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八十八章 年号贞观

爱吃鱼的胖子2018-09-26 03:22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王麟行事看似不可一世,却是有小智慧在的,他看到了这个长远的问题,而且,在想办法,保住以他们这些大世家为首的人的财富,要不是李世民的干预,像望江楼这种一天能从富人手上吸走上万贯财富的产物就不可能出现。

    所以,任何时候,一个有智慧的君主都是非常重要的,如果,孙享福弄出来的是吸百姓血而让富人越来越富的产业,那么李世民估计不会支持他。

    正午前一刻,大量的侍卫车马从长安城内驶向了望江楼,今天,李世民一家基本全部到齐,包括李渊,以及李渊嫔妃以上的老婆,而且都是盛装出行,等他们进了望江楼之后,楼内所有人的兴奋值都增加了两成,这可是皇帝和太上皇公开来看戏,对于某些底层人物来说,跟皇帝一起看过一场戏,就已经是可以吹嘘一辈子的事情了。

    孙幸福并没有时间去迎接李世民一行,今天需要安排的事情太多,他自己都要上台演两个时辰,所以,午宴直接是李世民自己宣布开始的,而且,开宴之后没多久,他就把自己喝到了三分醉,实在是裴寂等大臣们太热情了,轮流到御用大包厢敬酒,李渊是酒来杯干,李世民自然也不好落后。

    “如今突厥大败,我大唐国力蒸蒸日上,百姓安居乐业,实乃陛下之功也,我等为陛下贺。”

    长孙无忌和房玄龄等李世民嫡系也在裴寂之后一同来到御用大包厢举杯向李世民敬酒。

    “非是朕之功,实乃诸卿之功也,理应由朕代天下百姓,敬诸卿才是。”说罢,李世民一仰脖子,将一小杯蒸馏酒一饮而尽,倒是叫一旁的李渊很是吃味,他们这个功那个功的,有谁想到,这一年可有一半的时间是他在做皇帝,于是便怀念起刚才裴寂带人给自己敬酒的场面。

    君臣之间,说了不少恭贺新禧的话,李世民便向诸卿,“朕意,从明日开始,改元贞观,诸卿以为如何?”

    “陛下登基,理应改元,我等明日便发榜天下,改年号贞观。”

    长孙无忌等人和李世民一副君臣和谐的样子,却是叫李渊心里更加的不舒服,自己的武德年号没了,虽然他知道这是迟早的事,但就是忍不住心酸。

    如裴寂所说,他这个太上皇在这个世界上的存在感将会越来越少,不几年,李世民将不需要留着他来维持自己的名声,那时候,自己便该病逝了吧!

    没有人不贪图权力,不恐惧死亡,种种心酸让李渊觉得自己还是应该为自己的未来抗争一回,反正对他来说,没有比现在更差的结果了。

    酒宴注定不是今天的主题,随着戏剧一上演,所有的人都聚集到了舞台前面,由于今天的人太多,远远的在餐桌前是听不清台上唱什么的,于是,场面倒有点像后世的演唱会,一楼所有的人都聚集到了舞台前肩靠肩,胸贴背的这么站着听,二楼的客人则也是挤在了离舞台最近的栏杆前,尽量的靠近舞台。

    第四回是说白素贞怀孕,二人端午节撒完一阵狗粮之后,白素贞误喝了雄黄酒现出原形,把许仙给吓死了,其中第一回出现过的大白蛇再度从烟雾中出现在舞台上的时候,真是把舞台前的人吓了一大跳,然之后就是叼着长舌头拿着勾魂爪的黑白无常,直接刷新了这个时期的人们的认知,这让人们心中对负责给阎王爷勾魂的两位鬼差也有了固定形象。

    特别是三楼御用包厢里刚才还担心自己的存在感消失,怕儿子会害死自己的李渊,他可不想这被黑白无常勾了魂去。

    然之后,白素贞上天盗取仙丹,被圣母囚禁,又为观音所救,最后得了千年灵芝,保住了许仙的躯体,二人在地府撕逼,整个舞台的地府奇景,以及铁面判官,阎王爷,生死簿之类的东西,把百姓们忽悠的不要不要的。

    不知不觉的,一个多时辰居然过去了,不过今天有加戏,许仙被救过来之后,悬丝诊脉,安胎丸救了刺史夫人,生了双胞胎,让许仙挤身名医之流,之后又被三皇祖师会的大夫陷害,最后白素贞医治好老乞婆,解除了本土医师对许仙的陷害,再之后就是小青去梁王府盗宝,却引来了梁王府侍卫的怀疑,最后许仙身陷梁王府。

