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20章 谈交易交州内幕

隔壁的小蜥蜴2018-09-26 03:46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士武真的是被吓了一跳,他知道青铜武器锋利,硬度方面比一般的制式武器要强,但同样它的韧性不强,只要劈砍几次,那可不仅仅是蹦出一个缺口,而是直接断成两半。

    若是铁器,那么最多蹦出个缺口,或者有点卷刃,还能继续使用,青铜剑却是就废了。是以,以铁质武器作为主武器和甲胄,已经是天下人的共识,不仅是成本,还是实用性上。

    问题是此刻士武手中的这把青铜剑,却是颠覆了他对青铜器的认知。

    “族叔,这下没问题了吧?这些武器我都是验过的,若非特别出色,我也不会允许他们使用!”士徽骄傲的说道,虽然他是第一次知道,这青铜武器居然那么牛。

    “如果是这样,那随便他们吧!”士武轻咳一声,然后把武器还了回去。同时隐晦的看了看士徽,那眼神仿佛是在说:你既然知道,怎么不提前告诉我。

    顿了顿,随即却是看向士徽,问道:“这样的武器和甲胄,他们村落还出售吗?”

    “出售,只是我们不和朋友以外的人交易!”为首的刀盾兵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价格怎么样?”士武看向士徽,侄儿既然交易过,那么一切好说。

    “我是直接用粮食交易……”士徽摇了摇头,他留了一半的粮食,这点士燮知道,士武也应该知道。

    “我们手里已经没那么多粮食!”士武看了看士徽,“如果是这样的品质,那么一套盔甲两贯钱,一把环首刀一贯钱,如何?”

    士家并不太缺钱,只是需要时间调度。若这青铜武器和盔甲的品质能保证的话,那么完全可以买一批下来,作为核心战力的武装。当然,主要是用来武装士徽麾下的部队。

    “我们要钱没什么用处,我们需要铁矿!30斤铁矿换取一把环首刀和嵌铜皮盾,50斤铁矿换取一套盔甲,如何?”士徽暗暗使了个眼神,那刀盾兵上前说道。

    按照价格,招募一个刀盾兵需要2单位铁矿,实际上就是20斤铁矿,包括了刀盾和盔甲两个部分。然而按照这个刀盾兵的报价,一套武器下来却需要80斤,8单位的铁矿。

    600%的利润,足以让士徽忘记交易对士家带来的经济损失。

    “只要铁矿?”士武眉头稍微松展开来,虽然说大汉实行盐铁专营,不过最近二三十年,这个制度形同虚设。就士家而言,在交州就有不少的盐场和铁矿场。

    “等价值的木材、石材和食物也可以,不过主要是铁矿!其他交易多了,兑换价格会适当提升!”为首的刀盾兵回道。

    “那好,准备五百……一千套这样的武器和甲胄,铁矿会在稍后给出!”士武点了点头,提出交易的意向。铁矿比铜矿便宜得多,再加上这些武器的品质,这买卖很划算。

    本来士武甚至做好了,被痛宰的准备,毕竟是为了侄儿,亏点就亏点。如今看来,反而是他们赚到了,可惜这玩意用一套少一套,很难修补,而且也缺乏替换武器和盔甲。

    士武要一口气买一千套,未必没有作为替换武器的打算。

    价格谈好,刀盾兵表示需要一晚的将和村里的人谈,同时需要一天调集武器和盔甲,关键还要打造一百套凑齐一千套。士武闻言并没有意义,对这个速度还是很满意了。

    “这三百人有屯将没有?”解决了青铜器的问题,士武就军事编制问题,向士徽发问。

    “已经选拔了伍长和什长,队率和屯将尚未安排。我的意思是,安排几个家将来担任!”士徽把他的想法说了出来,实际上这也是必须的,这些刀盾兵只是兵,他们并不具备任何军事知识,队率以上若是没有这个能力,很容易会出问题。

    “不错,这样很好!这样吧,另外凑二百人给你,作为亲卫曲调入你的麾下!至于军侯,我把士元调入你麾下,如何?”士武想了想提议。

    “士元?哦,士元啊!”士徽闻言先是一愣,随即回想起来了,士武的儿子便叫士元。姓士,名元,表字如一。算起来是他族兄,前年便已经入伍。

    可惜不是那个士元,士徽在心中感慨道。仔细想想,那个庞士元似乎还是个孩子吧?!

