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一百零二章 精耕细作的好处

爱吃鱼的胖子2018-09-26 03:22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场面很尴尬,孙享福不知道自己该怎么跟李世民答话,稍微冷静了片刻,孙享福想到了人群中的秦琼,如果自己拿这些地出来种别的东西会影响李世民的布局的话,秦琼不可能不提醒自己,还任由自己把他家全部的地都种上。

    所以,李世民这货又在他面前演戏。

    想清楚了这一点,孙享福便安心不少,找了个过的去的理由道,“启禀陛下,微臣记得,大臣封地或职田的产出,是算在大臣的俸禄里面的,并不需要交税,所以,不管微臣这十万亩地种出来的是什么,貌似也短少不到朝廷头上啊!”

    李世民闻言一愣,却是继续不悦道,“每年的粮产和消耗都是有定数的,你少种了十万亩,大唐的粮食就少了二三十万石,市面上少了这么多粮食,朝廷到时候势必要花费更大的代价才能买的到可供用度的粮食,这你怎么解释?”

    “呃,陛下忘了渔业司加大后宫的鱼货供给之后,后宫的其它粮食蔬果的用度便减少了么?微臣种的西瓜,胡瓜,香瓜,亩产或可达数千斤,十万亩的产出,何止百万石,到时候这么多的瓜果流向市面,百姓们去吃瓜,吃的粮自然就少了,而且,瓜藤在收割之后还能作为牲畜饲料,可比那些桔梗要好的多。”孙享福解释道。

    “如此,后宫中的蔬果用度,以后便由你提供,朕倒是要看看,能省下多少粮食。”李世民一副不信邪的语气道。

    孙享福却是知道,这货绕这么大个弯子,就是想免费吃自己的瓜,当真无耻。

    “哎,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啊!”孙享福哀叹道。

    “这诗是好诗,被你嘴里念出来,却是失了韵味。对了,你这是在向朕抱怨吗?”李世民先是在诗句的意境里面陶醉了一阵,又想起了孙享福念这诗时的样子,顿时瞪眼看向孙享福道。

    “呃,没有的事,没有的事,陛下,扶正了,别跑偏······”

    孙享福指着犁把手喊了句,总算分散掉了李世民的注意力。

    四个头的曲辕犁简直是耕地神器,几亩地,被李世民几个来回就犁完了,这时,满靴子泥的李承乾和李恪等皇子便拿着个粮袋子在田地里撒起来,李世民自然要亲自去教导,给大臣们做表率的。

    “你们可觉得这农耕之事辛苦?”李世民一边撒着粮种一边向几位皇子问道。

    “嗯,泥巴沾在靴子上,走都走不动,还有,这粮种袋子好重,儿臣提着吃力,要是这么大一块地全部由儿臣一个人种完的话,儿臣只怕要累死。”李承乾老实的道。

    旁边,几个比他年纪还小的皇子也是一脸赞同之色的看向李世民。

    “呵呵,这才几亩地而已,你等可知,我大唐百姓每户人家光永业田就有八十亩,似这般辛苦的劳作,他们通常一做就要持续好多天,日后你等当政,应该体恤百姓辛苦,珍惜一饮一食的来之不易。”

    说到这里,李世民想起了刚才孙享福念的诗,目光看向了犁完田,在一旁无所事事的孙享福。

    “你小子,怎敢在一旁偷闲?”李世民朝孙享福恼道。

    “呃,微臣就是觉得,地不应该这么种,所以,想等陛下忙活完之后,微臣会将这块地再种一遍。”孙享福郁闷道。

    刚耕完的地,泥巴还是一大块一大块的呢!就开始往里面撒种子,也难怪这个时代的田地产出那么低,孙享福觉得,本应该收三石粮食的田地,只收两石,就是一种浪费,尤其是李世民刚才耕的这一块,还是百里挑一的良田。

    “哼,你是说朕不懂耕种?朕操持农耕可有十几年之久了,岂会不知这耕地播种之法。”李世民面色继续不悦道。

    “那个,陛下,您的耕种之法是之前一直流传下来的,自然是不会错的,只是,这么耕种的话,产量最高也不过是跟以往相当而已,微臣觉得,如果将这些刚耕起来的大泥块用耙钉耙碎,再施上粪水之后再下种,产量或许能更高。”

    且不说让碎土大面积接触空气会使得农作物的养分更加充足,植根更深,光是后面会被大泥块深埋无法出芽的种子,就起码会多出一两成,再有提前施肥,帮助幼苗快速提苗的效应,这样,一亩良田种出三石多麦子,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