    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这对苦命鸳鸯就是不能安安生生的在一起,这个时候,大幕也落下,众人才惊觉,今天已经过去了两个时辰,比平时演的时间多了一倍,眼看酒楼外面日头已经偏西了,大伙干脆连晚餐的饭菜也一齐点了,反正还有不到一个时辰,春节联欢晚会就要开始了。

    “这望江楼倒是真会做生意,我等一整天的吃喝玩乐,便都在这里了。”

    “谁说不是啊!我们家今天在这一楼的大厅,一餐都花了差不多十贯,那二楼三楼一通算下来,这望江楼只怕日进万贯都是少了。”

    “贵虽然贵,但却是物超所值,在别处,你就是花一百贯,也吃不到这般美食,更看不到这么精妙神奇的戏剧啊······”

    酒楼之中,所有看过戏的人都回到了各自的台面前,相互谈论起了刚才戏剧中的一些事情,倒不觉得等餐的这段时间无聊。

    孙享福现在已经不能随便的出现在这种人多的场合了,会被大姑娘小媳妇们围住问长问短的,所以,他在人群中发现那个点着戒疤的光头之后,便让春桃派人将其请到了酒楼的办公区域,也就是二楼靠舞台背面的区域。

    “孙大人这戏剧确实精妙,尤其是那句‘药医不死病,佛渡有缘人’,说的真是太好了,贫僧只恨来长安晚了些,错过了之前的剧情。”两人在新式家具上坐定,玄奘便开口赞道。

    “无妨,以后这戏剧,还是会重头演的,而且,大师要是有兴趣,还能把之前咱们演过的台本拿去看。”

    “怕是贫僧又要无缘错过了,过些日子,贫僧打算西行,往天竺求取大乘佛经。”玄奘有些遗憾的表情道。

    “大师西行,可有陛下的通关文牒?”孙享福明知故问道。

    “未有,正想前去求取。”玄奘摇头道。

    “只怕陛下不会允许,此时突厥人的战火已经波及到西域诸国,大师西行太过危险,成功求经的可能不大,在下劝大师稍等一两年,或许那时大师再往西去,便是一路坦途了。”孙享福劝道。

    自从颉利在大唐被击败,整个历史就改变了,颉利和突利为了收刮战争资本,将兵马拉到西域小国抢劫,一边抢劫,还一边互殴,来年,恐怕敢往这个方向走货的商人都没有几个了,和历史上这个时期,突厥与大唐暂时处于和平,西域诸多小国安逸的过着小日子的情形大不相同。

    “贫僧亦知西行之艰难,然,心中早已发下宏愿,即使千难万难,贫僧也是要走一遭的。”玄奘目光坚定道。

    “呵呵,在下亦知大师心志坚定,不过,往西去,可不只有陆路这一条,大师若是能等在下的船造好,不消两三月,便能送大师抵达天竺。”孙享福笑道。

    “两三月能抵达数万里之遥的天竺?”玄奘愣了。

    “没错,其实在下早已经命人伐木造船,准备走海路,往西而行,最迟明年夏天便可成行,到时大师与在下同行,岂不美哉?”

    有些东西,孙享福是必须去取的,就像玄奘要取西经一样,有了那些东西,汉民族对抗灾难的能力会大大的加强,从而,让整个历史改写,这个时代往后几百年内,只要老百姓有吃不完的食物,需要怕谁?

    孙享福这么说,玄奘却是犹豫了起来,如果能两三月便抵达天竺,确实比自己徒步走几年要划算的多,他的目的是求取真经带回国内,而跟着孙享福的船走,似乎更加靠谱一些。

    “且等贫僧去求一求陛下,陛下若真是不许贫僧西行,那贫僧便与大人同行也无妨。”玄奘最终决定道。

    “如此甚好,大师平时若有暇,可到寒舍小住,我等共同筹备这西行之事。”

    这个时期想要远航,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以孙享福从后世带来的知识,也需要半年多的准备时间来打造一些东西才有把握。

    另外,孙享福从不认为自己穿越了一下,就逆天了,许多事情,都需要集合大家的思维,共同考量,才能最终成型。

    比如酒楼的菜式,便是他大致提出一些方向,在众多厨师一起努力,反复试验之后,才研究出了许多的菜式。

    比如戏剧,便是和两百多个这个时代的艺人一起集思广益,不断修改创造出来的,就连剧本和对话内容,也有一大半是虞秀儿完成的,他这其中,主要起推动作用,把后世自己记得的一些东西拿出来做点睛之笔。

    他现在能利用的,只是历史经过千年累积之后,带给他的一些前瞻性思想,以及他还没有归还给老师的那些简单的科学知识,一个二十好几的人,哪里还会记得当年前读初中,高中时学过的所有课本上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