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22章 来自南蛮的嘲讽

隔壁的小蜥蜴2018-09-26 03:46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武元庆,二十三岁,原为大唐应国公武士彟长子,今为并州武氏世家嫡长子。眼高手低,自视甚高,然家学渊博也不能轻视;武力55(巅峰62);智力70(巅峰75);统御60(巅峰67);政治71(巅峰82);角色等级:青铜。

    睡醒之后的士徽,好歹还能在酒楼里面,查看武元庆留下来的个人属性信息。尤其是个性,手低如何不清楚,唯有这眼高过顶算是领教了。

    就武元庆这性格,就算有才能自己也懒得招募。只是对这个酒楼刷新人才的范围有点无语,既然连武元庆都能招募过来,那么是不是严嵩或者秦桧,甚至鳌拜之类也能招募?

    “罢了罢了,若是真的那么倒霉,只能算是浪费100单位黄金!由着他们刷出来吧,过去祸害其他诸侯也不错嘛!”士徽自我安慰了句,在亲卫的帮助下穿好甲胄,走出账外。

    士卒已经陆续集结完毕,士元、杨熊和岑溪已经准备就绪。刀盾兵那边少了一个人,实际上是被士徽收入系统空间里,假装是回村联系货源。

    同时,还带走了两万斤的铁矿,作为订金,换算下来也就2000单位的铁矿。今晚士徽再找个地方,把两千套武器和盔甲拿出来交货,以换取剩下的六万斤铁矿的尾款。

    6000单位的铁矿,意味着完全可以再招募3000名刀盾兵,或者6000名长枪兵。再不然,招募2000名轻骑兵,也不成问题!

    “将士们,证明你们强大的时候到了!”士徽来到士卒的面前,高呼一声,“告诉我,你们入伍到现在,都是在混日子吗?”

    “不是!”杨熊和岑溪当即带头高呼起来,后面的士卒当然也是齐声高呼。

    “你们是一群,在战场上连武器都拿不稳,杀鸡都会害怕的懦夫吗?”士徽再次发问。

    “不是!”这次不需要带头,下面的士卒都纷纷怒吼起来,听得出来,有点生气了。

    “问题是我不相信!”士徽直接吼了回去,“你们现在能做的,便是向我证明你们所说的这一切,用一场胜利,甚至是巨大的胜利,来证明这一切!告诉我,你们是连上战场都不敢的废物吗?”

    “不是!”士卒们吼得更加厉害,似乎大家都憋着一口气。

    “既然不是,那么就随我出征!战士们,证明你们自己的时候到了!”士徽高呼一声,随即转身,翻身上马,剑指前方。

    “拔营!”士元看着士徽的背影,笑了笑,回头高呼一声。

    大部队开始启程,关键是若是靠近这支部队,就能感觉到这支部队浓浓的战意。这支军队的所有士卒,似乎都憋着一口气,等待着宣泄出来。

    “倒是有点手段!”士武跟在军中,看着身后这支军队的士气如此高昂,不由得点头。

    从营地出发,一天时间足足才走了不到六十里的路程。距离目标的村落所在,还有将近五十里。不过这样就好,士武在宣布安营扎寨的同时,已经派出使者,前往南中蛮的村落,和他们约定战斗的时间。

    到了快入夜的时候,派出去的使者返回,带回了三十多个南中蛮的族人。

    “尊敬的大人,奉族长的命令,我们为各位送来了一批野味和果酒,以犒劳各位!大家吃饱喝足,休息一天,后天开战!”为首的蛮族男子上前,对士武说了声,随即回头招呼,让后面的族人,把物资都给送上来。

    “两军交战,结果被攻打的一方出面犒劳进攻方,这不愧是春秋的战争模式。”士徽闻言也不由得吐槽道。

    “你不懂,其实这也是服软。若是他们被我们打败,看在这个犒赏的份上,希望我们勒索得轻一些。相对的,若我们打输了,未免太丢人,怕也要给更多的回礼!”士武解释。

    士徽算是明白了,对于这群蛮人来说,毛皮果酒,甚至是野味,都是廉价的东西。但汉人的陶瓷,铁器甚至是丝绸等,却是很值钱,关键他们很需要的东西。这场犒赏,可以看做是他们的加注,不管结果如何,他们都赚大了!

    果然,蛮人只是很少接触文明社会,生活方式很原始,但并不意味着他们傻!

    肉的好肉,都是今天刚刚猎杀的。果酒香甜,几乎没有酒味,士武允许每个士卒喝一杯。这玩意酒精度数很低,几乎没有,完全可以当饮料来喝。

    “原地休整一天,磨砺好你们的武器,检查好你们的装甲!不管是怎么样的战争,只要上了战场,必然是要死人的!”酒足饭饱,士武沿着营盘一路走,一边叫唤。

    战前磨刀,据说也是门技巧,不能太锋利,否则容易折断卷刃;不能太钝,浪费力气。很多新兵刚进入军营,都要学会这门手艺,毕竟真要上战场,可没有人帮他们磨刀。

    不仅是环首刀,长枪也是如此,临阵磨枪,不快也光,不都那么说的么?!

