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八十六章 筹备春晚

爱吃鱼的胖子2018-09-26 03:22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孙享福外出公干几天,要说最不乐意的,其实是太子李承乾,每天重复的弹两首歌,再新奇也腻味了,有时他会跑到学乐曲的偏殿去敲架子鼓,可惜不得其法,只是乒乒乓乓一阵噪音而已。

    今天,孙享福终于准时的来给他上课了,顺便还带了几车年礼,除了吃食之外,还有衣服和家具,孙享福要将至尊皮货和皇庭家私经营起来,就得先打开最顶端的市场,让别人以得到这些听名字就高大上的货物为荣,所以,太子李承乾就成了第一批产品的使用者。

    “这摇椅坐的真舒服,就是有点大了,给父皇坐还差不多。”

    当然是给你父皇坐的,不过孙享福没有说出口,他没事不爱往后宫跑,怕被打劫,所以想托李承乾的手转送。

    在将作监工部等部门的联合下,曲辕犁已经打造的足够多了,辐射整个关中范围没有问题,图纸,和样品也会被慢慢传到地方州县,让地方官员自己督造,所以林业司的工匠们已经回到了本部,开始按照孙享福给他们留下的图纸,大量备货。

    而牧业司那边,孙享福只是让人送了一些皮货到府上,由聂三娘负责按照孙享福的想法试制,已经有好几款成品制作出来了,像李承乾这么大的孩子穿的,就是典型的后世解放初期领导人身上的那种将校妮款式的大衣,不过是以皮料为主,即保暖,又不失端庄美观。

    还有几种新式皮靴,带鞋跟的,因为牛筋是军需管制品,不能用来熬制鞋底,所以是用的麻布纳成的布鞋底,里面分薄厚不一,制成了一个足托,李承乾第一次穿上这个带足托的运动版皮靴的时候,马上就爱上了这种能让他走起路来感觉更轻松的鞋子。

    钱是个好东西,有了它,孙享福便可以干很多事情,比如给三百个府兵悍卒改换户籍,发给他们从没有想过的高薪,给他们配上这个时代最顶级的装备,让他们在幸福村吃饱了饭就毫无顾忌玩命的训练。也让那些敢觊觎自己的人,收起自己的心思。

    在被世家打压和被皇帝瞧不起的情况下,孙享福只能闷着头慢慢壮大自己,在没有反击能力之前,他不敢打破这样的局面,古时候的人命真的很脆弱,作为一个后世小人物的孙享福又很贪生怕死,所以,只能稳着来,包括投太子李承乾所好,也是因为这样做,能够让支持太子一系的官员,将自己看成自己人,让自己的保护伞的防御力更加强大一点。

    “咱们不能浪费时间,今天要学习的是几个简单的和弦转换和两首新的歌曲,你们跟着我按和弦,听一下声音,第一个,我叫它C和弦······”

    一个时辰后,李承乾和候舒雅都能结结巴巴的弹唱孙享福今天教的新歌了。

    “新年好呀!新年好呀,祝福大家,新年好,我们唱歌,我们跳舞,祝福大家,新年好!······”

    “没有花香,没有树高,我是一棵无人知道的小草······”

    孙享福的教学时间到了之后,就会马上停止,他可不想为这事抗旨,受长孙皇后的责罚,出了东宫,孙享福马上去了皇城,没有去渔业司衙门,而是到了太史监。

    “袁道长,你那位师侄是怎么回事?怎么住到我府上去了?”

    孙享福在佛道冲突事件的第二天大早就出去公干了,倒是错过了带着一堆行礼打算在孙府长住的李淳风,不过府里女主人虞秀儿认得李淳风,便给他安排了一个房间住下,这几天,李淳风都是和幸福村那些孩子们在书舍里渡过的,孙享福教给孩子们的数学知识,他只用几天就学完了,今天早上,居然缠着孙享福让他教自己新知识。

    “呵呵,孙下牧勿怪,我那师侄,敏而好学,十八岁便通读道门典籍,儒学经义也不差,见到新的学问,又怎么可能放过呢!”

    袁天罡闻言了然的笑道,李淳风是道门百年难得一出的天才,是以,他才会在这么年轻的时候就做到了太史副监的位置,袁天罡一直都是将他当下一代道门掌教来培养的。

    原来是个学霸,孙享福郁闷的点了点头,就是不知道他跟一个人就能够战胜全世界的玄奘法师比起来,那个更厉害,可惜玄奘并没有去找孙享福家里,回来之后,孙享福已经拜托裴律师和程处默几人帮忙在城内寻找玄奘的下落了。

    “罢了,爱学就学吧!今日在下来找袁道长还有一事,就是之前我所说的机密建筑,我的构思是这样的······”

    孙享福将地下避难所的构思跟袁天罡说了一遍之后,袁天罡便答应帮他设计,前提是他可以观看望江楼戏剧的彩排和舞台装置,对此,孙享福没有异议,希望千年以后,道士们不是只会守着寺庙,收游客们的门票的人,至少还能表演些魔术什么的,娱乐游客吧!

