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九十一章 欢乐继续

爱吃鱼的胖子2018-09-26 03:22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同类型的节目,不能持续的时间太长,所以,孙享福安排了歌舞类表演接档这段相声,而接档相声的表演,正是太子李承乾和候舒雅。

    在他们上台之前,孙享福这个主持人自然是会例行的给大家来一段节目报幕的,“大家今天欢聚一堂,主要就是为了欢度除夕,迎接新一年的到来,那么在这种辞旧迎新的大日子里,我们又怎么能没有迎春的歌曲呢!今天给我们带来这首迎春歌曲的人可不简单,大家不妨猜猜他的身份,下面,有请他给带来一首叫做‘迎春花’的歌舞表演,献给今天的所有来宾,同时,希望这首歌能给咱们大唐带来幸福,在新的一年里,更上一层楼。”

    孙享福的话音刚落,第三层幕布便拉了起来,孙享福快步往舞台旁边走去,这时,李承乾和候舒雅各穿一身喜气的红色棉袄,一左一右的从舞台两边跑了出来,他们的身后,正是之前穿着萌兽装跳舞的孩子们,不过他们现在都穿着一身同样的红色棉袄。

    “是太子。”

    “是大哥。”

    二楼,三楼,许认得李承乾的人惊呼了出来,其中,犹以李泰,李丽质等皇子皇女的呼声最大,而三楼一个包间中,侯君集看到这副场面,满意的点了点头,就目前李承乾和候舒雅的造型,简直是一对金童玉女嘛!

    不过有人欢喜也有人忧,看到李承乾跑上舞台的长孙无忧眉头一瞬间就邹了起来,这简直是胡闹嘛!太子怎么可以像那些戏子艺人一样跑到舞台上去唱歌。

    当它一双美目看向李世民的时候,发现李世民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感情是身边的这位同意了的,那问题就不大了。

    舞台上,欢快的配乐声响起,李承乾随着音乐扭动着身体率先对着自己面前的大喇叭唱道,“正月里来迎春花儿开,迎春花开人人爱。”

    候舒雅接道,“迎春花呀处处开,幸呀幸福来。”

    童声的合唱一起道,“幸福来呀幸福来呀大地放光彩。”

    李承乾又唱道,“迎春花咱们大伙儿栽,嗨嗨那个呀嗬嘿。”

    “合力培养勤灌溉哎~”

    唱到这一句,已经跑到舞台前端的李承乾和候舒雅一齐摆了一个花儿笑脸的造型,又单手越过头顶,摆了个心型,瞬间给舞台下的观众诠释了什么叫金童玉女。

    大唐何时出现过这么喜庆的童声音乐,这歌在后世,每年春节各处超市广场都会播放,播了近二十年,也没有谁听厌过,而且一到年节,心情好的人自然就会哼起这歌,听不到,就感觉缺了什么。

    三楼,某些反应过来的大臣心里直骂侯君集老奸巨猾,居然抢先一步了,而侯君集听着女儿与太子的这首合唱歌曲,整个人都感觉飘了起来,看来大唐未来国丈的位置自己是坐定了,说不定,大唐未来的皇帝还要喊自己外公呢,真是美滴很呐。

    “陛下,看来臣妾过两日得去潞公军府上一趟了。”长孙无忧亦是被这喜庆的音乐所打动,小声跟李世民道。

    “嗯,舒雅这小丫头不错。”李世民只是淡淡的点头道。他心里此刻却是想着,这个姓孙的小子,居然已经成长到可以左右自己的想法的地步了。

    舞台上,李承乾和候舒雅的表演还在继续,两人手挽着手欢快的唱跳着,这首歌原版不过两分来钟,不过孙享福直接给他来两遍,加到了五分钟,让观众对这首新春洗脑神曲映像更加深刻,等他们的表演结束后,三层大幕也全部落了下来。

    这时候,孙享福又开始走到舞台中间去讲话了,而李承乾,则是快速的走舞台后面的员工通道,来到了皇帝所在的御用包间。

    “皇爷爷,父皇,母后······”

    李承乾连演出服都没有脱,脸上还带着妆,自内心散发出来的欢笑让包间里的众人都感觉这个太子似乎有些变了。

    “承乾吾孙,唱的好,来来来,到皇爷爷身边来,一起看表演。”

    李世民还没开口,李渊却是率先赞道,却叫本来还想叮嘱李承乾以后不可涉及这些玩乐之事太深的长孙皇后不好开口了。

    李承乾闻言则是喜滋滋的跑到了李渊的怀里坐着,都说隔代亲,在古时候也一样,不过在跟小孩子相处这个事情上,李渊确实比李世民强百倍,起码李渊教出来的几个嫡子都是雄才大略之辈,而李世民的儿子,几乎没有一个有出息的,不知道能不能按照历史轨迹出生的李治甚至把大唐江山交到了一个女人手里。

