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32章 终上位士祗离家

隔壁的小蜥蜴2018-09-26 03:47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一般来说,士廞会坐在士燮左手侧的上位,右边的位置则是士祗的。士徽坐在左边第二个位置,士干则是右边第二个位置,士颂则是在左边第三个位置。

    几乎从这五个孩子陆续出生开始,这个位置顺序就是固定的,所以赴宴的时候,大家也是按照这个位置入席,眼看就要座下,没想到士燮居然说要更换位置。换位置没什么,关键是背后代表的含义。

    士廞首先眉头一皱,随即舒展开来。士祗有点渴望,又有点担心。士徽不明所以,也无所谓换不换的;士干和士颂低下头,显然他们很清楚,不管怎么换,他们都差不多。

    “徽儿,你坐在左边第一个位置!”士燮终于发话,“廞儿和祗儿依次坐下去!”

    士廞闻言,顿时露出一副了然的表情;士祗闻言,却是震惊之余,偷偷捏紧了衣袖里的拳头;士徽惊讶得微微张开嘴巴,似乎打算说什么,却又说不出口;士干和士颂依然低着头,不过表情却多了一丝惊讶。

    “是,父亲!”士廞笑了笑,朝着士祗那边走去。后者看到这个情况,迟疑了三秒钟,最后也只能乖乖朝着士徽的位置走去。

    “父亲,我坐第一个位置?”士徽却是指了指自己,疑惑的问道。

    “叫你坐,你就坐!”士武突然在外面走了进来,跟着他一起来的,还有他的儿子士元,以及二叔士壹的长子士匡,扣除在苍梧郡老家守着的士?,以及还在雒阳的士壹,可以说士家的这一代权利核心,和二代继承人们,都来到了这里。

    士元和士匡是靠在士颂后面坐着的,士匡坐右边第三个位置,士元则甘拜末座。他们两个年龄,其实都比士干和士颂年长,不过他们是二房和四房的孩子。按照亲疏远近,士匡这个二房的嫡长子,坐在长房嫡子的后面,而四房的士元坐在二房的嫡子士匡后面。

    “是……”士徽缩了缩脑袋,如果是士燮或许还能顶两句,士武他得罪不起,直接就是上司,改天会军营,来个加强训练就能折磨死他。

    “对了,元哥怎么来了?”索性换个话题,他记得士元是要留下来值守的。

    “今晚赴宴,稍后就会军营!”士元倒也没有隐瞒,今晚父亲带他来,只说有重要的事情宣布,具体是什么事情,却没有说,不过如今看来,他大概猜到原因。

    “落座!”士燮再次示意,这次显然是对士徽说的。

    士徽拗不过去,只能乖乖坐在左边第一个位置上。然后,他发现自己看到了完全不同的风景,随即才明白,自己在之前那个位置上,原来一坐,就是坐了二十年。士徽当然不是那个士徽,不过在士徽的记忆里,这二十年来,他基本上都是在那个位置上坐着的。

    那是记忆里面完全不同的视野,熟悉而陌生。很神奇,明明依然是这个大厅,给他的感觉却是截然不同。其实何止是他,士廞和士祗,也是大概的想法。

    “开席!”眼看大家坐下,士徽这才大手一挥,宣布开席。食物依然是那些,荤素搭配,更有美酒一壶。对于士徽来说,这些东西越吃越腻味,一则却发调味料,二则吃来吃去烹饪方法就那么几样,再鲜美也得腻味,尤其是那些鱼脍,他是绝对不吃的。

    “今天,宣布一件事情!”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剩菜残羹自然是被婢女带走。这个时候士燮大手一挥,示意大家安静下来,“经过我和四弟协商的结果,立士徽为少家主!”

    少家主仅次于家主,等级等同于二三四房的几个族叔。权力和可以调动的资源上,也是大大提升。关键是有这个身份,不出意外的是,士燮百年之后,士家下一任家主,便是士徽来接任。

    “父亲,大哥并无过错……”士祗猛地站了起来,哪怕是士廞当族长,他都能够接受,但士徽这个武夫当族长,他接受不了。

    士匡也是第一次知道这件事情,不由得看向士元,后者点了点头,表示已经知道。和士徽好歹也接触过一段时间,武学和统兵方面还算稚嫩,不过难得他一直虚心去学习。性格铁血,同时也保存着最基本的仁义。

    关键是他背后的势力,士元听说了,最近加入交州的三万个平民,都是士徽招募而来。再加上那三百刀盾兵,五百弓箭兵,士元能感觉到,士徽显然还有更多的底牌。

    他什么时候准备的这些底牌?这个已经无关紧要,士燮下午已经派人查了帐,没有任何问题,士徽在他不知不觉的情况下,居然已经有了一股势力,还瞒着他到现在。

    这也算是本事,毕竟真正的爪牙,只有在对猎物发动致命一击的时候,才会露出。士燮并不反感孩子发展自己的势力,自己的人脉,只要不是以损伤士家利益为代价,甚至侵害士家的利益来获得势力就可以。

