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1章 我的父亲是士燮

隔壁的小蜥蜴2018-09-26 03:46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叶公好龙,泛指某人喜欢某种事物,实际上并不是真的喜欢。

    士徽觉得,自己对三国的向往,或许本质上便是叶公好龙。玩三国类游戏,看三国类的电视剧或电影,幻想着自己也能来到这个名将谋士群聚,斗智斗勇,创建一番功业……

    “现在给我选,我选择回去!”士徽看着那蔚蓝的天空,深深的吸了口气。新鲜的空气让他的肺部得到充分的滋养,心中却有点怀念家乡的雾霾。

    是的,他穿越了!仔细想想,也没有做出什么作死的行为,就是在凌晨五点四十,说玩盘‘帝国时代3’就睡……之后点开‘三国志10’说再玩玩……大概,是这个原因吧?

    醒过来的时候,脑子里面就突然多了一个人的记忆,是个悲催的倒霉蛋。前几天刚刚及冠,于是按照父亲的指示,进入军中历练,练习骑术时从马背上摔下来,撞到了脑袋。

    医者都说可能没救了,眼看就要办个丧事,然后就这样下葬。谁知道突然“biu”的一声,就弹了起来,着实把两个兄长,两个弟弟给吓坏了,医者直接就吓晕了过去……

    只是他们并不知道,眼前的这个士徽,其实已经换了个人。

    “三公子,您起来了?朝食已经准备完毕,是否现在用餐?”婢女刚好端来了热腾腾的饭菜,按照这个时代的习惯,基本上是九点前后吃朝食,然后到了下午四点前后吃一顿,为哺食。休息一两个小时,六点太阳下山,就好上床休息。

    所谓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在用餐上习惯就得以体现。

    “父亲可有来过?”士徽随口问了句,具体的现状昨天已经明白。自己名叫士徽,是交趾太守士燮的三子,在他上面,还有已经32岁的大哥士廞,27岁的二哥士袛。在他下面还有18岁的士干,和15岁的士颂。

    如今的时间是,公元188年,农历戊辰年,东汉中平5年。熟知三国历史的他,很清楚,明年灵帝就要驾崩,然后便是董卓入京,在189年到190年便是诸侯讨董。

    话说这应该是按演义来,还是按照《三国志》来?应该是按照后者吧?如果是这样,那就没必要去凑这个热闹,温酒斩华雄、三英战吕布什么的,历史上根本就没有发生过!

    该死的正史,毁我三国梦!

    至于士燮不必说,自从187年,去年开始担任交趾郡守。不过按照原本的历史进程,他必然会成为割据交州七郡40年的土皇帝!扣除没有真的自立外,和皇帝没什么区别!

    “朱符还在任上,换言之父亲还没有从‘官员’向‘军阀’进行转变。”士徽回忆了一下士燮的人生经历,已经大概知道如今的情况。

    正是‘文官’的这个身份,士燮在任上可以说是兢兢业业,为交趾郡的建设而忙碌。很多时候很少回家,家里之前都是大哥士廞在帮忙照顾;如今则是,跟在父亲身边的二哥士袛负责;前身从小喜欢舞刀弄枪,所以士燮便让他去军中磨砺,谁知道发生这种事情!

    “老爷昨晚一宿没有回过府!”婢女闻言战战兢兢的回道。

    “原来我那么不受重视啊?”士徽似乎明白,前身为什么,会在士燮时候反叛东吴打算自立。权力的诱惑姑且不说,想要证明自己的能力,宣示自己的存在,才是关键吧?

    这不奇怪,前面有两个兄长,一个已经出仕,为望海县长;一个跟在士燮身边学习,下面还有两个弟弟,尚未及冠,难免需要照看,一来二去就容易忽视排在中间的自己。

    孩子就是这样,越得不到重视,越想要让父母发现自己的存在。士徽弃文从武,也有这方面的意思,不过从现代人的角度来看,士徽这个行为,反而伤透了喜欢儒家,喜欢文学的士燮的心,到底是个二十岁的年轻人,思考模式还有点幼稚。

    顺带一提,穿越前他已经三十五岁!然而,还没有女朋友……否则没必要熬夜!

    不过既然已经习武多年,也不好突然回去搞文学,抄几本书出来装装X也不错!哈哈,既然回到东汉末年,为何不争霸一番,说不得也能成就帝王霸业!

    不行,有点难度……交州这里要人才没人才,要人口没人口,发展起来不容易啊!这不孙吴发兵过来,士燮想都不想就投诚了!不是不想打,而是知道打不过,何必去作死?

    “该死的,要不干脆去中原,找曹老大投了?”士徽不由得为自己的未来做打算,眼看乱世就要到,就算不能创建一番功业,早点结束这个乱世,或许也是功德无量。

    恍惚间,却是看到婢女还站在那里,表情是越来越慌。

    “你出去吧!”士徽挥了挥手,这个十五六岁的少女,便慌慌张张的告辞离开。

    “早饭不错,至少有鱼有肉!至少在生活上,士燮没有亏待过任何儿子,士徽根本是被士燮忽视,而心生不满。却从来不去思考,自己若不被重视,吃的喝的穿的,都从哪里而来?只说那套亮银鱼鳞甲,一看就不便宜!”士徽不由得感叹道。

    隐约之间,似乎有一个念头,在他大脑里面慢慢消失。或者说那就是士徽最后的怨念。没想到自己一番胡思乱想,反而让这股怨气最终消散。否则若是以后,这股怨气在关键时刻爆发出来,说不得会发生什么说不好的事情!

    “怎么,已经能够下床了?”一个沉稳浑厚,却带着一些疲惫的声音传来。随即一个中年人,缓缓走了进来。

    “父亲……孩儿见过父亲!”士徽看到来人,先是一愣,随即记忆里面士燮的形象就浮现出来,这才反应过来,是士燮来看他了。

    “你怎么那么不小心?练习骑马都能在马背上摔下来,以后若要你上战场怎么办?”士燮看着士徽脑袋上的绷带布,顿时就训斥起来。

    “孩儿知错了!以后必然勤练马术和武艺,若有朝一日要上战场,绝对不丢父亲的脸!”士徽连忙起来认错,然后向士燮承诺道。

    士燮闻言不由一愣,印象中这个三子一直在和他顶嘴,几乎是他说什么,他就反着做什么。“逆子”二字都不知道说了几次,难免有点恨铁不成钢的意味。

    如今怎么回事?摔了一跤,反而变得成熟起来了?!

    “先把身体养好,需要什么就派人和我说,修养好了,再回军中不迟!”身为人父,士燮当然乐得看到士徽的长大,老怀欣慰的说道。

    “孩儿谨遵父亲的教导!”士徽连忙拱手作揖。

    “真的是长大了!”看着士徽彬彬有礼的样子,士燮捋着胡须,点头称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