    “大人,您要的一千套武器和盔甲,已经送到营外!”到了凌晨左右,刀盾兵被士徽放了出来,至于那批武器和盔甲,则另外找了个地方拿了出来。

    “来人,随我去把武器盔甲取回来!”士武闻言,立刻派人出去,不多时就陆续把一千套青铜环首刀、嵌铜皮盾、青铜头盔和青铜半身甲给带了回来。

    “士元,立刻安排你麾下的士卒换装!”眼看东西运回,士武当即招来士元吩咐道。

    “是!”士元这一天下来,也知道这青铜武器的厉害,也不敢怠慢,立刻安排起来。下面的士卒当然更没有意见,不多时就把铁质的武器和盔甲,换成了青铜的。

    “剩下六万斤的铁矿,需要过两天才能运来,可以吧?”士武找到那名刀盾兵问道。

    “没问题!我们相信大人的为人!”刀盾兵拍着胸膛回答道。就成本而言,已经算是回本,这笔生意赚与不赚,其实也没必要太在意。

    “若有机会,替我向你们的族长致谢!”士武对此非常满意,认为这个村落可以结交。尤其这一天下来,士元已经为他探听到,这个村落的居民,都是避世而居的汉人。

    知道对方是汉人之后,士武对这个村落的好感又提升了几分。

    不多时,士卒们武装完毕,五百亲卫部曲武装完毕,清一色的青铜武器。至于剩下的八百套武器和甲胄,则作为替换用。

    第二天,士卒们充分的进行休息,磨砺武器,有条件的给甲胄上油保养。这一天他们几乎不做什么剧烈的运动,最多是活动活动身体,免得它没办法很好的发挥。

    第三天清晨,大军再次开拔,前进二十里后,在一片开阔地,与敌军会面。一千名蛮族战士已经做好战斗准备。

    这些蛮兵大多身穿皮甲,这是对他们来说,最容易获得的甲胄材料。就算如此,他们依然有大片皮肤露了出来,炎热的南方,不管是皮甲还是铁甲,穿久了都会热得要死。

    皮甲最多是闷热,铁甲在烈日下暴晒,一个不好还真的会把皮肤给烫伤。是以盔甲内部,往往会垫上一层麻布或者皮套,以避免直接和滚烫的金属部件接触。只是如此一来,烫伤或许不会,但这样穿着自然是更热了!

    “TNND,这种鬼地方,估计也只有秋后到初冬这段时间,春节到清明这段时间能打仗,其他时间都只是找罪受!”士徽第一次上阵,对南方这个该死的气候,算是厌恶透顶。

    “哈哈哈,徽……大人,其实若是您嫌皮甲和铁甲麻烦,可以考虑一下藤甲!看看那边为首的那位了没?他身上穿着的便是藤甲,那是南中蛮少量地区才有的甲胄,怕火,不过轻盈透气,难得是刀枪不入,坚硬无比,不比铁甲要差。”杨熊指了指前方说道。

    士徽看了过去,果然这支蛮兵中间,有一个身穿藤甲,带着藤质头盔的男子。他座下,却是骑着一头犀牛。

    “原来秦汉时期,中国南方有犀牛的传闻是真的!”士徽看着那犀牛,顿时惊叹道。

    “呜呜呜呜……”就在这个时候,远处的蛮人们,却是传来一阵怪叫。似乎是在呼喊,也似乎是在进行某种邪恶的仪式。

    “汉人你千里来嘞,汉人你穿铁甲诶,汉人你热得慌啊,汉人你热趴下呀!”下一刻,却是在他们那里传来了阵阵的歌声,类似山歌,不过唱得有点走调,内容也让人火大。

    还别说,他们不那么唱还好,那么一唱,士徽都觉得平白无故热了一些。

    “X的,怎么突然觉得热了许多……莫非这群蛮人会邪术?”岑溪摸了摸下巴的汗水。

    “你穿得本来就热,被他们那么一说,心里更闷,这不就自然感觉更热了?”杨熊身上穿着的却只是一件嵌铁皮甲,并不太感觉到热。那些蛮人的把戏,他也是看了出来。

    “汉人你热不热啊!汉人你就回吧!汉人你热不热……”蛮人们却是继续唱了起来,反反复复就是两句话,却仿佛有一股魔力,在军队里面蔓延开来。

    “你们果然是一群废物吗?”士徽也热,不过他咽不下这口气,他指了指那三百刀盾兵,“看看他们,再看看你们!”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其他士卒一看,甚至士元麾下这二百人,也看了看这三百系统刀盾兵,发现对方居然没有任何反应,甚至做好了随时战斗的准备。

    顿时觉得脸颊发烫,注意力也在炎热上面回过神来,随即迅速调整好心态,做好准备。

    “儿郎们,都随我杀过去,让他们闭上那鸟嘴!”士徽指了指前面的蛮人,朝着身后的方阵高呼,他可不希望拖下去,再拖下去只会更热而已。

    就算心理依然保持着战意,生理失去太多的水分,也有可能会导致中暑。

    “有点能耐!”那藤甲蛮将见状,笑了笑,举起手中大刀指向前方,“儿郎们,随我杀过去,教训教训这群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