    “怎么,有什么问题?”士武却是看出士徽的心理变化,于是进一步询问道。

    “没什么,只是元哥在军中太久,几乎不回家,平时也没有见过几次面。”士徽有点尴尬的回了句,士元是士武麾下亲兵的长官,独立营帐,每天都在练武练兵,很少露面。

    那个时候他刚刚穿越过来,忙着系统的事情不可开交,都忘记了士元这个族兄。记忆里面,士元倒是儒雅的人,文气多过武气,士徽甚至怀疑他要走文官的路线,谁知道居然毅然入伍,刻苦练武起来。

    不多时,士元带着二百亲兵过来,每一个都是高强度训练下,锻炼出来的精兵。他们的开销也很巨大,关键这是士武亲自贴钱补充的伙食,才能维持这个强度的训练。

    “士元,以后你调入士徽麾下,担任亲卫曲军侯!”士武直接下达了命令,哪怕是自己的儿子,士武在军中也不讲任何情面,也没有给他什么好脸色。

    唯有士徽,在这上面才有特别的待遇。士家适合练武的人不多,士徽算是个个例,自然也就宝贵些。上一代的老人们,早就看出了乱世要到来的迹象,奈何他们只会动嘴皮子和笔杆子,统兵打仗,却是完全不擅长的。

    哪怕是士元,已经训练了两年,不过他的确不是当猛将的料,就适合居中统兵指挥。

    “是!”士元没有异议,不过眉头不经意的一皱,却还是被士徽捕抓到了。显然,哪怕军令难为,他对于要调入士徽麾下,当亲卫曲军侯,还是有点抗拒的。

    “好了,你们准备准备,今天争取把部队磨合好,明天出征!预计明天就和他们交涉完毕,约定好在后天或者大后天,进行交战!”士武此刻才是郑重宣布出征的命令。

    交涉?交涉什么?士徽觉得有点奇怪,两军交战,无所不用其极,但交涉和约定交战时间,是什么鬼?突然间,士徽觉得自己有点不太适应这个时代,感觉自己对三国的印象,开始出现崩溃的痕迹!

    士卒们却是不废话,杨熊和岑溪,也在抓紧时间操练队伍。士元带着其他三个家将,加入到刀盾兵队伍里面,和士武一样,最初看到是青铜器的时候,多少有些不屑。但了解到这些武器的威力后,表情顿时变得凝重起来。

    真正操练,更是惊叹,这些刀盾兵,基本的列阵和服从军令行动都非常好,一看就是达到正规军的程度,根本不需要另外训练。

    “徽弟,这些兵你到底训练了多久?至少也得小一年啊!”士元找到士徽询问道。

    “元哥,你也别不相信!他们原本就在村寨里面生活,我偶然发现他们,然后出了粮食招募,这不一口气招募了三百人,一招募出来就这样了,我都没有训练过!”士徽当然不会说,他们是在系统军营里面,经历了两个时辰时间训练出来了。

    而且若是就单个人来算,一个合格的正规军,训练时间只有五十秒!消耗的,也只是十斤铁和二百斤的粮食,真要按照一般的训练,小一年下来,消耗的粮食,配备的武器,绝对高于这个数目。

    士元闻言,顿时将这三百人,归纳为在村寨里面就有训练的关系,也不再追究。这样也好,能立刻投入战斗,需要的只是简单磨合一下就好。结果一集合操练,反而是他麾下的士卒,表现得略逊一筹,顿时饱受打击。

    最后的调整,主要是战阵,还有指令的磨合,并不会做激烈的体能训练。同时伙食也会提升到一日三餐,甚至还有肉吃。睡觉时间也会提前,目的是为了养足精神。

    士徽没办法回家,至少在战争结束不允许回家。同时刚结束训练,就被士武叫了过去。

    “你应该很奇怪,为什么我们需要和对方约定交战的时间?”士徽刚刚落座,士武便抬头对他说道,之前宣布的时候他留意过,士徽露出了茫然的表情。

    “的确很奇怪……一般要开战,没必要那么繁文缛节吧?”士徽也说出了心中的疑惑。

    “你最近看《春秋》是白看了吗?”士武随口问了句。

    “侄儿当然知道,这是春秋时期,诸国的战斗模式。实际上,甚至会有被攻打的一方,提前犒赏进攻方的情况……”士徽回到,当年春秋时期,大家争的是霸主,说到底都是亲戚,和中世纪的欧洲差不多,不过礼节更多,规矩也多得可以。

    正因为是亲戚,所以灭国复国的情况也多,整个战争就如同玩笑。最后到了战国时代,赵国、秦国、韩国、魏国、齐国和楚国都已经不是周氏后裔,这才是真正的逐鹿天下!

    问题是,现在是东汉末年,而不是春秋时期啊!

    “在交州,甚至南中地区,还有不少村落秉承春秋时代的规矩。那么说,你明白了吧?我们这次交战,走的是春秋的战斗模式,约定好时间和地点,然后排兵布阵进行交战。

    我们打赢,那么他们就会妥协。若是我们打输,也只需要缴纳一些赔款和物资,然后后续再约定时间地点打过!那两个反抗比较严重的村落,一则是觉得自己兵强马壮,想要讨点好处,二则也是打算试探一下,我们士家的底线!”士武解释道。

    说到底,就是知道打输了也不需要付出什么惨烈的代价,所以无所谓挑衅。

    “直接灭了他们不好了?”士徽只觉得这样太麻烦了。

    “灭掉?这里越人和蛮人有多少?他们都住在大山里面,我们该如何灭他们?到时候若是搞得他们团结起来,共同对付我们,这要有多少精力得消耗在这上面?

    别看他们一盘散沙,若是真的全面开战,那么必然会团结起来对付我们这些汉人,毕竟在他们眼里,我们才是‘外来者’。此刻我们士家能统治这里,只因为我们‘更加强大’而已。”士武郑重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