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4章 曲辕犁换零花钱

隔壁的小蜥蜴2018-09-26 03:46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第二天,士徽再次回到军营之中,而在这之前,他却是被士燮狠狠批了一顿。

    粮仓里面的粮食,不见了九袋的事情,到底没有瞒过去。最后甚至第一时间找到他头上。士家不缺粮食,不过家有家规,要调用物资,总得有个章程。

    士燮直接把他训斥了一番,然后做出了处罚:“这笔钱,在他下月月例里面扣除!”

    士徽还能怎么样,只能乖乖受罚。趁着父亲离开,迅速找上了管事。管事还以为士徽针对粮食的问题,找他算账,没想到后者居然是过来询问他月例有多少的问题。

    “十天前,三少爷已经及冠。按照家里的规矩,月例提升到每月八贯钱。”管家回道。

    “能买多少粮食?”士徽还搞不清楚这个时代,五铢钱的购买力。

    “在交趾这里,买二十五石粮食不成问题!”管事自豪的说道,交趾郡的物价还是很稳定的,而这却是士燮的治理结果。

    士徽却是大概之类,二十五石粮食是什么概念。要知道这年头,小县县长的俸禄,便是三百到五百石,换言之最低级的县长,每月有二十五石禄米薪俸。换言之,他的月例直接就等于底层县长的薪俸水平。

    关键是这只是月例!他在军中担任军侯,同样是有一定禄米的!两者加起来,才是他每个月的收入。相对而言,九石米的开销,对他来说其实真不算什么。

    “奇哉怪也?为什么我身边没有钱呢?”士徽只觉得奇怪,穿越到现在,还真没有留意身边,或者身上有过五铢钱。

    “少爷您忘了?及冠后,您与朋友去喝了个酩酊大醉,把八贯都用完了……只会第二天醉醺醺的去军营,才发生了意外……”管事疑惑的说道。

    好吧,原来是醉驾,醉驾能不出事吗?要知道穿越前,他是绝对不会醉驾的,酒驾都不会……说得好像他有车一样……

    难怪士燮会说‘下个月的’,原来他已经知道,自己这个月的月例钱,已经花光了……要不,想办法赚点钱花花?

    有钱=有粮=暴兵,这点概念他还是知道的。尤其是李娃儿也说过,他们只要配备了相应的工具,那么就能够提升工作效率。这也是他很好奇的地方,毕竟在‘帝国时代’游戏里面,往往是一个个时代提升上去,采集效率也是在设施里面研究工具,以及技术来完成。

    说真的,他一开始都怀疑,李娃儿他们,要靠双手撸来采集石材和铁矿,然后随着等级提升,一步步提升更换工具,看来果然现实就是现实,并不需要那么麻烦。

    如此设计,这个脑袋里面的系统,倒也算挺人性化的。只是,为毛没有新手礼包呢?

    “新农具?”士燮没想到,刚刚处罚了这个三子,他就直接找上门来,还说他研究出了一种新农具,可以让耕种变得更加便利。

    士燮对士徽还是很了解的,武力还算凑合,不过脑袋里的墨水还真没有多少。要说他能研究出一种新农具,他是说什么都不相信的。

    不过在接过士徽拿过来的图纸后,却是逐渐皱起了眉头。

    “有空多练练字,绘画也要练习一下,为父都差点看不懂上面画的是什么东西!”士燮摇了摇头,让身边的士袛拿来一张蔡侯纸,随即拿起毛笔在上面不断的写写画画。

    真正完成之后,士徽才发现同样的绘画,士燮却是把曲辕犁的所有构造都描绘得清清楚楚,难得还有每个部件的构成,这样工匠看了立刻就能制作。再看他拿来的那张图纸,画了个不知道是什么的玩意上去,也多亏是士燮耐心看,去研究,否则都未必看得明白。

    饶是如此,士袛也没有小看这个三弟。父亲如此慎重对待,那么就意味着这个农具可行。关键重新绘画一遍之后,就算是他,也能看出这个农具对于农民的意义。

    “有意思,你设计得很合理,不过具体如何,还要做出来才知道。不过徽儿,告诉爹爹,这个曲辕犁,真的是你研究出来的?”士燮看向士徽,眼神之中多少有点不信任。

    “哼,如果父亲能够在其他地方看到过这个东西,那就当不是我研究出来的好了!”士徽闻言,却是双手环抱胸前,赌气的说道。这个态度多少继承自前身,每次士燮质疑他,前身都是这个态度。

    “嗯,没想到徽儿倒有这能耐!”士燮欣慰的笑了笑,随即看向士徽,“徽儿把这个献出来,怕是想得到什么东西吧?说来听听?”

    知儿莫若父,真的被士燮看穿,士徽顿时也有点不好意思。不过他真有所求,也不好嘴硬下去,于是缓缓说道:“我想要一些金钱……”

    “嗯?”士燮闻言,顿时就板起脸来。

    “我保证不是去找人喝酒,也不是去鬼混,有大用!”士徽不好说出真相,不过却是发誓不会乱用这些金钱。

    “也罢……”士燮看了看士徽,他似乎有点看不透这个三子,最后叹了口气,拿出一张纸涂涂写写,交给士徽,“把这张纸拿回去,支取一百贯钱!”

    “父亲,这个东西推广出去……”士徽还觉得少,于是试图争取多一些。

    “效果还没有出来,等出来再另外赏赐,少不得你的好处!至于现在,就一百贯,你若不要,就不要也罢!”士燮直接瞪了士徽一眼。

    “要,必须要!谢谢父亲!”士徽当然不可能不要,立刻拿过纸张,一溜烟跑了。

    “派人跟着他,我要知道,他到底怎么用这笔钱!还有,谁给他这张图!”士燮见状不由得叹了口气,然后直接对身边的士袛吩咐道。

    “父亲不相信,这张图是三弟设计出来的?”士袛有点诧异。

    “哼,这小子五谷不分,打出生开始,就没有干活农活,又怎么知道这玩意对农事有好处?若真是他研究出来的,那也就罢了,就担心他抢了别人的功劳,导致真正的人才被埋没了!”士燮叹了口气,在他看来,这样的事情士徽或许做得出来。

    士袛闻言,顿时也是点了点头,出去吩咐下去。

    这一切,士徽当然不知道,回去找账房,出示这张纸,得到的却是十个金饼。问其原因,才知道汉制金饼,一个价值一万枚五铢钱,便是十贯,十个金饼,刚好一百贯。

    “就是没有一百贯五铢钱那种厚重感!”看着手中的十个金饼,士徽感慨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