?”薛强却是突然看向耶律铸,“阁下刚才所言,是互相了解一番再说。如今只有这位士哥儿介绍了自己,阁下何必急着发问?”

    “很简单,我能看得出来,这位士哥儿,似乎很了解我们的底细。”耶律铸淡淡一笑,随即看向士徽,眼神多了一丝狡黠。

    “各位是我设宴款待,那么自然会对各位的来历有点了解。”士徽倒也不介意承认。其他几人闻言也是纷纷露出了然的神情,也是好奇,这个文士到底是如何看出的。

    “你并没有看出,只是诈了他一下,是否?”上官婉儿却是敏锐看出了关键,“其实我对你更好奇,你的长相,与汉人略有不同!”

    “这不奇怪!”耶律铸站了起来,“我复姓耶律,单名一个铸,表字成仲,自号‘独醉道者’。数代以前,先祖来自东夷部落,武帝时期入汉居住,数代也成为了个不大不小的世家。铸乃家中长子,习文学武,不敢说样样精通,至少也颇有所得。说来惭愧,五年前接触太平教,不由入迷,曾加入太平教学习道法,也喜欢扶乩。

    太平教反,家中为了怕被我牵连,便把我逐出家门。是以浪迹天涯,当了一段时间游侠,之所以会来这里,只因为出门前占了一卦,只说南方可遇贵人,谁知道一走,居然是从幽州直接就来到了交州这里。”

    果然,植入了这个时代的记忆和身份,不过也应该只是这样。否则若是直接注入完整的耶律铸的记忆,那么以后万一出现了鳌拜,或者黄飞鸿什么的,那么是不是可以直接在三国时代发展火枪大炮?关键他们也同样算是穿越者,到时候岂非乱套!?

    “那依你所见,士哥儿可是阁下的贵人?”薛强不由得调侃起来。

    “不得而知,不过若他能回答我之前的问题,我可以考虑考虑。”耶律铸笑了笑,“不知道两位,又是何等人物?”

    “我,我先说!”焦挺直接坐不住,“我叫焦挺,家世代从军,别的不说,冲锋陷阵绝不含糊。只是焦某脑子不好用,父亲说要么给人当亲卫,要么当先锋,能混到校尉就不错了。我到处从军,奈何别人都不收……士哥儿,收了我,我能打仗!”

    “哈哈哈,这个当然没问题,我是交趾郡都尉士武麾下校尉。如今亲卫曲还缺人,若不嫌弃,来我麾下亲卫曲任职如何?”士徽闻言大笑着说道。

    “好的好的,只要管饭,那么焦某这条命就归你了!”焦挺拍着胸膛高呼起来。

    这个时候,其他六个白板级的文臣武将,也是纷纷上前,介绍了他们的身份。看得出来,要么就是游侠出身,要么就是普通寒门出身,甚至有些连寒门都不算,只是小时候给人当了一段时间书童,偷偷看着账房工作,偷学了一段时间。

    他们最多也就是县丞、县吏的才能,不过如今寨子里面,就缺这样的低端人手。士徽也不含糊,亲切的将他们扶起,接纳了他们的效忠。其实他更清楚,白板级的文臣武将无条件效忠,这可以说是酒楼刷人的补偿。人都刷出来了,招募就招募吧!高层的文臣武将需要,底层的文臣武将当然也有缺口,关键是他们效忠自己,省去了不少猜忌!

    转眼就有七人投奔,其他三人也不免面面相窥,不免有点疑虑。或许他们不知道‘托儿’这个概念,不过只觉得这七人,不会是士徽故意安排的人吧?

    转念一想,薛强还在怀疑,耶律铸和上官婉儿就直接否定了。若自己也接受招募,那么以后必然会和这几人遇到。若知道自己上当,说不得会愤而离去。耶律铸和上官婉儿,都很清楚,若士徽看重他(她)们,那么自然不会做出这种事情。

    “似乎还有我没有自报家门了!”薛强想不通,索性不想,挠了挠脑袋,缓缓说道,“河东绛邑人,姓薛,名强。家中三代从军,混了点小名堂出来。薛某人自幼习武,也想着混出点名头,奈何在乡里得罪了人,不得不南下避难,的确是打算找个安身立命之所。”

    说完看向士徽,拱手行礼:“若士哥儿愿意收留,薛某愿奉阁下为主!”

    “我只想知道,你在河东,得罪了谁?”士徽闻言不由问道。

    “乃当今太师董卓……的侄儿董璜!”薛强缓缓说道,“当初董卓担任河东太守,董璜就仗着他叔父的名头,到处祸害乡人,结果却是祸害到薛家头上。我气不过,胖揍了他一顿,结果也是害怕他报复,也是为了避免连累家人,这不连夜就南下了。”

    “哈哈哈,董卓受先帝之恩,如今却挟持幼帝,甚至妄议废立。如此不忠不义之人,乃天下之敌,阁下所做作为,徽佩服!”士徽说完,居然认真的朝着薛强行了一礼。

    “好说,好说!”薛强闻言也不免有些激动起来,“阁下那么看重我,薛某人也不废话,从此便跟了主公,效犬马之劳在所不辞!”

