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15章 父子谈话粮换人

隔壁的小蜥蜴2018-09-26 03:46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原本的县丞提升为县令,这次可不要辜负我的信任!”士徽来到府衙的时候,士燮正在把龙编县的官吏,都给召集起来。士徽进来的时候,刚好听到这句话。

    “喏!属下不敢辜负大人厚望!大人的栽培之恩,属下没齿难忘!”县丞不过是普通文士,骤然提升为县令,哪怕是附郭县令,也是高兴不已。

    关键是进入士燮的圈子,以后在交州完全可以横行,前提是不要那么作死。

    “进来吧!在外面愣着干什么?”士燮显然也看到了士徽,冷哼一声,朝着门外高呼。

    “属下告退!”下面的官吏见状,也都纷纷离开。士袛最初是打算留下,结果没想到士燮却是给了他一个眼神示意,无奈只能悻悻告辞。

    “你二哥才能是有,心眼小了点,只看到眼前的利益,不懂顾全大局,成就注定不大。偏偏你大哥又是个温和性子,以前的你也是莽夫一般不可理喻,老夫还以为士家要完了。”士燮看着士袛离开,也没有看向士徽,只是捋着胡须,意味深长的说道。

    “老三……那些流民和你是什么关系……你可以不回答,或者说个谎话骗我,只要你自信能够骗得过老夫!”士燮随即看向士徽,眼神里面多了几分询问。

    或者说还有些期待,或者考校的意味。老子当然希望儿子能够对自己坦诚,不过能厚着脸皮否认,这样也算本事。

    “父亲,陈家一天内就被连根拔起……可是因为孩儿?”士徽却是率先提问。

    “你以为,那拙劣的耳边风,老夫会听不出来?也罢,顺带给你上一课也罢!”士燮不知道士徽为什么会引开话题,不过还是决定好好说道说道。

    转过身来,看向士徽,缓缓说道:“陈家是条好狗!没有他们祸害乡里,如何有我们士家深得人心?本来这条狗,我还打算养几年,不过既然是徽儿的请求,换条狗养着便是!”

    顿了顿,看向士徽,继续问道:“徽儿,你觉得身为世家,什么东西最重要?崇高的地位?丰厚的学问?还是源源不断的人才?”

    “按照父亲的意思……是名望?”士徽不确定的回道。

    “哈哈哈哈……”士燮闻言顿时大笑,“孺子可教!世家真正的‘根’,其实便是这个虚无缥缈的名望!士家能在交州有如此大的话事权,便是交州百姓对我们的认可和支持!失去了名望,那么我们士家便会迅速衰落下去。

    实际上不仅仅是世家,一些人花了无数代价,去支援士人,笼络百姓,目的也不过是混一个‘名士’的名头。只说昔日‘八厨’,哪个不是混了个‘疏财仗义’的名头?最后就因为这个名望,他们的成就哪个低过?

    交州士家,名望也不过止于交州。为父年轻时,为了能够赚取名望,不得不前往中原求学,拜入刘陶门下,这才能举孝廉。又有你二叔受丁宫照顾,才能在雒阳出仕,若非我们两个努力,士家依然只是地方的土豪,成不了气候!

    饶是如此,中原之人,知道我们士家的,又有几个?为父为交趾太守,何尝不是只有在交州,为父的名望才能让下面的官吏信服!换了个地方,说不得为父还得兢兢业业的。”

    “陈家,便是父亲豢养的恶犬?”士徽顿时明白,难怪陈勤能够如此嚣张跋扈,他的父亲就是龙编县令,眼看就在士燮的眼皮底下,士燮会不知道?

    “托他们的福……”士燮饶有兴致的笑了笑,“如今龙编的百姓,对你爹歌功颂德,只可惜效果还是差了一些,若能再迟两年,怕是交趾郡各县百姓,都会拍手叫好……”

    随即看向士徽,缓缓说道:“培养一条合格的恶犬可不容易,养不好可是要弑主的。你若没有这个能力,千万不要尝试,否则只会害了自己。”

    “杨熊和岑溪品格都不坏!”士徽很清楚士燮在说谁,于是连忙回道。

    “想要让我相信,你必须要拥有能够完全驾驭他们的手段和能力!”士燮笑了笑,他可是很清楚,杨熊只是希望能专心练武才投入士徽麾下,而岑溪也只是暂时笼络住而已。

    两人的实力都不弱,说真的,士燮如今就是给机会士徽收服。如果他没办法收服,那么士燮自己就会出面收服。如此人才,断然没有不收服留用的道理!

    “啪啪……”士燮拍了拍手,“好了,你要问的问题,我已经回答你了!我之前的问题,你还没有回答我!”

    “托父亲的福,孩儿大概明白您的目的!”士徽淡淡一笑,“您豢养陈县令这条恶犬,目的是为您赚取名望。您也说过,世家真正的根,其实便是名望。名望从何而来,说到底便是百姓那里。交趾郡,甚至整个交州的汉人并不多,而在南蛮之中的声望,与父亲来说不值一文。交州许久没有外来的流民,实际上父亲也在头痛这点,对吧?”

    “你小子,居然套爹的话!”士燮闻言笑骂道,却没有生气的意思。毕竟,士徽的确没有说错,交趾郡突然出现五百汉人,这点实在让他非常在意。

    “2石粮食换1个人,孩儿有门路可以想办法招募到,忠心程度也不需要担心!男女比例大概是七比三,户籍来自四面八方,关键都是汉人!粮食足够的话,几乎无限招募!”士徽并不介意透露出他的一些秘密,关键眼前的人是他父亲。

    最最重要的是,这个父亲显然在故意培养他。否则,士袛不会被叫出去。当然,未必不是欲盖弥彰,类似的话对每个兄弟都有说过……大哥应该除外,毕竟就如同父亲的评价,大哥士廞性格温和,没什么野心,实在无法承担重任。

    至少,没有重点培养的必要!换个时代,比如二三十年前还好,如今乱世的迹象慢慢出现,士燮不可能不知道,一个家族,托付给士廞这样的存在,那是在拿家族未来去赌!

    “交州最不缺的就是粮食,若是地面上没办法得到,就到大海去拿!不管是什么食物,只要2石米,就能换回一个健壮的汉人!”士徽缓缓说道,其他的却是一字不说。

    “实际上是1石米1个人吧?”士燮看向士徽,“我计算过你购买的粮食数量!按照这个换算的话,招募1个人的粮食,只需要1石米不到!”

    “做生意没有亏本的概念!”士徽却是不依不挠,“亲兄弟尚且明算账,何况父子?”

    “徽儿到底是长大了!”士燮看向士徽,最后露出欣慰的笑容,“好好好,2石米换1人,为父得回去看看,能调动多少粮食!”

    “太好了!”得到了准确的答复,士徽顿时激动的欢呼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