    设计精巧之物不是一时半刻能成的,孙享福在太史监待到下午才回去,这两天白蛇传第四回也进入了最后彩排,而且,除夕夜,安插的一些表演节目,也将进入最后的排序,孙享福府上的所有演艺人员都将会拿出自己这段时间学习的绝活,在除夕当晚,进行一次长达五六个小时的演出,直到午夜。

    孙享福加成到自己身上的明星光环已经起到了效果,起码年二九这天他押着一车车年货去几大相熟的权贵家送年礼的时候,在东市游逛的世家子弟们不敢出言讽刺辱骂他了,这些骂声要是传出一点风去,那么,骂人的公子哥就可能被长安百姓的口水淹死。

    另外,青楼那边,许多妓子开始传唱那首《滚滚红尘》之后,对孙享福这样懂乐曲又唱的好的小帅哥更加佩服的五体投地了,王麟现在能抓住她们的卖身契,却抓不住她们的心,是以,在表演上,她们也开始出工不出力,几大酒楼的模仿秀,水平是越来越低,与望江楼的档次越拉越远。

    人都有聚众效应,哪里热闹,就越爱往哪里钻,今天孙享福这么大张旗鼓的上街,可不只是送年礼那么简答,在送年礼的车子上都插着一杆大旗,车厢上还贴着宣传海报。

    “望江楼将在除夕夜举行盛大的春节联欢晚会,到时候我一定约香雪姑娘去看。”看清了海报上巨大的毛笔字的一个年轻人激动的握了握拳道。

    “望江楼要搞什么春节联欢晚会,听说只要将年夜饭安排在望江楼,就能一直在里面观看节目,除了下午上演的白蛇传第四回,晚上还有三个时辰的新节目,直至午夜,而且除夕当夜不打烊,这岂不是说,整个除夕都可以在望江楼看表演了。”

    消息在年礼车绕长安城转了一圈之后,就散播的四处都是了,白蛇传后面的剧情对之前看过戏的人来说,有着巨大的吸引力,而新节目,更是让所有人都多了一丝期待感,不用等到明天,今天去望江楼定位置的人就已经形成了人流。

    “老师,孤能去望江楼表演节目吗?”

    东宫中,李承乾轻快的弹唱完《新年好》和《小草》之后,用期待的眼神看向孙向福道,这是孙享福上节课留给他的作业。

    “呃,这个,恐怕你得先说服陛下和娘娘,毕竟,你是太子,如果上台表演的话,会被那些文官弹劾。”孙享福犹豫了一下才道。

    李承乾学习音乐确实很有天赋,即便晚上的时候孙享福有额外的指导过候舒雅,但她依然也只能做到跟李承乾旗鼓相当,算起来,两人比起当初孙享福学吉他的时候都要快的多,再这么教下去,其实要不了多久,孙享福肚子里的货就全部被他们掏空了,毕竟,孙享福自己的水平在后世也是个业余的。

    “那为什么上次在望景峰大家都称赞孤?”

    李承乾不解的问道。乐曲乃君子六艺中的一门,连父皇都同意他学习了,那么学好之后向大家展现自己的学习成果,难道有错吗?

    “上次是因为你是专门为陛下献歌,博陛下一乐,那是你尽孝,而有幸一观的也都是朝廷重臣,大家自然不会说什么,但这次不同,台下的观众有许多都是平民,让身份高贵的太子在舞台上表演,却让平民们观赏,士大夫们会觉得这有辱贵族和皇家的体面。”孙享福解释道。

    不过李承乾显然不接受他的解释,眼珠子一转道,“那是不是父皇亲临,我就可以上台演出了?”

    “呃,如果是这样的话,倒是可以说成你借望江楼的舞台,向陛下献歌,平民们只是沾光,但这事,恐怕会对你的名声有影响,我也不知道是好的,还是坏的,你最好还是先去禀报陛下吧!”

    孙享福没有把话说死,将戏剧和舞台表演打造成贵族都追捧的高雅艺术,是孙享福乐见的,这样,演员的社会地位就会提高,也就是说,他自己和手下一班艺人的地位会提高,这对孙享福的护身光环是有加成作用的,他自然不会反对。

    “好吧!午后我就会去父皇哪里,对了,如果父皇同意的话,我就在舞台上唱《小草》和《新年好》吗?”李承乾又问道。

    “当然不是了,这两首歌都太简单,顶多做个串烧插曲,我今天这节课,会教你们另外一首歌曲,如果你们能上台,我会给你们编排伴唱的。”

    孙享福说着,便把一张昨夜照着记忆画出来的曲谱放在了曲谱架子上,歌曲便他是他熟的不能再熟的《迎春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