    看到李世民也给了自己一个夸赞的眼神,李承乾心里得意的紧,孩子的要求一般都很单纯,只是李世民两口子不懂得教育方式而已,后世都说父母的第一个孩子是试验品,往往在教育第二个孩子的时候就会更加有经验一些,李承乾就很不幸的做了第一个,长孙皇后通常都是不许他干这个,不许他干那个,李世民则是忙的整天不见他一面,见面之后,也通常给他来一句,‘将来你得了天下,什么没有?’。

    不过,孙享福想通过自己一点点的影响李承乾也不是没有私心的,他想的比较远,在贞观朝,他是不可能超越那些一起帮李世民打江山的臣子们的,而二十几年后李世民去世的时候,孙享福才四十多一点,正是一个男人的巅峰时期,或许,在那个时候,他能够在这个世界活的无所顾忌吧!前提是,李承乾能够不造反,并且健健康康的活到接位登基。

    “咱们望江楼之所以能得到各位观众朋友的青睐,是因为咱们一直在不断的创新,不玩从前那些老套的东西,所以,接来下的表演,同样是大家以前没有见过的,我陈称之为小品,下面,你们可能又要憋笑了哦!”

    孙享福介绍完,舞台上的第一道幕布拉开,左右各走来两个书生装扮的人,不是别人,正是程处默和尉迟宝林,这两货在望江楼混了一个多月,也终于在他们不断的哀求下,混上了一个露脸的角色。

    “咦,程兄。”

    “尉迟兄有礼了。”

    两个少年郎装着偶遇,恭敬的行了一礼,却不想三楼的包间里,程咬金和尉迟恭看着舞台上自家儿子这么彬彬有礼,却是不高兴的很,正诧异着儿子怎么转了性呢!却不想两个小货的台词却是叫两个老货气的火冒三丈。

    “程兄可是想去丽春院一睹那花魁娘子柳如颜的芳容?”

    “正是,正是,尉迟兄想来也有此爱好,一起,一起······”

    两个货慢悠悠的走着,第二层幕布便拉了开,舞台上,一个木质的小楼,上面一个牌匾,写着丽春院,二人正往那牌匾处走去,却见一个手持纸折扇的书生念着一段俏皮话从舞台的一侧走了出来。

    “凉风有性,秋月无边,亏我思娇的情绪好比度日如年,虽然我不是玉树临风,潇洒倜傥,但我有广阔的胸襟加强健的臂腕。”

    “好······”

    孙享福举了旗子,憋坏的观众们顿时就开始鼓掌叫好起来,这一段俏皮话里面的玉树临风,潇洒倜傥可不是这个时代流行的词语,不管懂的不懂的,只觉得这段话很拉轰,以后形容男子,可算是找到好词了。

    “呃,尉迟兄,碰到个会念词的,听说如颜姑娘最爱这类书生才子了,所以今日某才这般装扮来丽春院的。”

    “对呀对呀!我也是听说如颜姑娘爱书生才子,才换了这身行头而来,不过,会念词不算什么本事,我有一项超能力,可以对付此人。”尉迟宝林抖了抖不太合身的书生袍,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道。

    “超能力?什么是超能力?”程处默闻言故作一惊道。

    “嘿嘿,我的超能力可厉害了,就是。”尉迟宝林说到这,故意瞧了瞧左右两边,用手挡着长孙冲走过来的那边道,“钱多。”

    程处默闻言尴尬,眼珠子转了转,便笑着对观众耸了耸肩,这时,台下又发出一阵爆笑之声,而且是在孙享福没有举旗的情况下,看来,观众们都听的懂里面的包袱了。

    三楼的尉迟恭闻言亦是哭笑不得,这不是他经常用来欺负程老货的超能力么,居然被搬到舞台上来了,不过他假想了一下程咬金此刻的模样,便一阵暗爽,没心没肺的笑了起来。

    三人在丽春院门前不期而遇,正准备进门,这时,门内出来一个丫鬟装扮的姑娘,拦着三人道,“我家娘子有言,若有书生来访,不对上门外这副对联,不准入院内。”

    说着,丫鬟便往那挂着丽春院牌匾的小木楼的左边的门框一指,三人的目光和观众们一样,朝着那门框上看去,便见那门框边用毛笔写着几个大字。

    “天作棋盘星作子,谁人敢下?”

    “呵,不看不知道,却不想这青楼女子竟然这么大的口气。”

    台下,许多看到门框上字体的文人这时便小声言论起来。

    如果说之前的相声,只是逗市井小民一乐的话,那这对联,可就搔到了文人痒处,因为此前,可没人这么玩过文字游戏。

    这时,台上持折扇的长孙冲发问了。

    “敢问小姐,这对对联有何讲究?”

    那丫鬟闻言一笑道,“几位公子听好了。”

    然后从腰间拿出几块串起来的竹板,当里个当,当里个当的打了个前奏,用带着节奏的俏皮话道;“天对地,雨对风,大陆对长空。山花对海树,赤日对苍穹,雷隐隐,雾蒙蒙,日下对天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