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八十四章 佛与道

爱吃鱼的胖子2018-09-26 03:21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卢守元终究是有些私心的,为了对付区区一个孙享福,而牺牲掉自己这个五品高官的位置,他认为是不值得的,所以,孙享福赌对了,他不敢拿自己怎么样。

    不过,事情要是这么简单,就不会是几个顶级世家的公子想出来的计策了,引爆佛门与道门的冲突,才是他们对孙享福的杀招,最不济,也会让其中一方恨死孙享福,他们再多一个强大的盟友。

    才出了县衙门口,孙享福便见到一个小和尚向自己走来。

    “施主可是牧监署的孙大人?”小和尚拱手向孙享福行了一礼道。

    “正是,不知这位小师傅找本官有什么事?”孙享福看了一眼这个年纪不到十岁的小沙弥,疑惑问道。

    “不是小僧找你,是小僧的师傅找你,我等已经去过府上了,却未得见,后来又去了皇城,才打听到大人来了长安县衙,师傅便与我寻来,适才路过一间鲜鱼铺子,师傅似乎是有所悟,停了脚步,小僧便自来寻大人了。”

    小和尚年幼,话也很多,孙享福直觉不是坏人,而且他提及鲜鱼铺子,那要见他的大和尚就肯定是在不远处的东市了,便跟着小和尚,往东市的方向走去,不一会,便在渔业司的鱼货铺面门口看到了一个大和尚。

    “是你找我?”孙享福并不信任何宗教,从侧面打量了一下站在铺面门口看着水箱里面的活鱼发呆的和尚便道。

    “贫僧玄奘,适才观鱼,想起昔年旧事,入了迷,失礼于大人了。”和尚闻言惊醒,抱歉的向孙享福行了一礼道。

    “什么?玄奘?你是唐僧?”孙享福惊讶道。

    “呃,唐僧?贫僧确实是在大唐出家的僧人,只是,大人难道······”

    如果是外国人称呼自己唐僧,那无可厚非,可孙享福明显是大唐人,却称呼自己唐僧,这却是叫玄奘有些不解。

    “哦,在下适才失语了,不知大师找在下何事?”

    孙享福可是看着西游记长大的一代人,骤然间见到玄奘本尊,心里说不激动,那是假的,而且这个玄奘确实有值得让人激动的地方。

    首先就是那副温润如玉的面相,也难怪西游记中诸多女妖精会为他倾倒,他这张脸,即便是剔了光头,点了戒疤,也依然帅到让孙享福汗颜,难怪在现实中他能一人独闯兵荒马乱的西域而丝毫无损,看到这张脸,真没有几个人能下的去刀子。

    “贫僧在蜀中受具足戒,一路游历讲经至长安已有半月,听闻望江楼新出了一出戏剧,乃是弘扬我佛慈悲之作,却无缘前往一观,甚憾,近几日,城内诸多寺庙皆传大人乃是金蝉子转世,是天赐中兴我佛教之人,佛门需引之为供奉,对此,贫僧心中有疑,便多留了些心,今日有所发现,特来相告,却怕是迟了一步。”

    金蝉子,那不是你么?

    孙享福心里这么想着,却也搞清楚了玄奘这个外来僧是过来给自己爆料的,便道,“大师请同我到后院说话。”

    鲜鱼铺子后面有一间平时存放送鱼水车的小院,院子里有几棵杏树,树下有不少仆役们平时休息时坐的马扎,二人便在马扎上相对而坐,开始谈了起来。

    “大师一定不会相信我是什么金蝉子转世吧!”孙享福摸了摸鼻子道。

    “大人或是转世之人,却并非金蝉子。”玄奘一双充满智慧的眼睛看了看孙享福道。

    好吧!他是李淳风之外,第二个看出孙享福命格有异的人。

    “大师说笑了,佛家信轮回转世之说,那么,人人都是轮回转世而来,在下也不过是芸芸众生中的一个而已。而且,大师的疑惑,应该不在我是不是金蝉子转世吧!”孙享福有些不自然的笑道。

    玄奘点了点头道,“大人说的是,人人都是转世而来,大人也不例外,贫僧疑惑的,便是那些制造谣言之人的目的。”

    孙享福听玄奘这么说,瞬间便想到了佛门突然对道门发动攻击的事情,想来,那制造谣言之人,早就在针对自己进行谋划,便道,“大师请讲。”

    “那些人先是鼓吹大人是佛祖派来中兴我教的金蝉子转世,又将此消息透露给道门,引得道门一些弟子对大人不满,后来,又蛊惑那些不满的道门弟子围堵在大人府上,故意引发冲突,之后便将消息传给佛门诸多寺庙,引得诸寺武僧愤恨,他们又鼓动几个在大人府门前挨打的道士去佛寺门前挑衅,引得许多武僧从寺内杀出,想来,此刻已经有好几场大冲突了,贫僧眼见这一切,却无力阻止,便来相告,希望大人有办法能解决此事,还出家之人一个清平世界。”

