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24章 出尔反尔有古怪

隔壁的小蜥蜴2018-09-26 03:46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回营!”战争已经结束,按照规矩就不乘胜追击。士武高呼一声,全军集结回营。

    “阵亡102人,伤278人。伤兵之中痊愈后,依然无法上战场的有75人,13人重伤估计挺不过今晚,剩下的只要得到妥善治疗,则完全可以重回战场!”小吏清点了伤亡情况,然后汇报给了士武。

    这次士武的身份,其实就是辎重官,所有的物资和粮草,都由他亲自负责。自然而然的,伤亡情况也第一时间汇报到他这边,然后才由他汇报给士徽。

    不过士徽就在士武身边,所以汇报给士武,其实也相当于汇报给了他。

    “第一次战争,况且都是新兵的情况下,能够打出这样的伤亡比,也算正常。自古战争,无不杀敌一千,自损八百。那些史上有名的战役,之所以能载入史册,便是因为它的稀少性,并不能作为常规数据看待。”士武看向士徽,然后缓缓说道。

    一般来说,很多将领都是从底层一点点提升上来。这样的情况下,他们在真正统兵打仗之前,就能彻底的体会到战争的残酷。只是也有如同士徽这样,凭着家族关系提拔起来的将领。他们没有实战经验,很多时候会把战争想得太过于简单,所以很容易吃亏。

    就算顺利打赢了一场仗,看到这个伤亡比,也会以为自己能力不足,从而失去信心。下次变得犹豫不定,慌慌张张的,说不得就会落得个兵败阵亡的下场。

    “胜不骄,败不馁,侄儿还是很清楚的。只是,这到底是侄儿第一次统兵打仗,要适应这一切,估计还需要个两三天时间,叔父可以让侄儿缓缓吗?”士徽朝着士武拱了拱手。

    “你能知道这点,我就很安心了!这次你既然打赢,那么剩下便是和那村落进行谈判,也没什么好打的,这种事情,叔父出面便是,你好好休整两天!对了,铁矿也会在今明两天陆续运到,到时候你让他们接收一下!”士武提醒道。

    “侄儿知道了!”士徽当然会记得,毕竟他如今缺的便是铁矿。

    说真的,西南和南方真的不缺铁,海南岛就有非常优质的铁矿,更别说攀枝花铁矿。只可惜攀枝花铁矿,如今完全是在南中蛮的地盘里面;海南铁矿更不必说,崖州在这个时代,根本还没有进行开发,上面最多有些土著居住。

    当天晚上,第一批两万斤的铁矿运输过来,换算下来便是2000单位铁矿。士徽很清楚,这2000单位铁矿,代表着1000个刀盾兵,或者2000个弓箭/长枪兵。考虑到军队远程攻击手段匮乏,士徽也不废话,首先花费了500单位的铁矿,10000单位食物,招募500弓箭兵。

    “先不拿出来吧!否则也不好解释!”士徽想了想,决定把这500弓箭兵留在空间。

    让他颇为意外的,是这场战争中,招募的系统刀盾兵,居然并未出现伤亡。空间里面刀盾兵的数量依然停留在‘300’上,这意味着之前的战斗,并未出现任何刀盾兵阵亡。

    “普通的士卒,都有380人的伤亡,系统招募出来的,居然是0伤亡,传出去怕是不知道要吓死多少将领!”士徽不由得感慨道。

    招募的事情暂时放在一边,士徽身为主官,下面的士卒受伤,自然还是要去慰问一番。

    刚离开营房,却是看到岑溪正在尝试着在身上穿一套藤甲,杨熊则是在一旁嬉笑着。

    “说起来,这套藤甲,不是今天……”士徽刚刚走了上去,却是觉得这套藤甲是那么的眼熟,仔细一看,不是他杀死的那个蛮将身上说穿的藤甲么?

    那么说来,那顶藤盔,岂非上面还沾着那蛮将的……士徽不由得把目光从藤盔上移开。

    “属下清洗了一下,这套藤甲,用的是百年老滕编制,同时以油脂浸泡,并且晾干,反复这个过程,最终制作出这样的藤甲。不仅轻灵透气,坚硬如铁,难得是遇水不沉,必须要的时候可以当筏子来泅水……这样的好东西,属下觉得丢掉就太浪费了。”岑溪回道。

    其实他多少有点担心,毕竟这本身是士徽的战利品,他本来没有权力分配。

    “也罢,既然你喜欢,让给你又如何?”士徽摇了摇头,反正他是不会穿这玩意的,“不过它很怕火,林间环境还好,若是平地环境,很容易中招,你若要穿戴,需要小心!”

    “属下自然懂得!”岑溪连忙拱手回道,他也没想到士徽会那么大方把这套甲胄给他。

    将士们的情绪都很兴奋,参军入伍,上战场是早有心理准备。不过能在战场上活到最后,却是意外之喜。第一次真正的战斗,突然发现战争也没有那么可怕,每个士卒,每个将领多多少少都得到了一些经验的累积。

    阵亡的将士,已经派人把遗体送回去,抚恤会由交趾郡的官府来支付。伤兵那边,重伤的13人果然没有挺过去,残疾也不得不退伍,唯有190人安心养伤,等待伤愈归队。

    士徽一个个慰问了过去,哪怕是不得不提前退伍的士卒,也是勉励了几句。把这些昨晚,回去的时候已经是凌晨。

    “岂有此理!”路过士武的营帐,却是听到他的怒吼,顿时好奇凑了过去。

    “看来士家不发威,这群蛮夷还真以为我们好欺负了?”刚来到营帐外,便看到士武怒骂一声,随即心有不岔地来回踱步。

    “叔父,发生了什么事情?”士徽好奇的上前问道。

    “是徽儿啊?其实也就是那么一回事,本来叔父今天派人过去和他们交涉,让他们乖乖听话,不要继续闹腾。谁知道他们不仅按照规矩承认失败,甚至割掉了叔父派过去使者的鼻子。事情到了这一步,就意味着这个村落,打算和我们彻底决裂了!”士武说道。

    “是不是今天打得太惨,他们才心有不甘?”士徽试探着问道。

    “哪怕是效仿春秋战法,两军交战岂能没有伤亡?规矩是双方订下来的,死了上千个士卒,他们也只能乖乖承认。只是他们这种被打输了,还要撕破脸皮的嘴脸,让人不满!”士武叹了口气,“这下,看来是要全面开战了!叔父已经派人回去,让全军朝着这里开拔!这次不把他们灭族,估计以后在交趾这一亩三分地,这群蛮夷都不会消停了!”

    “侄儿很好奇!”士徽闻言想了想,“他们以前会服从,一则是因为士家的强大,二则应该是我们背后,有着一个强大的大汉!他们应该很清楚这两点,哪怕他们不害怕我们士家,也必然会对大汉有所顾忌,可为什么,如今他们就敢和我们公开叫板?”

    士武也是想通了这个关节,顿时皱起眉头。交州地处偏远,交趾更是情报闭塞。这群山里人,自然不会了解如今大汉的真实情况。

    他们的嚣张,到底是偶然,还是故意?或者说,是对大汉的一次试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