    “士廞,当时你出生的时候,我在外面游历,回来的时候,你已经三岁……也就是那个时候,我才为你取名士廞,知道为什么取这个名字吗?”士燮看向士廞。

    “孩儿性子软,遇事往往无法果断处理,有妇人之仁。”士廞也没有避讳什么,直接说出了自己的不足。能力他有,才华也有,就是性格,不喜欢争斗。

    ‘廞’字就有怒意的意思,尤其他的表字‘孟守’,便是士燮希望,他能够保持一股冲劲和狠劲,不要让血冷却,也不要这样软下去。很显然,这并未起作用。

    “士家扎根在交州,周围都是野蛮的邻居,虽然目前已经恢复友谊,谁也不知道,会不会有人再来试探我们。士家,需要一个能真正为它遮风挡雨的家主!”士徽缓缓说道,“廞儿,你现在这里,我没办法安心把士家交给你!”

    “孩儿也很清楚,自己不是这块料,如今父亲能说出来,孩儿也安心了不少。徽弟,以后别忘了大哥,随便赏大哥一口饭吃便是!”士廞朝着士燮拱了拱水,又朝着士徽行礼。

    “大哥,这……”士徽此刻的确是有点,不知所措起来。

    “至于祗儿!”士燮看向士祗,“你的文采还可以,或许可以担任一郡郡守,或者成为州里的别驾从事,不过也就这样。关键你缺乏大局观,视线所在,不过是交州这个小水塘而已……你需要,去游历一番!”

    “我……孩儿明白……”士祗还打算反驳,结果看到士燮的眼神后,却不得不妥协。父亲的眼神很可怕,他很清楚自己任何反驳,都只能激怒他而已。

    关键是,他很清楚这个所谓的游历,是什么意思!

    父亲昔日去游历,拜入大儒门下,好不容易闯出了名头,最近才被任命为交趾郡的郡守。二叔父士壹更不必说,外出游历,拜入丁宫门下,这才能进入雒阳为官,出人头地。

    士家所谓的游历,便是要混出个模样,才算是结束。不过话外之意,士燮还有一个意思,士祗倒是听出来,那便是让他,找个诸侯投靠,可以是袁绍,也可以是袁术,甚至是其他他看好的存在。

    前两天,士燮才跟他分析过,乱世即将降临,诸侯割据的时代即将出现。在这种时候让他去游历,其意不言而喻……慢着!士祗似乎反应过来了!父亲的意思,是打算让士家,加入到这场割据之中?!

    士祗甚至怀疑,士燮早就有了不臣的想法,只是碍于交州的人口,还有江南的局限性,是以不得不蛰伏下来。这个蛰伏可能是一段时间,也有可能是一辈子。

    如今的举动而言,却是似乎不打算蛰伏下去!仔细再一想,显然这和士徽,招募了三万流民有关,也不知道他哪里招募来那么多的流民,只是到有足够的粮食,士徽就承诺招募更多的流民,这是他在门外,偶然偷听到的结果。

    “难怪是士徽!”明白了其中的原因后,士祗不由得垂下了脑袋。

    “我们四房愿意支持士徽担任少家主!”士武直接表态,士元也是点了点头。

    “父亲的意思,我们二房也支持!”士匡来之前还不知道这件事情,他只知道父亲写信让他参加,同时不管士燮说什么,他都要无条件服从,这也是他的意思。

    “老三那边,我已经派人写信过去,估计最近这两天就能回信。不过按照规矩,我们四兄弟已经有三个表态,那么事情就这样定了!”士燮点了点头,随即正式宣布道。

    从头到尾,士徽都没有表态,或者说他不知道说什么好。这个情况下,他若是要拒绝,是不是显得有点虚伪?若是坦然接受,又是不是显得有点势利?!

    正是这种矛盾感,让他坐在位置上,都不知道该如何反应才好。好在从头到尾,也根本不需要他有何反应!

    “徽儿,既然你已经是少家主,那么以后哪怕是在军中,也要多学点家务事!”士燮最后才转头对士徽说道。

    “哦,哦……”士徽也是木愣愣的点了点头,而士燮也根本不打算怪责什么。

    第二天,一大清早就没有看到士祗。若是以前,士燮在家中,士祗肯定会在他身边。至于士廞,听小瑶说,他已经回望海县,到底是县令,不好离开太久。

    士徽按照规矩,给士燮问好,同时好不容易,才问了句:“二哥,去游历了?”

    士燮看了看士徽,缓缓说道:“清晨出发的,几乎没有带上什么。为父本来为他准备了一千贯,还有十个护卫,只是他似乎负气,只是带了几件衣服,便离开了。”

    净身出户算不上,不过士祗北上绝对非常辛苦。看得出来,他心中有怨念。

    “祗儿心眼太小,而且格局不够,对你不构成威胁。若以后遇到,留他一条性命!”士燮缓缓起来,来到士徽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离开。

    “这都什么事啊……”士徽顿时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