    玄奘双手合十道。

    “原来如此,那几个败类应该是看到我在戏剧中弘扬佛家慈悲,贬低道士,于是借机挑起佛道之争,目的,只是让我的戏剧没法演下去,当真无耻。”

    一下午的时间,竟然生出这么多糟心的事,不过这点破事能够让他结识玄奘法师这样的历史名人,也算是意外之喜了,看过百家讲坛的他知道,明年玄奘就要开启西行之路了,而且,一去就是十几年,以一条善辩之舌战胜全世界的佛教徒之后,带着几百部外国经书回到了祖国。

    而那个时候,正是道门发展的一发不可收拾的时候,李世民便想要扶持佛门,打压道门,而且,朝廷又正值经略西域的重要当口,李世民需要一个了解西域情况的顾问,便给了西行归来的玄奘非常高的礼遇,多次劝其还俗为官,玄奘拒绝,可李世民对他的恩宠不减,留其在长安,不时召见询问,至此,大唐便不再是道门独大,佛门也有了一个时常能伴随皇帝左右的人,之后,两教才真正的形成分庭抗礼之势。

    “大人可有办法化解这次冲突?”玄奘面色凝重道,他虽不在长安,但这些年却也听闻了不少佛门与道门之间的争斗,当真是残酷之极。

    “大师勿虑,在下与道门掌教袁天罡相熟,等将事情解释清楚,道门应该不会再迁怒于佛门了。”孙享福给了玄奘一个安心的眼神道。

    “如此,那贫僧就凭三寸不烂之舌,劝解佛门内部,不要被小人所利用,助大人平息此次风波。”玄奘微微点头道。

    “如此甚好,我等便分头行动吧!事后还请大师往在下府上小住几日,在下有些事情还想与大师探讨。”

    “一定,一定。”

    与玄奘告别之后,孙享福很快便在三清观里见到了袁天罡,好在佛门的武僧知道分寸,只是冲击了几个小道观,没有来这里捣乱,不过两人将信息一交换之后,才知道,佛门和道门之所以爆发这么大的冲突,是因为两边都死了人,那些被抬到县衙去的道士,可能就是佛门的武僧打死的,而佛门,也有几个武僧在冲突中丧命,重伤者不少。

    “可恨的世家子,居然敢如此消遣我道门。”

    袁天罡虽然恨那些和尚,但从孙享福嘴里得知了事情的经过之后,气的胡子都扯断了好几根,可惜,他也拿那些世家子没有办法,人家只是动动嘴皮子,就能叫道门焦头烂额,万一在朝堂上再进点什么谗言,李世民可不会为了道门的事去得罪势力庞大的世家,上次孙享福上朝事件的影响到现在都还没有完全消除呢!

    “这个仇咱们暂且先记下,道长目前还是要约束好道门弟子,不要再生事端了。”

    孙享福对这些世家子屡次出手对付自己也是头疼的很,可惜当下的皇帝都拿他们没办法,他一个农家出生的小家臣有能如之奈何,不过他相信防守只是一时的,自己一定能找到反击的办法,让世家也头疼头疼。

    “贫道自是会约束道门子弟不再找你麻烦,但与佛门之间,就算是贫道不想生事,那些秃驴也不会善罢甘休吧!”袁天罡不岔的道。

    “道长请放心,在下已经请人与他们说合,我相信那人定然不负所托。”孙享福劝道。

    “哼,如此最好,我道门可是不惧那些和尚,若不是当年帮助陛下打过仗的僧兵仍在,贫道早就将佛门斩草除根了。”袁天罡恨恨的道。

    佛教自达摩祖师传教至中土,早期僧人几乎个个都习武,到了唐初,武僧数量依然保持着寺庙中较大的比例,是以,李世民用完僧兵之后,又觉得他们是社会的不安定因素,侠以武犯禁是每个统治者都担心的问题,李世民虽然对佛门很是感激,却严格限制了其传教规模,在人数上,比这个时期的道士差远了,但,他也不会让人公然的对付佛教中人,毕竟那是他的恩人,他需要维持自己知恩图报的形象。

    “佛门若灭,道门安存?袁道长学究天人,当参的透其中道理吧!”

    跟聪明人不需要说过多的废话,等袁天罡呆呆的陷入沉思之后,孙享福便与一见到他就喜欢发呆的李淳风同志告了个别,往宫中而去。

    “师叔,你现在还怀疑我的推演么?此子,怎么可能是一个农家出生的小子。”过了许久,待袁天罡想透了问题,李淳风才道。

    “或许,有些人天生就智慧通达吧!”袁天罡也解释不透,一个农户出生的小子,为什么能把问题看的这么深远,于是道。

    “我还是坚持我的观点,所以,今后我会多与其交往,观察他的言行。”李淳风好像找到了什么新的修行道路,一脸认真的跟袁天罡道。

    “也罢,与他交好,也不是什么坏事,另外,此人的实用之学,确是一门有助于我道门发展的学问,师侄聪慧,尽可将其学来。”袁天罡点头道。

    “那从明日起,我便去孙府叨扰,住它一段时间。”李淳风说罢,便自己回家,收拾行李去了。