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23章 来自大汉的碾压

隔壁的小蜥蜴2018-09-26 03:46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射击,射击!都给我打过去!”蛮族头目们得到命令,立刻朝着下面传达命令。

    前方的蛮人射手,迅速朝着前面移动,同时在奔走的同时,针对汉军这边进行射击。其实不管南中蛮也好,越人也罢,常年在山林里面狩猎,这种移动射击法非常娴熟。

    “盾牌格挡!”士徽顿时高呼,“弓箭兵立刻回击!”

    刀盾兵,不管是系统刷出来的,还是原本招募的,此刻都纷纷挡在阵型前侧,用手中的盾牌进行格挡。不同的是,原本招募训练的新兵,只能纯粹做到用盾牌格挡。

    系统招募出来的刀盾兵,面对这种没什么威力的箭矢,直接拔刀将其劈砍开来,砍不中的,才用盾牌进行格挡。

    “不要学人家,管好自己!”原本招募的刀盾兵自然也打算有样学样,却是被军官喝止。他们是最了解自己麾下士卒情况的,别人这样的行为,根本学不来。不管是技术还是胆量,自己麾下的新兵还不够格!

    与此同时,弓箭兵们也是纷纷射击,只是要做到百发百中,几乎不可能。不过一番抛射,好歹是最大限度的牵制敌人的弓箭兵。

    突然这些弓箭兵猛地分开,蛮兵们已经拿着武器,朝着本部这边杀了过来,以锥形阵,直接朝着士徽所在杀来,看来是打算擒贼先擒王。

    “还真当我们好欺负?”士徽回头喊了声,“杨熊,给我破开他们的阵型!岑溪,带兵向前推进!士元,掩杀过去!”

    “是!”三人闻言,立刻带兵向前冲了过去。

    以杨熊为首,带着五百长枪兵,直接就迎了过去。随即立刻结阵,向前平刺。也没有留情,毕竟这是战争,街头打群架都有死亡名额,就更别说是战争了。

    这些蛮人手上的武器,大多都是直刀或者斧头之类,规格并不统一,不过若是单对单,长枪兵并不占优势。不过若是结阵,结果却是大大不同。

    个人的勇力被大幅度压制,当他们靠近枪阵的时候,至少三到五把长枪直接突刺而来,哪怕能够下意识的防御一把,其他两把也会将他的身体贯穿,然后猛地拔出。

    这些蛮兵只觉得腹部一凉,随即强烈的痛楚传来,运气好的直接死去,运气不好的还要在痛苦之中,发现自己的力气一点点的消散。

    “死来!”杨熊一马当先,手中的鬼面宣花斧翻飞,带起一片断肢残体。所过之处,无人能扛住其一招,稍微远一些的蛮兵,只觉得顿时胆寒,不敢靠近。

    “推进!”岑溪带着本部的刀盾兵,向前推进,弓箭兵已经向后退去,他们这三百人主要的任务,便是从中牵制,并且保证长枪兵阵的侧翼。

    “杀敌!”士元的亲卫曲更不必说,他们才是真正的主力,此刻却是随着士徽,一头扎入了敌军之中,顺着杨熊撕开的口子扎了进去。

    战场上,黄沙翻飞,伴随着一股铁腥味。第一次亲自目睹这一切的士徽,多少有点反胃,不过很快就调整了过来,或者是强撑了下来。硬着头皮,向前推进,斩杀敌军。

    手中狼牙棒猛地敲下,带走一个敌军士卒生命的同时,他注意到那一双开始涣散的双眼,似乎变成了一个黑洞,差点把他吸了进去。

    “徽弟!”士元高呼一声,士徽这才回过神来,只觉得头皮发麻,随即咬了咬牙,继续掩杀过去,杀得多了,也就慢慢变得麻木,变得无所谓了。

    “呼……”士元也是松了口气,同时多少对父亲有点怨念,士徽既然从军,怎么不安排他去练胆?如他这个地位,若是出现什么问题,那么可是要牵连整支部队的。

    至于所谓的练胆,便是让他亲自处死几个死刑犯,没有杀过人的兵,不是合格的兵!没有杀过人的将领,也自然不是合格的将领!

    不过士徽调整状态的速度,也的确出乎他的预料,换了个人,估计没有留下心理阴影就不错,能迅速调整过来,这样已经非常难得。

    此刻的士徽,却是越杀越是冷静,都说上了战场的人,往往是分两极发展。要么变得更加的躁动,要么变得更加的冷静。若是前者,那么只能说士徽这辈子最多当个先锋将领,反之,才是真正的大将之材。

    与此同时,刀盾兵发挥出了出色的战斗力,盔甲姑且不说,这些蛮人拼尽全力,也就是在上面留下一道印子。偏偏武器还锋利得很,这些蛮人就算有皮甲,往往也是连人带甲一剑劈开,这群刀盾兵力气惊人,关键是持久力也是可怕,连砍七八人都不带停顿的。

    毕竟是以平民转职而来,平民的综合素质都那么厉害,转职而来的士卒,身体素质当然也棒。别说大汉一般的士卒比不上,这些长期吃肉,颇有几分蛮力的蛮人,也略有不如。

    悍不畏死,悍勇无比,大概就是形容这三百刀盾兵最好的词汇。对付这群刀盾兵,除非以致命伤将其杀死,否则哪怕受了伤依然会奋不顾前的进行厮杀。他们是非常合格的士卒,就算是在远处观战的士武,看着这三百刀盾兵也是充满了渴望。

    任何一个将领,都会爱上这样的士卒,自然也希望能够统御这样的士卒。

    “怪物,他们都是怪物!”蛮兵们真的被打怕了,且不说杨熊的凶悍,岑溪的勇猛,只说这三百刀盾兵根本就是怪物级别,吓得他们还真以为自己见了鬼。

    “汉将,我来会你!”这个时候,一个庞大的身影杀来,却是那个骑着犀牛的蛮将。眼看战阵就要彻底被撕破,他若是这个时候还不出战,那么就真的不用打了。

    “来就来,怕你?”士徽权衡了一番,直接迎了过去。

    “清空场地!”士元却是高呼一声,麾下的刀盾兵迅速朝着周围扩散出去,为士徽清空地盘,给他一个回转的余地。

    和犀牛硬碰硬,就算是马匹也做不到这点。唯一的办法就是也骑一头犀牛,要不然就只能以游斗的方法来克制。就马匹的速度而言,犀牛还是差了点。

    士徽也深知这个道理,没有直接硬拼,反而是不断和那蛮将游斗。就力气而言,对方的力气略大,不过招数都是直来直往,犀牛转身也非常不便,反而落了下风。交战五个回合,他找了个空子,狼牙棒猛地一敲,就着藤盔将那蛮将开了瓢。

    “朵骨大人死了,跑啊!”下面的蛮兵见状,顿时也没有战意,作鸟兽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