    “哼,这些《齐民要术》上有写,朕岂会不知,若是每一亩地都似你这般复杂的耕种,民力也要成倍的消耗在田地里,整个天下那么多田地,农夫何时才能耕种的完?”李世民虽然不知道耙几遍田,再提前施肥的具体好处,却知道能提高些产量,不过,在他看来,些许产量,与整个耕种事业来说,是得不偿失的,于是哼道。

    “那陛下为何非要大家把所有的田地都耕种上呢?微臣来给陛下您算一笔帐,一万亩良田,亩产两石,是两万石,七千亩良田,亩产三石,却能收获两万一千石,这其中还能省下三千亩良田的种子,大约也就是一千石,也就是说,陛下实际只需要精耕六千亩地左右,就能与粗耕一万亩地的产出相当。另外省下的三四千亩地,大可以种树,挖鱼塘,或者让土地轮流修养,使其囤积肥力······”

    “哼,纸上谈兵不足为据,你若是能将这几亩地的产量提高到三石以上,朕便考虑你所说的精耕之法。”

    孙享福闻言拱手道,“那便请陛下暂且停止播种,并且,让人将这一块田做好标记,等秋收之时,看了产量,再考虑要不要在全国推行精耕之法。”

    说罢,孙享福让人将耙钉套好,赶着牛在田地里走了几遍,没一个时辰,田垄里被耕起来的大土块便全部碎成了鸡蛋大小的泥疙瘩,这时,孙享福叫人将事先准备好的粪桶挑了上来,先洒了粪水,再将粮种稀疏的洒在了地里。

    “你撒这么少的粮种,如何能收获到粮食?”看着孙享福只用了准备好的一小半粮种,在一旁歇息观看的李世民问道。

    “有时候,不是种的越密越好的,田地里本就肥力不足,种的太多,只会让作物之间相互竞争,长势反而不好,稀一些种,不仅能让作物的肥力更足,日照也能更足,风吹的时候摆动会更大,授粉亦足,有这三足在,增产是必然的。”

    看孙享福说的头头是道,李世民不明觉厉,当下便让侍卫给这块田做的标注,秋收的时候,他要亲自来这块田里看产量。

    孙享福却是不以为意,今天的麦种全部是他提前挑选好的个大饱满的,再加上肥力以及科学的种植方法,只要今年不是大旱,这块田的产出虽然还是不能和后世一块普通田地的产出比,但出个四五百斤麦子还是小意思的,那可就是四石左右,比大唐现在两石多的产量能够高出一大截。

    返程的路上,孙享福毫无例外的被李承乾喊到了自己车上,一路上跟他聊了聊音乐方面的东西,并教会了他一首新歌,这孩子才肯罢休,回到长安城后,孙享福没有马上回家,先跟几大股东在望江楼的办公室开了个小会。

    洛阳,扬州,益州的农庄已经买好,好几万亩地,就算动用了不少关系,也花费了十几万贯才拿下,现在需要派人过去抓建设和管理,孙享福只得从幸福村的原居民中挑选一些人出来,另外,还有各家的佃户,也要按股份比例抽人,毕竟这些农庄是几家的联合产业。

    再有就是几个世家子的动向,虽然表面上看起来他们很老实,但是秦琼查到了他们同样在洛阳,扬州,一周等地大量购置田产,并且同时在三座大城内兴建起了大酒楼,看来,他们是想避开长安,提前在大唐的另外三大城复制望江楼模式,将山寨进行到底。

    孙享福闻言却是一笑,望江楼可不是那么好复制的,因为,它是一个不断创新的企业,而在这个时代比创新,谁能玩的过后世来的孙享福,既然这些世家子还想玩,那么孙享福不介意让他们在长安之外也栽一个大跟头。

    “翼公,我听陛下今日口气,似乎有什么不顺之事憋在心里?”讲完了产业规划方面的事情,孙享福问了句题外话道。

    “嗯,庐江王造反,似与太上皇有关。”秦琼点了点头道。

    “藩王造反?”

    孙享福不知道太宗朝有多少人造反,但知道,没有人造反成功,像李世民这种善于计谋的人,不被他惦记就算是幸运了,还想谋算他?这位所谓的庐江王,应该是没有什么好下场的。

    “不过,他刚刚起事,就被幽州大都督王君廓给平定了。”秦琼又道。

    “嗯,意料之中。”孙享福放松下来笑道。

    “可现在陛下又收到密卫消息,这王君廓可能要造反。”秦琼又道。

    “呃,难怪陛下适才说什么朝廷若是要动兵,没有粮草之类的话。”孙享福郁闷道,这个时代的人也是太无聊了,没事就爱玩造反的戏码,很容易死人的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