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九十八章 放灯

爱吃鱼的胖子2018-09-26 03:22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古人有一套很奇怪的理论,那就是少劳动就是一种幸福,君主劳费民力,是一种大罪过。

    这套理论在阿三国一直延续到了现代社会,勤劳的华夏人们不能理解他们为什么挣够一天的饭钱就会选择收工睡大觉,但孙享福现在理解了,说不定还是华夏的古人把他们带坏的呢!

    李世民把孙享福提前育种一年两季的农业改革的构想批的一无是处,说这是浪费民力取悦富人的无用之举,在他看来,有这个精力去弄这些农作物,还不如去多开垦几亩荒地划算,所以,孙享福的赏赐又没有了。

    目前孙享福无法用李世民听的懂的语言告诉他,土地养分是有具体数值的,没有等同的肥力提升土壤质量,关中的田地会越种越贫瘠,而过分的开垦会导致水土流失严重,从而影响整个关中的生态环境。

    他更加无法扭转李世民以及所有古人,田地多就是财富多的思想,所以,这次的奏对,前半部分是成功的,因为育种有看的见的好处,后半部分却失败了,因为李世民觉得完全可以用育苗的功夫去开垦荒地,开垦出来的田地是可以祖祖辈辈传下去的固定资产。

    所以,幸福村可以作为育种基地,给皇家即将开设的鸡场,猪场,渔场提供种苗,但皇家农庄的田地,依旧会像以前一样耕种,顶多分一部分土地拿出来种植金花菜之类的鱼草。

    好在还是有一些人对孙享福是一如既往的信任的,比如秦琼,他就决定开春之后让食邑的庄户去幸福村学习育种,种植孙享福鼓捣出来的农作物,另外,还有虞家,在虞秀儿的大力说服下,决定将家里一万亩田地交给孙享福管理,那么加加埋埋,孙享福开春之后可以种植的田地将近十万亩。

    这里面秦琼占大头,他的八百户实食邑可就是有六万多亩永业田,加上他本人左卫大将军的职田和私田也有一万多亩,孙享福两口子才七千亩,加上虞家的一万亩,还不到秦琼的四分之一。

    “嗯,十万亩,差不多能够满足需求了。”

    孙享福在书房里做完统计,大大的舒了一口气,既然不能让皇家农庄起表率作用,那就退而求其次,用自家的田地给大家做样子。

    “夫君为何如此热衷农耕之事?”

    虞秀儿这几天也是窝在家里整理台本,编撰后面的剧情,看着孙享福张口田,闭口田的,有些好奇的问道。

    “说白了,咱们大唐是以农耕为本的社会,只要田地里的产出多,老百姓都有饭吃,有衣穿,这天下就会国泰民安,天下国泰民安了,咱们才能活的舒心,大家,也才更有闲工夫来看我们的艺术表演。”

    孙享福没办法跟虞秀儿说的太深,思想太过超前的人,往往会被人看作是疯子,目前,他只能按照以前的节奏,先做力所能及的事,等大家看到了成果,再来争相模仿也不迟,就像横空出世的幸福村一样,现在有了成果,谁看着不眼馋。

    雪水化去之后,天气日日晴好,孙享福则是过上了早出晚归的日子,上午去东宫教琴,下午骑马去各处田地里勘察情况,什么地适合种植什么农作物,没有人比孙享福更清楚,晚上回到府里再排练一两个时辰的节目,午夜前睡觉,转眼八九日就过去了,上元节就要到了。

    “少爷,研究造纸的小院传来消息,说是他们成功了。”德叔在孙享福的马进门之后,接过缰绳道。

    “快带我去看看。”

    说着,德叔忙将马缰交给马夫刘三,领着孙享福便往中院一角的一个独立院落走去。

    才进了院门,孙享福就看到了几口穿底的铁锅,不用说,这肯定是熬纸浆的时候烧穿的,然之后,孙享福便看到了被工匠们铺在竹席上晾晒的草纸,草纸成浅灰色,比麻纸要薄的多,呈半透明状,孙享福用手轻轻拿起一张,很快,就看到了上面的裂纹。

    “村长,纸虽然弄出来了,但晒干之后就变脆了,很容易烂。”马林有些愧疚的解释道。

    “嗯,用草木能做出这些纸来你们就已经算成功了,至于怎么让它变的更加实用,再慢慢调整原材料,摸索就行,给研制小组的人每人赏钱十贯钱,后面再有重大突破,还会再有赏赐。”

    孙享福虽然弄烂了一张晒干的纸,心情却是不错,这个世界就没有用钱砸不出来的工艺,就看这个工艺值不值得砸钱。

    得知自己一伙人被赏了十贯钱,小院的气氛瞬间热闹起来,大家绞尽脑汁的思索着如何解决纸张柔软度的问题,孙享福便不再打扰他们了。

    德叔,把这些晒干的纸拿到书房去,上元节咱们不是要制灯么,这薄纸正好可以用的上。”

    不一会,孙享福就找来了石大郎,两人拿起柴刀开始劈蔑。

    “村长,你这是要做灯笼吗?”石大郎和孙享福都有劈蔑做鱼笼子的经验,驾轻就熟的将一条条竹竿劈成了细细的蔑条道。

    “不是,我要做一盏飞灯,所以,你这蔑还要劈的再细,再薄一些。”孙享福自己给石大郎做个示范道。

    “飞灯,是什么玩意?”

