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17章 便是老三又如何

隔壁的小蜥蜴2018-09-26 03:46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说说你的看法!”士燮闻言没有开口训斥,反而给他进一步解释的机会。

    这让原本就在席位上的士袛、士干和士颂三人感到诧异,要知道换了以前,士燮发怒的时候,可从来没有谁能够打断他。只有他平抑了怒火,才会开口向他们询问。

    “交州以后的人口只会更多,我们没有这个时间和耐心,慢慢做好他们的思想工作!”士徽尝试着给士燮分析,就如同他预料的一样,士燮显然也在这次会谈里面,对这些南蛮失去了耐心。他更清楚,士徽所言‘人口只会更多’是什么意思。

    的确,不过是三万人就叫嚷得那么厉害,若是换了三十万,三百万呢?况且若自己麾下真的有三十万百姓,甚至是三百万百姓,区区南蛮又算得了什么?

    “继续!”士燮示意士徽说下去。

    “先秦用武力征服了这里,大汉也用武力征服了这里,让这里成为大汉的州郡。可见若要让这些南蛮臣服,首先我们要用武力压制他们,然后才能用圣人之道,来教化他们!至少,你没办法直接跑到这些蛮人村落门前,跟他们说仁义道德!”士徽阐述道。

    自西周之后,以蛮夷戎狄作为四方少数民族的统称。东方曰夷,南方曰蛮,西方曰戎,北方曰狄。南方为蛮人,以荆南四郡,尤其是武陵为主的是武陵蛮,最近几年已经多次造反;以益州南中地区为主,则是南中蛮,最出名的,当属孟获和祝融夫人等蛮王。

    扣除五溪蛮和南中蛮的地盘之外,其他如扬州全境,交州大部分区域则是昔日百越分布之地。其中南海郡是南越所在,交趾则是骆越的地盘。饶是如此,到了汉末这个时候,交趾以东以南依然有不少骆越村落,而以西以北则有一些南中蛮的村落。

    愿意中立的,是在最近二百年里,不断汉化的越人和蛮人。他们不少人已经下山,甚至已经通过耕种,锻造等方式,在交趾郡各县生活。态度激烈的,则是那些在深山里面,靠着采集和狩猎,最多养殖和采伐维生的村落,其中又以西北的南中蛮村落态度最激进。

    “三弟,要和他们打一仗,那可没有说得那么轻巧。不仅要调动兵马,还要翻山越岭去战斗。只说这天时地利人和,怕我们都不占优势。若胶着下来,其他南中蛮村落,怕都会过来支援,到时候整个交趾,可能都会陷入战火之中!”士袛却是不赞成士徽的说法。

    “山地战根本不可能用得到那么多人,态度最糟糕的两个村落,人口也不过两三千,战兵不过三四百。我们只是给他们一个教训,又不是去屠村,直接引他们下山交战便是。也不需要太多人,若父亲信得过孩儿,孩儿麾下这一校士卒,愿为父亲解烦!”士徽当即向士袛分析起来。

    “也好!之前只是士家内部的粮食调动,交趾郡还是留有不少粮食,足够支持三千人规模几个月的战争。你既然请缨,那么我以郡守的身份,派遣你去解决这两个不听管教的蛮人村落!不过徽儿,你要清楚,若是败了,该怎么处罚,我也不会偏袒你!”士燮想了想,决定还是给士徽一个机会。

    一则他的分析很有道理,二则若他不行,士武还能另外带着两千人去教训他们。说到底,这场战斗,士徽能赢,那就有机会证明自己的能力;若失败,也算是收获一个教训!

    不管胜负,其实都无妨,能让士徽成长起来,士燮觉得可以尝试一下。

    士袛还有话想要说,却不想士燮似乎知道他打算说些什么,直接瞪了他一眼。士袛也不傻,知道是父亲的警告,这是他生气的前兆,于是就乖乖闭上了嘴。

    不过对于士徽,却是越来越不满意。都说万年的老二,头上有大哥,下面有弟弟。士徽因为走武将的道路,所以在兄弟三人里面颇为突出。这就使得他这个二哥更不显眼。父亲有什么首先会找大哥,然后关心一下士颂,最近更关心士徽,甚至士干都有询问。

    唯独他,唯有他,父亲往往会忘记他的存在!甚至是在给父亲当书佐的过程中,父亲也往往会忘记自己是他的儿子,以下属的态度来对待自己!

    大哥也就罢了,幼弟也不说什么,为什么三弟,这个曾经被父亲抱怨许多次的家伙,如今却那么得到父亲的看重。甚至为了他,居然还警告自己……

    士袛不是一个小气的人,至少心胸没有那么狭隘。连他都不知道,自己此刻的心里,居然对士徽产生了嫉妒!

    士燮可不会在意士袛那么多,或者说今年已经52岁的他,已经没有那么多精力去关注太多的事情。如果士袛因此自暴自弃,那么也只能说,他只是这个程度而已。

    正式的军令,当天就送到军营,结果士武却是亲自策马过来,连夜叫醒了士燮,当面怒斥道:“大哥,你居然让士徽带兵去对付南中蛮的村落?他麾下可都是新兵啊!”

    “说完没有?”士燮却是一言不发,等到士武不说话了,才问了句。

    “大哥……”士武刚想说什么,却最终忍了下来,他知道再说下去,大哥就要生气了。

    “徽儿已经及冠,他已经长大了!再说,交趾周围的村落,大多还通用春秋时期的战争礼仪。说到底,这次也是意气之争,而不是生死之战,我估计,对方最多只会派出一百人,与徽儿在平地决斗,徽儿赢了,他们自然不敢闹腾。徽儿败了,最多花些钱粮赔给对方。大家约好时间,再打一场便是!”士燮缓缓说道。

    可以说,这是连正规战斗都算不上的比试,没什么危险性,纯切磋性质。否则的话,他又岂能让士徽去冒险?

    士燮最初钻研《春秋经》,主要便是交州的蛮人和越人,都还遵守春秋时期的礼仪。或许是先秦以前楚人教给他们的,越了解这个礼仪和规矩,越能懂得怎么样和他们相处,又怎么样获得利益。

    否则以《春秋经》十来万字的篇幅,那么多经文可以研读,何必选择《春秋经》?

    “你打算锻炼一下徽儿?他只是老三啊!?”士武按照历史,是要当上郡守的,脑袋自然也不傻,很快就转过弯来。随即却是感到不可思议,他很清楚士燮那么做是为什么!

    “大汉已经不太平,乱世即将到来!然而我老了,你们也年轻不到哪里去,第二代里面,能独当一面的,在此之前一个都没有!再说交州人口本来就少,争不过别人。

    士家最好的选择,是待价而沽,投靠一方豪强,以求富贵荣华……如今为兄却是觉得,若徽儿能成……未必士家不能搏一搏!哪怕是老三,又如何?!”士燮说到最后的时候,表情变得非常坚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