    “嘻,既然你们都介绍了,那么我说说自己吧!”上官婉儿笑了笑,“奴家乃是弘农郡陕县人,复姓上官,闺名‘婉’,或称奴家‘婉儿’也可。家中也算不大不小的世家,奈何弘农杨氏子弟看上婉儿,要强纳为妾,家父上官仪不肯,居然害得我们家破人亡。婉儿与家人逃难,一路南下,结果与家人失散,不知不觉就来到了这里。

    奴家其实也在想,女儿学得再多,最后其实也是要嫁人的,为妻为妾问题不大!不过若要娶我,文采姑且不说,只希望力所能及下,能让杨家吃点亏便是!”

    其实根本不需要去找杨家报仇,只要杨家知道上官婉儿在这里,那么自然会找上门来,这才是重点,士徽几乎是第一时间就想到了这个情况,这完全是个坑。

    只要稍微表现出一些才华,那么就能抱得美人归,前提是要承担弘农杨氏,那也四世三公家族的算计。只希望看上婉儿的,不是嫡系的杨彪或者杨修,否则就麻烦了。

    也不需要士徽废话,最聪明的耶律铸含笑不已,原本看到上官婉儿还有些惊艳,此刻却是一副正人君子的表情。显然,他本来已经是戴罪潜逃之身,自然不会给自己找麻烦。

    对于士徽来说,这同样是一个坑,女性在这个时代根本不可能出仕,这也是上官婉儿打算通过联姻,来换取帮助的根本原因。上官婉儿的属性非常不错,完全可以成为一个贤内助,不过也只能是内助,若是让她处理明面上的政务军务,那么必然会被人诟病。

    问题是,她长得真的很漂亮,尤其是那眉心的红梅妆,让她在清纯之余,略显妩媚。耶律铸这个修道之人,之前都无法抗拒的对她产生兴趣。

    “没想到好不容易刷出一个黄金级别的人才,居然还附带了那么一个麻烦!”士徽不由得感慨,不过转念一想也不奇怪,耶律铸不过白银,却也有一个黄巾余孽的名头顶着。

    诚然,他只是修道,而不是反贼,不过他是太平教徒却是真的。官府又岂会认为,他加入太平教,只是为了修道,而不是为了造反?!

    “耶律兄,你之前的问题,我不妨先回答!”士徽看向耶律铸,“我也说了,我只是区区校尉,能给出的也不过是武职。不过耶律兄既然允文允武,那么进入军营也无妨,完全可以成为我的军师。至于我,虽然职位是武官,不过本身也看了些书,最近主要是在看《春秋》,无他,父亲比较喜欢罢了!至于其他经典,也不过是看过而已……

    不过你的身份到底有点特殊,能真正解决后患的,唯有让你去投靠我父亲,也就是如今交趾郡的郡守士燮。只有他点头,那么你的身份在交州甚至都不是问题!关键是跟在他的身边,阁下也能清闲一些,有空也能继续修道!”

    “哈哈哈,这个我喜欢,还望士兄代为引荐!”耶律铸闻言,当即点头答应下来。

    士徽这才回头看向上官婉儿,缓缓说道:“士家虽然也算名门,甚至在交州可以说是说一不二的大世家,但对于中原那些老牌世家来说,却不算什么。尤其是杨家,那还不是我们可以得罪的。婉儿姑娘很美,看得我很心动,不过父亲已经为我安排一门亲事,乃才女蔡琰,怕是没办法娶婉儿姑娘。”

    顿了顿,却是在上官婉儿有点失望的眼神之中,继续说道:“不过我希望能交婉儿姑娘这个朋友。也愿意帮你,在龙编县找一个住处,让婉儿姑娘暂时安置下来。只要在交州这一亩三分地,我必然全力保你!”

    “嘻,矫情!”上官婉儿闻言,伸手在士徽胸前点了点,“这样岂非如同找了个外宅?你若和我做了朋友,以后每天进进出出我的宅子,那又成何体统,别人又该如何说我?你其实就是希望我能给你做妾,何必遮遮掩掩……也罢,婉儿累了,且跟着你又何妨?只是你要答应婉儿,若是我有一天想走,你不能拦着我!”

    “我很担心,你若是彻底爱上了我,从此舍不得走了呢?”士徽没想到居然被上官婉儿调戏,于是立刻调戏了回去。

    “就看你的本事了!”上官婉儿没有上当,只是甜甜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