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14章 世家杀人不留情

隔壁的小蜥蜴2018-09-26 03:46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真正让士徽望而却步的,是这个‘青铜武器制作’的科技项目,需要50单位的黄金,200单位的铁矿。铁矿易得,黄金难求!

    一贯铜钱,以及对等的黄金白银,甚至是宝石玉石,相当于1单位黄金。10单位黄金相当于要10贯铜钱,的月例不过8贯钱,得再加上校尉的粮饷,才够数。

    “家财万贯,却没有一分钱属于我!”士徽不由得感慨,士家在交州可以说是真正的土霸王,苍梧郡姑且不说,就算是交趾郡,也被士燮发展成了士家的大本营。

    家里的生活就非常的奢侈,月例也多,真的需要可以调集最高1000贯金钱,不过士燮那关不好过。没有家主批准,根本不可能在账房那里调取1000贯金钱来使用。

    “到底还是要放一放!不过陈县令的问题,得先解决!”士徽虽然无奈,却不得不放下继续升级和发展系统,转而回到了府邸。

    士燮难得在家,不仅是他,士袛也回来了,同样回来的还有大哥士廞。士徽看到他们还愣了一下,随即一拍脑袋,瞬间明白过来,今天正好是他们的休沐日!

    “父亲,大哥,二哥!”士徽连忙上前,朝着三人分别行礼问好。尊卑长幼不可废,身为三子,他可以享受来自两个弟弟的尊敬,也要对上头的父兄和叔父保持尊敬。

    “嗯,回来正好,准备一下,今晚一起吃个晚饭!”士燮点了点头,士徽彬彬有礼,关键是他的气质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这个变化让他非常满意。

    士廞和士袛却是有点讶然,三弟身上,似乎有了一些变化。总觉得,他成熟了不少。

    沐浴更衣,三女依然是战战兢兢的为士徽服务。士徽却没有任何僭越,不是不想,而是不值得,没必要把精力浪费在这个地方,至少她们三人,还不值得他动手动脚。

    “少爷到底是长大了……”小瑶伺候着士徽更衣,心中却是不由得感慨道。此刻的她没有任何的沮丧,对于她们这种下人来说,士徽的反应是在正常不过。

    “入座!”更衣完毕,士徽来到大厅,士燮指了指下首处第左边二个位置示意道。

    华夏左为上,是以下首处左边第一个位置,是士廞的位置,右边则是士袛的位置。左边第二个位置,则是士徽的位置,再下来便是士干和士颂两人。

    食不言寝不语,一道道食物被端了上来,不过却没有美婢在一旁伺候。这是士燮定下来的规矩,住的可以奢靡,吃的穿的可以精美,能动手就要自己动手,否则就成废物了。

    士家的能力养一个废物还是可以的,不过士家的资源,永远不会朝着废物倾斜。

    “撤宴!”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士燮一声令下,婢女纷纷把食盘端起带走。这个时候就算还没有吃完,也得乖乖看着食物被带走。

    世家自然有一套流传下来的习俗,据说是春秋时期就存在的。每一个礼仪,都有其独特的意义。不过士徽不是春秋迷,自然不会去考究这些。

    “廞儿,望海县,最近有何变动?”士燮看向士廞,缓缓问道。

    “最近来了一百多个流民,都是中原来的流民。他们都很勤勉,力气也大,在望海县很快就安顿了下来。只是,他们宁可去采石开矿,也不愿意卖身为家丁。”士廞回道。

    家丁按说是主家的奴隶,然而给谁当家丁,也尤其讲究。都说宰相门前七品官,想要拜访当朝宰相,门前的家丁,便是他们要面对的第一关。有些家丁,小日子过得比一些地方县令还要优哉游哉。更别说管事,给他个县令,他都不干!

    别说是士廞,很多人对这种力气大,勤勉的汉人都有很大的兴趣。士廞就打算招揽一批回来,奈何别人却不愿意。不仅是他,很多人都在这些流民这里吃过瘪。

    “最近龙编也来了四百个流民,问题他们来自四面八方,也不知道为何要选择交州。交州也罢,居然不去苍梧和南海,居然跑到交趾这边来!”士燮捋了捋胡须,缓缓说道。

    “说起这些流民……”士徽趁机谏言,“孩儿听说,今天在陈家的采石场,陈县令家的公子,看上一个流民的女子,要强抢回去为妾。结果引起其他三人阻挠,结果陈家公子一生气,派人把这三个男丁打杀。

    交趾汉人本来就少,难得来了些,若下面的士绅软的不行来的硬的,期间不知道会害死多少人……关键是,若是给其他流民知道,还有谁敢来我们交趾?!”

    士徽仿佛是在感慨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不过士燮身为郡守,却是听了进去。陈县令家的情况他懂,以前就在其他县担任县丞,他上任前,调来龙编担任县令。人倒是勤勉,只是没什么才学,他的儿子听说也是文不成武不就的。

    这样的人,本来不理就不理,只是听到士徽的话,士燮却是不得不管。士徽说得很有道理,陈勤今天可以杀四个,明天也可以杀五个。然而这些人,已经落户到了交趾郡,算是他治下的子民。还有一点,那就是他们是汉人!交趾郡最缺,就是汉人!

    士燮对南蛮,山越等少数民族,其实也是比较宽容。不过他到底是汉人,他注定是要首先维护汉人的利益。尤其一个地方汉人数量过少,时间长了,这里还算不算是汉人的地盘,这本来也是他这个郡守需要关注的。

    “嗯……为父知道了!”士燮点了点头,却没有立刻下结论。

    士徽以为士燮不重视,却不好再继续进言,否则的话就显得有些故意。实际上他不知道,在他说出这番话时,士燮已经发现了些端倪。

    那就是士徽,似乎很关心这些流民,要知道,他今天可是刚刚从军营回来。按说,采石场发生的事情,他是如何知晓?谁告诉他的,为什么告诉他?这些都值得探讨!

    士廞抬头看了看士徽,他似乎也觉察到了什么,只是他生性温和,没什么野心,所以也不回去管。再说龙编县发生的事情,他这个望海县县长,也管不到那么多。

    士袛却是不明所以,士干和士颂更是不知道兄长为什么要说这些。

    士徽回到房中,多少有点沮丧,若是不能引得士燮出手,那么他难道真的要动用最后的手段?顿时只觉得意兴阑珊,今晚都不要人来侍寝……

    第二天,士徽在军营里面回来,难得是今天没有出现任何放养的平民死亡的情况。

    刚进入城中,却是听到人在谈论什么。仔细打听,才知道陈家居然在今天下午,被连根拔起。郡守亲自出面,细数陈家三十多条罪状,依照汉律‘夷三族以示警’。

    “连根拔起,不留手尾,这便是世家手段?”士徽闻言,不由得感慨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