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33章 意阑珊士燮之意

隔壁的小蜥蜴2018-09-26 03:47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成为少族长,士徽首先感觉是周围的下人,对他变得更加恭敬和殷勤起来。这种故意的讨好让他很不舒服,索性直接无视。

    第二个变化,便是伺候他的婢女,提升到五人。按照小瑶的说法,她们五人,有两人负责伺候士徽沐浴更衣,新来的两人,则伺候士徽读书,也负责饮食起居之类的杂事。

    “少爷如今的身份不同往日,一言一行都代表士家的门面。是以在外人面前,需要时刻保持世家的风度,对人待物,需要注意的地方却是比以前多了不少。”小瑶低声说道。

    少族长不仅是一种身份,更是一种责任。能否带领士家更进一步,这是一个标准;不过若是能够守住这份基业,那么也算合格;若守不住,那么族里半数族人同意的情况下,可以废除他少族长的身份。不过到时候,新的少族长,怕是会恶意针对。

    一个家族的资源就那么多,获得更多资源,就意味着要承担更多的责任。否则别人凭什么,累死累活为家族赚取资源,十多个,几十个,数百个族人拼尽全力去供养某人?

    比如士燮,这次调动那么多的物资,若是不能给家族带来足够的回报,那么他这个族长的地位,也有可能会很危险。到时候士徽这个少族长,就算不被剥夺身份,以后在士家的日子,也绝对不会好过。

    “我压根就没打算要,奈何非要强塞过来。”士徽摇了摇头。

    他有这个系统,只要资源足够,他甚至可以在人迹罕至的地方,建立起一个国度,直接就当国王,麾下还有一大堆的文臣武将。区区一个族长的身份,他并不放在眼里。

    “少爷看来还不明白!”新来的婢女笑了笑,“当此世道,身份的高低将决定少爷能接触到的人脉有多宽广。以苍梧士家的身份,只要少爷表明身份,在交州这快,您要拜访哪个县令,都可以直接递上拜帖,对方一般不敢不接见。

    若是老爷这个身份,哪怕没有功名在身,哪怕是郡守,甚至是刺史要动他,都要权衡一番利弊。少族长,这是仅次于老爷的身份,交州各郡,愿意交好您的人可不会少。

    若士家的名头更旺盛一些,那么就算进入中原之地,也没有谁敢欺负我们。甚至,我们可以结交那四世三公的杨家,或者袁家!通过合作,以获取更多利益,无论是官场上的,还是商场上的!”

    名望就是世家最大的武器,舆论的控制只是为了获取和巩固名望的手段。若是名望足够,甚至帝王要动某个世家,某个人,都要权衡一番,这便是世家门阀,真正的底蕴。

    士徽早些时候,已经从士燮那边得知,如今不过是进一步了解这个概念罢了。说到底只能说这个世界不对,本来可以比拼才华,偏偏大家都拼祖宗。仔细想想也不奇怪,这毛病在四百多年以前的春秋战国时代,已经存在,如今不过是换了个模样延续下去而已。

    “世道如此,身处这个圈子里,那只能乖乖遵守规矩!”婢女见士徽沉思,便认真教导起来,“很多人想要成为指定规矩的人,结果都失败了。其实遵守规矩,这样更容易些。或许少爷以后飞黄腾达,未必不能成为少数制定规矩的人,只是在此之前,这个规矩,却不能不顾,甚至需要认真对待!”

    她们二人和其他三女不同,从小就培养礼仪,甚至培养各种家务技巧,当然也少不得床笫之间的那些事儿。她们这一批有十人同时培养,最终只能有两人脱颖而出,负责伺候少族长。期间若出了事,或者惹怒少族长,其他八人才有机会替代。

    她们两个的主要责任,便是最大限度的讨好士徽,同时为他解决各种内宅的杂事。以后哪怕士徽成亲,家中杂事也是她们二人负责,不过到时候头顶会多出个女主人。

    与此同时,也兼具监督士徽,在必要的时候出面告诫的责任。就如同小瑶所言,少族长代表的不仅是地位,更是一种责任。士徽成为少族长,他的一言一行,都要慎之再慎!很多时候,他的表态,已经能代表士家的态度!

    被她们一通说教,士徽也是难免有点意兴阑珊,回来的好心情已经全部被破坏。也没有心情去看书,直接洗漱一番,便到床榻上休息。

    “少爷看来心情不太好……”两个有着蛮族血统的婢女,担心的看向小瑶。

    “少爷最是受不得规矩,此刻心情当然不会好。不过他识大体,睡一觉就没事了。”小瑶笑了笑说道,她是士徽的贴身婢女,从小跟着他一起长大,对他自然是非常了解。

    新来的两位婢女对视一眼,然后上前行礼,缓缓说道:“我等也是职责所在,若有冒犯,还请姐姐多多原谅!”

    话语之间,已经是把自己的身份降低到小瑶之下。不过以小瑶的身份,倒也正常。这二女责任再大,职能再强,也都只是婢女。士徽若真不喜欢,士燮自然会换两人过来。到时候两人,最多能再留一两年,若士徽想不起她们,便贬为歌姬舞姬,算废物利用。

    与此同时,士燮的房间里,士武也在这里做客,两兄弟正谈着事情。这个时候,下人过来汇报,只说少族长刚回到房中不多久,就直接洗漱睡了,并未前往书房。

    “不奇怪,他本来就没打算接任少族长。不过他应该懂得权衡利弊,给他一晚时间,好好想想又如何?”士燮闻言,倒没有责备什么。

    “兄长,为何如此坚持让徽儿……”士武还是有点疑惑,士徽多少表现出来一些才能,但也只是这样而已,能不能成为少族长,按说应该观察几年。

    至少,他觉得士燮那么快就任命士徽为少族长,还是有点草率了。

    “这孩子有事情总喜欢偷偷摸摸来,四弟到底还是被他瞒住了!”士燮大笑。

    “那个村子的事情?我已经知道,那个村子和他有关系了!”士武眉头一皱。

    “那你可知,你刚刚屠掉两个村寨,结果刚离开不多时,村寨里面又多了上万百姓?不仅有百姓,甚至还有一个文士,一个武将负责政务和军务。我派人观察过,才能不怎么样,不过要管好,守卫好两个村寨,却不成问题。关键的是,作为雇佣兵上阵的五百弓箭兵,此刻就在那个武官麾下听用……这下,你明白了把?”士燮缓缓说道。

    “徽儿到底这些年干了什么?”士武闻言为之一惊。

    “不管做什么,对士家并无坏处,我真正在意的是!”士燮指了指自己的眼睛,“在他的眼睛里面,我看到了一股强烈野心!关键是,他逐渐具备落实他野心的实力,老夫不过是在他背后,推他一把而已!且看看,他到底能够走到哪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