    “当然是在天上飞的灯了,到时候咱们做个大的,然后下面挂一串小灯,像一条火龙一样放到空中,把长安城的人都吸引来。”

    孙享福要做的就是孔明灯,当然,像石大郎这样没读过什么书的人自然是不知道孔明灯这个玩意的,不过听说要制作的东西是在天上飞的神奇事物,他手上的柴刀又快了几分。

    晚饭时分,大小十来个细竹篾制的笼子被制作好,跑过来看热闹的小家伙们纷纷帮忙将纸片糊在了笼子上,除了底部,一点也不许漏气,孙享福还恶趣味的在糊好的灯笼上用毛笔画上了笑脸,当然,最大的那个足以塞进去一个成年人的大天灯上写着望江楼三个大字。

    “给你们出一道题,大天灯里的火油一刻钟就烧掉一斤油,小天灯里的,一斤火油能够燃烧半个时辰,现有一个大天灯,九个小天灯,想要大小天灯里的火油同时燃烧两个时辰,各需要装进去多少火油?”

    这是一道非常简单的算术题,所以,不一会,就有孩子答道。

    “大哥,一共需要52斤火油,其中大的16斤,9个小的各4斤。”

    孙享福想不到心算速度最快的竟然是小妹孙丽丽,于是,让工匠们照着数量取了大小不一的铜壶装油,又将铜壶固定在用竹篾制成的箍口上,最后将大小天灯全部拿到最望江楼门前的水泥空地上,用绳索将大天灯系好,又将小天灯和大天灯串在了一起,同时点燃。

    “村长,这些灯真的能飞起来么?”

    孩子们看着铜壶口里腾起的火苗道。

    “当然,只要你们糊纸的时候没有疏漏就行。”孙享福控制着系着最大那个天灯的绳索道。

    “那这是什么原理呢?”孙得寿跟着孙享福学的比较多,用了一个比较现代的词汇问道。

    “这就是热空气上升的原理,跟咱们望江楼的地下壁炉一样,从地下开始烧炭,最先热的,反而是顶楼。”孙享福解释道。

    “哦,热空气上升,那岂不是说,我们只要把这个东西制造的足够大,就能把人也带到天上去?”孙得寿继续问道。

    “理论上是这样的,不过这东西稳定性差,太不安全了,最好还是不要带人,你看,就这一个灯,都得哥哥我用绳索控制着。”孙享福计算了用油的数量,却没有计算热气蓄积的时间差,现在,空间和载重较小的小天灯反而先飞了起来,大天灯却是晃晃悠悠的,还没有往上冲。

    “哇,真的飞起来了耶。”

    孩子们看着升空的孔明灯鼓掌欢呼,望江楼的员工们也纷纷跑出来看热闹。

    “快,再找些绳索接起来,把灯放的高高的,让长安城的人们都看到,明天晚上没有宵禁,他们肯定会过来看天灯的。”

    孩子们的欢笑声让孙享福的心情也不错,明天就是上元节,只当是给孩子们找个乐趣了,他却不知道,猫在一旁全程观看了孙享福制作天灯的李淳风此刻已经神游九天了。

    人可以上天,这是多么伟大的壮举,如果能去天上看一看,他死都情愿,所以,当天灯被放到了比长安城的城墙还高几倍的高度的时候,李淳风头也不回的消失在了黑夜中,哪怕是闯宵禁,他也要将这个消息带回道门,告知袁天罡。

    不一会,天上的动静果然引起了长安城一些还没有睡觉的人的关注,皇城上值守的侍卫第一时间发现了异样,将其禀告了上官,没多久,李世民也知道了这个事情,亲自披衣来到宫城上观看。

    也幸好李淳风没有顾上宵禁赶了回来,否则,袁天罡指不定闹出什么笑话来。

    “陛下,此灯若是用于军事,传递消息,大有可为也。”

    袁天罡和李淳风将天灯的事情给李世民讲解了一番后,负责宿卫宫廷的独孤谋道。

    “何止于此,此物可上天,若是能沟通天地,取天上之物······”

    袁天罡没有继续往下说下去,李世民却是将眼睛眯了起来,他晚年沉迷炼丹修道,寻求长生不老之术不是没有原因的,跟道士走的太近,多少会受些影响。

    “速令孙正明将制作之法呈上来。”李世民给独孤谋下了一道命令,便屏退了左右,与袁天罡独自在城头密议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